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21章 道歉

-

待到煙塵散去。

在場百姓紛紛目瞪口呆,更有甚者接連後退幾步,生怕這件事情牽連到自己的身上。

原本就被崔肇打得略顯狼狽的楚征如今整個人都倒在了路邊小攤上,身體被雜碎的木頭碎屑埋了起來,雙手手臂扭曲,鮮血四濺。

可見那雙手是折了。

咕咚。

百姓之中接連傳出緊張的吞嚥口水的聲音。

“這位殿下不是不會武功嗎?怎麼連五殿下都輕鬆擊倒了?總不能五殿下是個花架子吧?”

所有人的心裡麵都閃過這樣一句話。

而楚征更是雙目茫然。

他在戰場上從來冇有收到過這麼重的傷,當即就想要哭嚎出聲,可偏偏礙於麵子,硬生生是咬牙忍了下來,痛得渾身冷汗顫栗不停口中仍是低聲嘶吼著。

“楚嬴,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,你居然——”

要知道楚嬴根本就冇有給他說話的打算。

不等他說完,楚嬴又是一巴掌直接甩在楚征的臉上。

“五弟,這兩下,本宮是替父皇教訓的。”

楚嬴厭惡地一腳踩在楚征的身上。

從一開始他就冇想過和這個毛孩子計較,擱在前世楚征這個年紀而已就纔到入伍年紀,正是刺頭的時候。

楚征又不是他手下的兵,他自然不想教楚征做人。

可是楚征千不該萬不該,就是不該打他母妃的主意,前有安林那個蛇蠍婦,他不好針對女人之間的鬥爭也就罷了。

一個大老爺們,居然將兩個男人之間的鬥爭牽扯到女人身上。

真是叫人看不起。

楚嬴腳麵踩在楚征的臉上,任憑楚征發出支支吾吾的叫喊聲也冇有半點鬆開。

“這可是在京城,五弟說話得注意點,本宮若是雜種,那父皇又是什麼?本宮現在打你是為了你好,保住你的一條小命,明白?”

他重重一踹。

又將楚征踹遠。

此時的楚征聽明白了楚嬴的話,愣是咬牙低著頭,半句話也不敢多說。

就算楚嬴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打了他,他也冇道理!

要是鬨到楚皇的麵前。

就算是他楚征再怎麼受寵,等待他的也絕對是楚皇的懲戒。

“至於我的母妃,雖說生在冷宮,但品階未改,就算是五弟的生母見著了也得低頭行禮,叫一聲容妃娘娘。”

“五弟最好是記住這一點,彆忘記了,我們父皇最討厭的就是以下犯上。”

說完這句話,楚征還是徹底不敢出聲了。

他隻能憤恨低下頭,手中拳頭握緊,心裡麵雖對楚嬴怨恨到極點,卻也不敢在此時此刻動手。

楚征埋著頭,轉身要走。

楚嬴口中卻冷笑一聲,示意崔肇將人攔住。

“看來五弟是記住今天的教訓了,本宮卻也不是什麼斤斤計較之人,隻要五弟給道個歉,今天這件事情也就這麼算了。”

要他給楚嬴這種上不得排麵的棄子道歉?!

楚征一時間目呲欲裂。

尤其是看著周邊站著的百姓民眾,心中更是鬱結。

他何曾有過這麼丟臉的時刻!

楚征心中氣血翻湧,嘴角便溢位一絲鮮血。

“怎麼?瞧著五弟的樣子似乎是不願意?那不如我們到父皇那裡去問問,看父皇如何說?”

楚嬴卻隻是攔住去路,麵上夾帶著溫和笑意。

倘若不是眾人親眼看見楚嬴出手,怕也是要真的以為楚嬴隻是以為性格溫和的好大哥了。

“對不起……”

楚征握緊拳,一字一句地從牙縫中擠出三個字。

“嘶,也不知道是不是本宮年紀大了,這聽人說話都有些聽不清楚,也不知道五弟是在和誰道歉。”

楚嬴掏了掏耳朵,哼笑。

既然已經將楚征逼到這個份上了,想要再和諧相處甚至是拉攏楚征來做手裡麵的刀已然是不可能。

那他又何必讓楚征幾步?

做事,便要做絕。

“大哥!對不起!”楚嬴對上楚征充血的目光,口中輕笑,揮揮手示意楚征可以走了。

楚征直接從楚嬴的身側穿過,肩膀重重地撞在楚嬴的身上,留下憤恨的目光。

恨自己的人可是多了去了,楚嬴也不介意多個一兩個。

他環視周遭。

這周圍的百姓一見到楚嬴看過來,生怕這些個皇子秋後算賬,轉身便做魚鳥散,隻留下最開始險些被撞的那個小姑娘呆呆地站在原處。

楚嬴的表情放軟幾分,上前好生安慰。

正同小姑娘說著話,背後卻如芒刺背。

楚嬴皺眉回看。

四周空無一人,唯獨惠民樓旁側的酒樓開著窗子,一個書生打扮青年人站在窗前的位置,朝著楚嬴微微頷首致意。

“李舵主,我瞧這個大皇子也冇什麼大不了的,您看他行事這般魯莽,不像是聰明人所為。”

李元一不過堪堪和楚嬴對上眼,身後的小書童就小聲唸叨起來,語氣之中多有不滿。

“也不知道秦小姐為什麼會突然把酒樓給他,就算這些年酒樓裡麵確實是不景氣,但也不是大皇子這種半路出家的人能做起來的吧?”

他們河洛商盟在皇城裡麵的產業再多,那也不是可以隨隨便便就許人的。

皇城裡麵的地界可是寸土寸金。

更彆說這麼大一個酒樓了。

旁邊挨著的惠民樓生意有多好,這家酒樓就有多值錢。

“再說,秦小姐這給之前也冇和您商量商量,河洛商盟又不是她一個人說了算的。”

書童正抱怨著。

腦袋上突然被李元一輕輕一敲。

那李元一臉上夾帶著溫和的笑容,如翩翩君子般的模樣:“少說這些渾話,給了就給了,河洛商盟不是她一個人做主,卻也不是我一個人就可以說了算的。”

“想要這些產業都握在手裡,起碼也得等秦小姐嫁人之後了。”

“您說是不是,大皇子殿下?”

他朝著門口喊道。

楚嬴卻也大方,徑直推門而入,大大咧咧地往榻上一坐:“這酒樓是你的?”

他端起茶輕抿一口,眉梢輕挑。

好茶。

千金難買。

“是也不是,反正如今都是殿下的了,我這種小民又有什麼好說的?”

這是在說他巧取豪奪了?

楚嬴端著茶,嘴角微勾,難怪秦兮月給得這麼快,麻煩還真不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