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19章 五皇子

-

“還以為是個好人,結果不還是個色胚紈絝。”

大廳裡的平民發出不屑的嗤聲,眼神裡麵可見厭惡:“被關在冷宮裡麵這麼長的時間,心理不扭曲纔怪,居然還指望他能夠保護百姓。”

“我看真是你們想多了。”

雖說京城隔著順洲七八百裡遠,但家中有遠親在順洲的人也不少,也有因為楚嬴之舉心生佩服者,對於流言自然不信。

可都說三人成虎,聽得多了,其餘人心裡麵自然也直犯嘀咕。

“大殿下不會是這種人吧?在說那個安小姐你們都冇有見過,也不是什麼公認的大美人,大殿下怎麼會看上?你要說秦小姐還差不多。”

“秦小姐乃是天仙下凡,豈是一般人可以肖想的,那楚嬴定是因為自知高攀不起,這纔打起了安小姐的主意。”

“安小姐雖說不比秦小姐,卻也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,更是頗有才民,隻是她素來低調,所以你們纔不瞭解!”

人群裡討論得是沸沸揚揚,有些人的話是打定了主意把楚嬴壓在腳下好捧起安林。

說的人多了,原本不信的人心中也不斷動搖。

煽動人群的幾人說得興頭,爬到桌上打算大肆宣揚,眼睛突然瞥見樓梯口站著的楚嬴,雙腿一哆嗦就從桌子摔了下來。

也不等旁邊的人來扶他們,就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,活像背後是有鬼在追一樣。

把他認出來了?

楚嬴靠在欄杆上,口中不屑笑著。

看來是熟人派出來的啊。

“是安家的人。”

郝富貴對各家家仆瞭如指掌,他指向一人背後的細小家紋,語氣不滿:“居然這般汙衊殿下,不如讓崔肇——”

他比了個砍脖子的動作。

“不必,交給秦兮月便是。”

這也算是秦兮月為他辦的第一件事情,既然要合作,他也得看看對方的水準纔是。

最好是不要讓他失望。

儘管帶頭的幾人都已經離開,可眾人的討論聲並冇有因此停下,反倒是越發熱火朝天。

一個從邊境回來的戰神,民聲中最為崇敬的皇子。

成了聲名狼藉的好色之徒。

這中間的反差,自然會為人津津樂道。

說得難聽點,百姓平日裡閒來無事,這八卦自然就是最好打發時間的東西。

閒言碎語不斷地從酒樓各方麵擴散京城。

楚鈺等人自然也有聽聞。

隻是對於這種事情,他可是樂見其成。

再怎麼想要拉攏楚嬴,他也不希望多出一個皇位競爭者,時楚嬴的名聲越爛,對他就越有好處。

傳聞和八卦能擴散得如此之快,自然也免不得他的添油加火了。

“嗬,就知道這種貨色不會是什麼好東西。”

他對麵的年輕人麵露不屑,對於外界傳聞顯然也有聽聞。

“先前聽說他什麼用幾千軍士戰勝高陵國大軍就覺得不靠譜了,我都做不到的事情,他一個冷宮出來的廢物能行?”

邊這樣說道,他邊將手中的象棋抬起,落在楚鈺方向的棋盤上:“二哥,將軍。”

楚鈺灑脫一笑:“不下了,小五你從小就是將才,和我下象棋不就是欺負我嗎?”

“不過他好歹是你大哥,你也少說幾句。”

嘴上虛情假意地勸著,楚鈺心中卻對此堪稱是喜聞樂見。

楚征這小子他拉攏了好幾年,才勉強得到這小子的認同,之前聽說楚嬴戰勝高陵國的那一瞬,他分明覺得楚征對楚嬴有了幾分崇拜之意。

他這個五弟,手裡麵握著的東西可是兵權。

雖說隻是三品婕妤的兒子,但自小時候起,這小子就和他們這些皇子不太一樣,不過十歲左右就展現了出奇的軍事天賦,十幾歲時更是主動去到軍營,贏下了好幾場戰役。

不管是因為他身份的原因,還是他自身的天賦,都得到了軍營的賞識。

如今纔回京城幾年不到,就得到了楚皇賦予的特權,手上握著幾千將士的兵權,和他們這些私下養府兵的人完全不同。

“說起來,最近太子那邊你也冇去瞧瞧,小心他對你又微詞啊。”

好不容易將楚征對楚嬴的印象拉黑到極點,楚鈺這邊又開始不慌不忙地給太子上眼藥。

“無所謂,太子殿下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對我有意見的,我倒是更想去會會那個楚嬴,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膽子和臉麵,居然敢將順洲的功勞全部攬在他一個人的身上。”

“要是我在順洲,都用不了一天,就會將叛亂全部鎮壓!”

楚征越說越來氣嘴裡麵不停地抱怨著。

這麼多年下來,戰神這個稱號從來都是他的,現在居然隱隱有偏向楚嬴的意思。

他如何受得了?

“算了,懶得說,棋也不下了,我去外麵喝點酒。”

楚征也不等處於回話,徑直就走。

換個人,楚鈺說不定會勃然大怒,但楚征這脾氣,就算是楚皇都來奈何不得,楚鈺自然也不會計較了。

楚征出府之後邊縱馬而去,在京城大街上肆意行動,普通百姓也隻有避讓兩邊的份,哪裡敢有半點微詞。

眼見著就要到惠民樓,人來人往,楚征也冇有半點要放慢速度下來的意思。

“前麵的人,滾開!”

楚征模糊之間看見馬下一個小小身影,他不僅不懼,反倒是手持馬鞭重重地打了下去。

啪!

馬鞭落在石板路上,發出脆亮的響聲。

那小姑娘明顯是被嚇傻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哆嗦著直哭。

馬蹄並冇有因為她的停滯而有所停留,眼見著就要落在她的身上。

在場百姓皆是不忍直視地閉上眼睛。

轟!

卻突聞一陣巨響。

嘭!

那馬匹直接從原地倒飛出去,重重地砸在一側的院牆上。

“什麼人!”

楚征倒是毫髮無損,他費力地從一堆殘骸中爬出,怒聲叫罵:“什麼人敢動本殿的愛馬!不想活了嗎!”

崔肇站在原地活動了下手腕,壓根冇有看楚征半眼。

“冇事吧?”

楚嬴緩步走到小姑孃的身邊,伸手將人扶起,上下打量一番,從荷包裡拿出一塊銀子放在小姑孃的掌心之中。

“不管怎麼樣,先去看看大夫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