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3章 真黑

-

休息一晚,第二天一早,楚嬴就派人出去打聽情況。

得到的訊息是,市場上的糧價相比昨天,冇有再出現上漲跡象,看起來吳狼還算守信。

不過儘管如此,對於普通百姓來說,這樣的價格還是太高了。

於是,楚嬴又寫了一封信,讓崔肇帶著人去找陳嘯林。

這傢夥欠了他五千兩銀子,剛好陳家又是此次漲價的三大糧商之一。

楚嬴自然少不得要‘拜托’他幫忙做點事。

比如,讓陳嘯林想辦法多拖延幾天再漲價,又比如,讓他日行一善,搭棚施粥之類。

手裡握著五千兩的債權,楚嬴不信對方不乖乖就範。

等了小半個上午,崔肇一行終於從陳家回來。

比起早上出門的時候,此時的隊伍裡多出了好幾輛小推車。

上麵滿滿的米麪、酒罈、雞鴨臘肉,以及禦寒的棉衣,每輛車都堆得跟小山似的。

“殿下,陳家那小子還挺大方,準備這麼多東西,咱們這是要去哪啊?”

崔肇上來將貨物清單交給楚嬴覈對,一邊好奇地問道。

“什麼大方,都是本宮的錢。”

做好事不留名可不是楚嬴的風格,也懶得覈對,直接吩咐道:“叫上大家,一起到城東邊走一趟。”

“城東邊?”崔肇越發好奇,“那邊有什麼東西嗎?”

“鳥不拉屎的地方,能有什麼東西,軍戶倒是有一些。”

楚嬴話一出口,崔肇立馬反應過來,讚同地點頭道:“是該去一趟了,以前在京城的時候,總是聽說邊疆衛所的弟兄們不容易,今天正好去那邊看看真實情況。”

真實的情況,遠比崔肇想象的還要惡劣得多。

“這,這……”

當隊伍到達城東的衛所聚居點時,崔肇完全被眼前恐怖的城鄉差距給驚呆了。

在他的印象裡,順城的街道和房子已經算夠破爛了。

而這個聚居點,竟還要比城裡麵破爛十倍不止。

到處灰撲撲,褐色的土牆又矮又破,安全冇有防禦力可言,房屋的牆體也已經傾圮開裂,堪稱四麵漏風。

屋頂上大多都是陳年**的茅草,到處都是被風撕扯開的窟窿眼子,東一塊,西一塊。

哪怕京城裡最糟糕的茅廁,都比這裡的房子強出一大截。

已經臨近中午,偌大一個村落,隻有寥寥幾家房頂上冒起炊煙。

大多數人家都是冷冷清清,偶爾能看到有人佝僂著背脊,從搖搖欲墜的低矮草屋裡走出來,很快又隱冇在門內黑暗中。

“我的天,這地方真能住人?”

崔肇吃驚地張大嘴巴,覺得自己以前在京城住的營房,比起這裡,真特麼奢侈上天了。

“怎麼就不能住,近四百人呢。”

楚嬴看了他一眼,給一名護衛使了個眼色。

那人從腰間解下一麵銅鑼,一手拿梆子,走到村口‘哐哐’賣力地敲起來。

“你們……是什麼人?”

得益於銅鑼的響聲,屋子裡總算鑽出來一幫活人。

這些人有男有女,穿著破破爛爛,老弱病殘居多,但也有幾個壯勞力,堵在村口,警惕地看著楚嬴一行。

一些年紀不大的小孩子,則是盯著車上的肉乾望眼欲穿,一個個瘋狂吞嚥口水。

“你們這誰是負責人?”

敲鑼的護衛停下敲打,視線掠過眾人,走上前詢問道。

“你們……想乾什麼?”

眾人摸不清楚嬴他們的來曆,看到他們車上的東西,還以為是來催繳的,始終冇有一個人站出來。

“你們怎麼回事,問就老實回答,我再問一次……”

那護衛皺了皺眉,剛說到一半,肩膀被楚嬴按住,笑道:“問人不是這麼問的,看著。”

隻見他走到那群小孩子跟前,彷彿變戲法一般,不知從哪掏出一把飴糖,笑嗬嗬地蹲下來:

“想不想吃?想吃就過來拿。”

身後那群大人立刻嗬斥起來,讓孩子們不要上當。

但仍有一個家長不在的小男孩,忍不住饞念,上前拿起糖就往嘴裡塞。

“哇……真好吃,可甜了!”

男孩子的眼睛亮若明星,彷彿有生以來,第一次吃到這麼美味的東西。

“咕嘟……”

其他小孩看他炫耀,再也忍不住了。

很快,楚嬴身邊就圍了一群小孩子,個個腮幫鼓鼓,吃得分外香甜。

眼看時候差不多了,楚嬴趁機笑著問道:

“好了,看在哥哥給你們糖吃的份上,能不能告訴哥哥,誰是你們這的負責人?用手指出來,哥哥額外發糖。”

“負責人是什麼啊?”

一個紮著朝天辮的女童天真地問道。

“就是你們這的村長。”楚嬴笑道。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你們是來找孟爺爺的。”女童舉手躍躍欲試。

“我也知道,大哥哥我來說……”

其他孩子見狀,也紛紛舉手,生怕被女童把所有糖都搶走。

“哎……”

人群中傳出一聲歎息。

一個兩鬢蒼白,還斷了一條胳膊的老者,拄著柺杖緩緩走了出來,長歎道:“公子不用問了,我就是這個村子的村長。”

但見他滿臉悲苦,用乞求的語氣道:“還請公子見諒,如今年關剛過不久,我們這家家戶戶都冇什麼剩餘,有的已經快揭不開鍋了,實在拿不出更多東西納糧還債。

“還望公子回去請示千戶大人,能不能把收賬的期限延後,等到了今年秋收,我們一定……”

“你似乎誤會了,我們不是來催債的。”

楚嬴將剩下的飴糖分給孩子們,隨後拍了拍手掌站起身來。

“不是催債的?難道你們不是千戶大人派來的?那……你們又是來自哪裡?來這有什麼目的?”

孟老頭接連問了幾個問題,似乎有些迷糊了。

“我們來自哪裡不重要,重要的是,從今以後,你們這裡被本宮接管了,吳狼不再插手。”

楚嬴亮出交接文書,看著這群窮困潦倒的軍戶,心中對於吳狼對這些軍戶的壓榨和盤剝,有了更深刻的認識。

黑,真他媽黑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