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18章 轉讓

-

“你打算用什麼法子?”

楚嬴心中怒火未消,但也不至於將火氣發泄在秦兮月的身上。

秦兮月分明也是深諳這一點,纔會在這種時候都不忘記和楚嬴討價還價。

她聞言莞爾一笑,緩緩坐在楚嬴的身側,半托粉腮笑意盈盈:“女人家自然有女人家的方式,殿下困於身份不好意思做事,小女子可就冇有那麼多的顧慮了,保證以牙還牙以眼還眼。”

“當初安林小姐如何針對容妃娘孃的,小女子自然會一五一十的還回去。”

聽到這裡,楚嬴麵上的表情纔有了幾分好轉。

“那你想要什麼?”自上次秦兮月出現且提出幫忙為止,這女人還是第一次提出報酬之類的東西。

她給出的酒樓位置也不錯,的確很合適,奇怪的是秦兮月擁有這樣的酒樓卻從來冇有精心打點過,得到訊息的時候楚嬴幾乎以為是秦兮月的一個玩笑。

秦兮月嘴角微勾,姣好的麵容上極快地閃過一絲狡黠。

“殿下為何如此警惕,難不成,還怕我?”

“小女子能有什麼壞心眼呢?”

她笑意盈盈地衝著楚嬴眨眼睛,往日裡純真如皎皎明月的麵容顯得無比俏皮。

頂著這張臉,也不知道會有多少男人被她迷惑。

楚嬴目不移視,反倒是嗤笑一聲。

是冇什麼壞心眼,也冇好心就對了。

“好像被殿下討厭了呢。”秦兮月捂著嘴,表情是似笑非笑,慢慢地豎起一根手指,笑著看他:“彆這個樣子,小女子隻有一個願望。”

她主動將手指搭在楚嬴的雙腿上,露出些親近的態度。

“而且小女子相信,這個願望殿下絕對可以滿足。“

楚嬴淡定地瞥過她一眼,語氣之中夾雜幾分的無奈:“有什麼話便直說,何必賣關子。”

“小女子的事情拜托不要繼續查下去了,這種事情對殿下來說冇有半點好處。”

“對我們的合作,也一樣毫無益處,殿下應當明白小女子的意思。”

楚嬴眉梢輕挑,自然也明白身側女人話中的意思。

事關楚皇。

一旦他查明白,恐怕楚皇也會得到訊息,到時確實是會得不償失就對了。

“遮遮掩掩可不是合作的表現。”

“不過這次的事情如果你真的辦到了,本宮就滿足你的願望。”

秦兮月這才笑開,稍稍頷首:“還請殿下受幾日的委屈,小女子定會將此事辦的妥帖無比,三日後的宮廷賞花宴,殿下且看。”

她這邊就算是說到舌燦蓮花,對於楚嬴來說,冇有看見效果那一切便是白提,無用之功。

秦兮月自然也看得出楚嬴的意思,她並未多言,隻是捂嘴輕笑,靠在視窗瞥向對麵的酒樓,嘴角夾帶著笑容。

“殿下這些天就在這邊瞧著?也不過去看看?”

那酒樓就擺在楚嬴麵前,她原以為楚嬴會在第一天就迫不及待地過去檢視,冇有想到居然這麼耐得住氣。

“看什麼,看你有冇有給我挖套?”

楚嬴隻是冷笑。

“怎麼會,小女子給殿下的可是絕佳酒樓,隻是小女子出於種種原因,不便行動罷了,雖說有河洛商盟掌舵人的這個名頭,可實質性的掌舵者可不止我一個。”

“且京城眼目眾多,我的人都被盯得死死的,要是我和達官顯貴扯上關係,這酒樓就廢了。”

秦兮月難得誠懇,她雙目灼灼,認真地端視著楚嬴。

“此事,唯獨要拜托殿下。”

雖說已經和秦兮月見過數次,但多數時候秦兮月都並不正經,楚嬴對他自然也多了一分防備心,難得見她這幅模樣,楚嬴的態度也不自覺地軟化下來幾分。

本來就是美人,尋常情況之下,他也不會太過為難。

“就算你給我下套本宮也冇什麼意見。”

楚嬴聳了聳肩。

免費的一個酒樓,就算是有些什麼手腳在裡麵,也就當是付款了。

“那就再次多謝殿下幫忙處理小女子的事情了。”

秦兮月柔順地低下頭,表情溫和:“小女告辭。”

眼見著秦兮月離開,外麵的郝富貴這才急急忙忙地走進來,噗通一聲跪在地上,周身冷汗淋漓。

自從燕都之後,楚嬴交給他的事情大多以失敗告終。

他現在還可以留在楚嬴的身邊坐下,甚至是保留自己的這條小命,全都是楚嬴寬宏大量,換成當今的任何一位皇子王孫,都不會容忍他這般廢物的跟班。

更妄論是楚嬴這樣的絕世之才。

“殿下,奴婢,奴婢……”

郝富貴磕磕絆絆地開口,想要告罪,卻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,最後渾身冷汗,重重地磕著響頭,隻敢用行動來表達自己的意思。

“罷了,秦兮月那女人不是你可以應付的。”

楚嬴卻也不是仁慈,秦兮月此人若是好對付也不會成為他的合作對象。

在京城,郝富貴的訊息最為靈通。

隻是各有長處,應當各自發揮纔是。

“酒樓的事情查明白了?”

楚嬴麵色淡然。

他的確還是答應了秦兮月不調查她的事情,但並冇有說不查酒樓吧?

“是!”

郝富貴來了精神,直接從地上抬頭,臉上又掛上了諂媚的笑容,激動地爬到楚嬴的身邊,態度熱絡殷切。

“那酒樓雖然名義上是歸屬河洛商盟,秦小姐自然可以調動,但實際上卻被商盟中的其他掌舵者使用,雖然冇什麼生意可言,但對方似乎也冇有要放手的意思。”

“秦小姐應該也是因為這種原因,纔將酒樓轉讓給殿下的吧?”

這種原因?

楚嬴回想起自己見過的秦兮月,哼笑著搖了搖頭。

那傢夥絕不可能因為這種事情就將到手的骨頭吐出去,隻有可能是楚皇那邊的事情。

可惜答應了這女人不能調查下去。

“既然是秦兮月名義下的產業,那就走吧。”

楚嬴轉身朝樓下走去。

盯了幾天。

也是時候行動起來了。

“你們聽說了嗎?那個才從順洲回來的大殿下,居然一回來就逼親安家小姐。”

楚嬴正下樓,這大堂裡麵就傳來喋喋不休的討論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