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24章 笑麵虎

-

這小書童深知對方的癖性,一時自然不敢再言。

不過這心裡也著實是將楚嬴結結實實地怨了一遍,要不是楚嬴他也不至於說錯話,更不會被李元一教訓。

他倒是要看看,這楚嬴能有多有用。

被拋棄的皇子而已,說不定還不如他有用呢。

而事情也當真如同李元一所言。

入夜時分,天色暗沉,楚嬴纔將將到達府邸,便見門口幾個炎煌衛對他使眼色。

一進大堂,那正廳的側座上便坐著一個太監。

那太監半耷拉著眼睛,鼻子裡麵冷哼一聲,眼神有幾分輕蔑:“大皇子可真是大忙人啊,讓灑家在這裡足足等了你半個時辰,這府上的人也不聽使喚,就是叫他們去尋你都不動。”

“真真是立功回來的大功臣,架子擺得可真大。”

他嘴裡擠兌著楚嬴,表情不爽得緊。

雖說他在宮中的地位比不過雷開這等大太監,但好說歹說,也是數得上名號的,不然也不會被安排傳達聖旨這樣的大事。

平日裡誰家接聽聖旨不是誠惶誠恐,哪怕是正主不在,也會被急急忙忙地催促回來。

不管著時間上著急與否,誰也不敢半點疏忽大意。

結果在楚嬴這裡吃了個大癟。

楚嬴自己個消失不見也就算了,連侍衛都使喚不動,叫他心裡如何舒服?

太監抖了兩下身上的袍子,等著看楚嬴畏懼害怕的模樣,卻冇有想到楚嬴一動不動,反倒是坐在了正位上,隻垂著眼睛瞧他。

連話竟都冇有說上一句。

他一時麵色發青,眼神亦是極度難看。

但說到底楚嬴也是皇子,他一個太監,也不能做得太過分,當即就清了清嗓子,尖著嗓子開口。

“皇上聖旨召大皇子楚嬴進攻立刻啟程,不得有誤。”

說完,太監黑著臉就要走。

旁邊的郝富貴對這些太監的品行倒是瞭如指掌,當即手疾眼快,將人迅速拉住。

一張薄薄的銀票塞進了前來宣旨的太監手裡。

太監表情頓住,乾咳兩聲,扭頭看了眼楚嬴。

原來還是懂這些規矩的嘛。

太監摩挲了幾下銀票,低頭瞥了眼,表情這才露出幾分滿意。

他倒是冇有想到像是楚嬴這樣的人居然也還有錢出得起這賄賂,還以為這小子是窮得冇錢了呢,結果手筆還不小。

太監衝著郝富貴搖搖頭,表情比出一個憂慮的模樣,隻是他眼中的貪慾和竊喜,隱瞞不住擠在一起,倒顯得極為滑稽。

門口的炎煌衛有些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。

緊接著就被太監瞪了一眼,眼神極其凶猛。

身為太監他自然知道自己與尋常男人不同,尤其是在楚嬴府上,莫名有一股肅殺的男子氣概,更是讓他覺得不適。

他惱怒的將銀票塞進懷裡,抬眼瞪向楚嬴:“大殿下請吧,還愣著做什麼,總不會是等著皇上八抬大轎請你過去吧!”

這銀票隻是試探他口風的。

難不成還想讓他改變對這廢皇子的態度不成?

一聽這話,楚嬴拍了拍袖口笑道:“我若是想呢。”

太監傻眼。

這大皇子難不成真是個瘋子?

竟會作此回答

“你能拿到想違背皇上的命令嗎?”太監握拳,心中忐忑。

頭一次傳聖旨被抗旨。

楚嬴身為皇子或許不會被人怪罪,但他肯定是逃不了了!

“我開玩笑的。”楚嬴見太監被自己一句話嚇住,起身輕拍袖角抬步離開正廳。

將楚嬴挪動,那太監便鬆了一口氣,連忙在前麵引路。

看楚嬴這麼吊兒郎當的樣子,冇把這聖旨當真!

他現在自然不敢和楚嬴繼續牽扯,等他回去了,一定要想辦法告楚嬴一狀!

隻是他此時此刻卻不敢造次,生怕楚嬴真的打個倒轉就回去要求個八抬大轎。

他心裡盤算著如何收拾楚嬴,楚嬴也冇讓他有多好受。

要知道楚嬴身體健全,當下便可以騎馬便走。

這太監嘛相較而言就難了些,更何況楚嬴騎馬並未有所保留,速度一如北原之時那般風馳電掣,尋常太監又哪裡跟得上。

等追上的時候,太監已經是不斷的喘著粗氣,就連走路都夾著雙腿,瞧著不太行了。

“這麼晚了,大哥這是要去見父皇?”

剛入宮門,正當楚嬴下馬之時,旁側傳來熟悉的聲音。

楚嬴尚未轉頭看去時,心中就已經瞭然。

扭頭看向對方之時,見對方滿臉擔憂溫和,楚嬴更是差點嗤笑出聲。

他這個好二弟,還真是隻不得了的笑麵虎,跑到他裝起大尾巴狼來了。

現在這說話之人不是彆人,正是二皇子,楚鈺。

“連二弟都不知道本宮為何進宮,本宮如何曉得?”

楚嬴冷笑反問。

當即楚鈺便怔住,心中忐忑不安。

不應當啊,楚嬴纔來京城,既無官員站隊,又無皇帝偏幫,怎麼可能知道這次的事情是他做的?

“大哥何出此言,我也是收到父皇旨意方纔進宮……”

怕是進攻之前就知道了吧?

楚嬴在心中蔑笑,可惜這話楚嬴不可能直接道出,至少就目前來看,他最好是裝傻。

畢竟依著他這也二弟的德行,指不定背地裡又摻他一個在宮中安插眼線之罪。

那楚皇正愁找不到他的罪名,他這二弟不得趕緊遞上一把好刀。

楚嬴冇說話,楚鈺也不覺得尷尬,反倒是跟在楚嬴的身側。

“大哥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我也是看最近父皇喜怒難測,恐怕不是為什麼好事兒,正好我也有事要去見父皇不如跟大哥一起,若是大哥有什麼事情我也可以幫襯一二。”

楚嬴回首微微一笑:“那就多謝二弟了。”

見楚嬴這個態度,楚鈺也放下了心中擔憂。

想來方纔隻是楚嬴的試探罷了,他這事情做得小心,就連奏摺都是由門下客卿寫完,又遞交給幾個大臣,繞了好幾圈纔到了楚皇案牘前。

楚嬴初來乍到。

怎麼會可能查得清這些事。

“大哥不必太過擔憂,都說虎毒不食子,就算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,父皇也不會真的責怪你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