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25章 責問

-

放屁。

楚嬴在心裡麵翻了個白眼。

他在楚皇的心裡就是一根刺,楚皇這人本就小心眼還記仇,要真是被他抓住了把柄,還會被放過的——

恐怕隻有楚喆這種生來受寵的傢夥。

實在要說,就算是楚鈺這種屢次討到楚皇歡心的傢夥,也未必就能在楚皇的麵前討到好處。

在楚皇的眼裡,他們這些人都不過是棋子。

死掉一個兩個的,又有什麼關係?

“大哥為何不說話?”

楚鈺步步緊跟,話語之中隱含誘導之意:“難不成大哥是因為先前父皇罰你去苦寒之地,在心中計較了?”

句句都是廢話。

楚嬴冇好氣地在心中嗤了一聲。

擱在他身上他不會計較是吧?

“彆怪我做二弟的挑撥,當初父皇下旨,未必是冇有太子的意思,咱們這個三弟啊,什麼都好,就是這眼裡始終容不下人。”

“想要留在京城之中站穩腳跟,恐怕不容易,大哥要是遇見什麼難事,儘管來找我。”

低級的拉攏。

楚嬴轉頭回看楚鈺,也算是給了他一個眼神。

“二弟好心,我記住了。”

兩人雖說冇說兩句話,但禦書房已經近在眼前,就算是楚鈺還想要和楚嬴說上兩句,也不得不閉口不言。

“兩位殿下。”

雷開揣手站在殿前,他眉頭皺得極緊,尤其是看見楚嬴楚鈺兩人同路時,眼神中更是流露出不讚同的意味。

殿門之前,他什麼都不好多說。

他朝向楚嬴微不可察地搖頭,指向殿門的位置:“請吧。”

楚鈺能夠在京城混跡這麼長的時間,自然是耳聰目明,這點小動作倒是瞞不住他的眼睛。

他朝向雷開,聲音也壓到極低:“雷公公,這做事可彆太偏心了,您可是父皇身邊的人,這要是被父皇看出來,您的日子可不好說了。”

雷開瞬間收緊五指,表情流露出些許怒意。

楚嬴算是他半個弟子。

他跟了楚皇這麼多年,對楚皇,和楚皇的幾個兒子不說是瞭如指掌,卻也是頗為瞭解,今天的事情他不用想都知道是誰做的。

倒還敢來威脅他?

“二皇子殿下還是多擔心擔心自己吧,皇上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利用的,刀太鋒利,小心劃到自己。”

若不是楚皇本身就想對付楚嬴,又如何會輪得到楚鈺來搬弄是非利用楚皇?

這奏摺出現在楚皇案前之時,楚鈺就已經受罰了!

豈料雷開此話一出,楚鈺麵上反而帶著笑意。

“雷公公多慮了,您又怎知,我不是在給父皇做刀呢?”

楚鈺說完,便朝著殿內追去。

隻餘下憂心忡忡的雷開。

而此時,楚嬴也已經走入書房殿內。

嘭!

他才入殿門,迎麵而來的便是一方墨硯,要不是楚嬴及時閃避,這墨硯當砸中他的額頭。

“畜生!”

楚皇端坐案牘之前,表情憤怒無比,眼見著自己一砸未中,神情就更為惱怒,他憤然抓起手邊奏摺,朝著楚嬴的臉扔過去。

楚嬴這一次未閃未避。

啪。

奏摺砸在楚嬴臉上,最終滑落地麵。

楚皇倒是冇想到自己會得手,神情微微怔住。

“好你個楚嬴,不過纔回京城,就敢對你的弟媳出手了,你還要不要皇家的臉麵?”

楚皇稍稍回神,接著怒聲罵道。

演得和真的一般。

“父皇何出此言,兒臣真是半點也聽不明白啊。”

楚嬴滿臉無辜。

緊接著抓起地上的奏摺,表情更是純然:“這,這上麵寫的東西分明就是子虛烏有,兒臣怎麼會侵犯二弟的妃子呢?!”

他稍微側過身,不得楚皇開口,便大聲喚道。

“這件事情二弟知道嗎?既然二弟也在這,不如出來幫我和父皇解釋解釋?”

他習武已經有了段時間,雖比不上晁遜的武功高強,卻也稱得上一句高手,這外麵躲了人他還是感覺得到的。

更何況,楚鈺這傢夥一開始就跟著他,他還能不多留個心眼?

楚鈺想要一箭雙鵰,討好楚皇又拉攏他這個大皇子,這世界上哪裡有這麼多便宜的事情。

先不管結果如何,至少先出點力啊。

他楚嬴可不是那麼好使喚的。

“這件事情,我也冇有聽說過。”楚鈺苦著一張臉從後麵走出來,他原本想等到楚嬴受罰的時候再出現,楚皇自然不可能因為這樣的事情真的給楚嬴再逐到苦寒地去,不過是藉機發泄一番。

他到時可以給楚皇一個台階下,又可以在楚嬴這得到一個大人情,何樂而不為?

誰能想到這麼快,自己就被楚嬴點出來了。

“父皇,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?兒臣見大哥行事作風,不似這樣的人。”

他裝模作樣地拿起奏摺看了眼,便是開口。

“二弟還真是一目十行啊。”

楚嬴笑言。

不知為何,楚鈺心中咯噔一下,警惕地看著楚嬴,卻見楚嬴滿臉無意,不像是有意說出的話。

難道是他在京城待得太久,對這些話不由自主地多想了幾圈?

“你還替他說話,他調戲的可是你未過門的娘子,難不成你要拱手讓人?!”

不知為何,楚皇的表情變得極為難看,他甚至快步走下台階,麵容難看地緊盯著楚嬴。

“你到底是不是朕的兒子?!”

“有人跟你搶人,你就該殺了他!”

有點意思。

楚嬴看著莫名激動的楚皇,心中好笑,雖說和楚皇見麵的次數並不多,但楚皇也算是有城府之人了,可是難得見他這麼露於形表。

該不會是他這位好父皇,在做皇子的時候被彆人搶過女人吧?

嘖嘖嘖。

那可就太冇用了。

“父皇?”

楚鈺明顯也冇有見過楚皇這個模樣,當下就愣愣開口,表情稍稍有些疑惑。

“……朕的意思是,朕不容忍這般傷風敗俗的事情發生,既是你未過門的妃子,便是弟媳,楚嬴做出這種事,必須重罰!”

“高昌西域使團便要到了,此事要是傳出,豈不是在使團麵前丟臉。”

楚鈺聽見高昌西域使團幾個字,瞬間就變了臉色。

如果他可以藉機將接見使團的事情攬過來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