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31章 誣陷

-

若雷開隻是楚皇的大太監,想必早就轉手交給楚皇了。

可偏偏雷開還是楚嬴的半個師傅。

這些年楚嬴過的是什麼日子,他心裡麵也清楚。

就算這信紙上的東西,不能改變楚皇的看法,卻也不知道是楚嬴到底花費了多少功夫才能找到的。

他握著信紙,手指微顫。

習武多年,他已經很久冇有感覺到這種身體不受控製,心中也分外糾結的痛苦了。

到底——

“還愣著做什麼?!”

楚皇自感先前被挑釁,心中早就怒火沖天,見雷開這般磨蹭,怒聲大罵。

底下的楚嬴也定定地抬頭看向雷開。

雷開猛地睜眼,深吸一口氣下定決心。

看著這信紙上的內容,一字一句地緩緩道出。

他現在已經老了,就算是皇帝怪罪落下個死罪,也冇什麼大不了的。

更何況,他確信皇帝頂多是會責怪他幾句。

畢竟是皇帝自己催促著念信的。

楚嬴既然想要一個公平。

他這個做師傅的之前給不了,現在念個信還是可以做到的。

伴隨著信紙上的內容一點點道出,底下的幾個臣子也開始哆嗦起來。

這種東西是他們這些普通大臣可以聽的嗎?

當年是楚皇親手下旨,將幾大家連夜剷除,倘若真的是信紙上所說,那便是皇帝下錯了旨意。

楚皇怎麼會有錯呢?

若是皇帝做錯了事情,定是他們這些做臣子的錯了!

“一派胡言!”

楚皇徑直站起,伸手就想要將信紙奪走。

冇有想到楚鈺卻是在這種時候站了出來。

“父皇,實不相瞞,在殿外之時,兒臣便已經看過此信了,這上麵的字跡是……”

楚鈺目光不斷示意楚嬴儘快上前道出實情,楚嬴卻揣著手紋絲不動。

他將信紙呈現上去已是不錯,難不成還真就打算拿他當槍使啊?

若是以往,楚鈺定不會做這隻出頭鳥。

但掰倒楚鈺的機會可謂是稍縱即逝,錯過這一次,可就冇有那麼多的下一次了。

見楚嬴這般巍然不動。

楚鈺也隻能硬著頭皮開口:“這上麵的字跡,正是太子殿下所寫!”

他此話一出,龍椅之上的楚皇便勃然大怒,幾度都要站起身來,從龍椅上下來,雙目瞪視著楚鈺。

“你渾說什麼!他是你三弟,你就這麼想害他?!”

楚皇說著話,便立刻要伸手搶奪雷開手中信件,卻見雷開雙手空空,有些緊張倉促地看著他。

方纔雷開念過信件之後,信件就由小太監傳遞迴楚嬴手中,楚皇當然有懷疑過是雷開故意將東西還了回去,但見雷開那般惶恐不安的模樣,楚皇心中到底還是收回了懷疑。

“父皇明鑒,三弟即為兒臣至親,又是太子之身,兒臣若是冇有十足把握,怎麼會張口渾說呢?”

楚鈺在京城積攢多年的聲望就在此時發揮了作用,哪怕並非楚鈺派係的中立一派也對楚鈺的話將信將疑起來。

儘管楚鈺隻是王爺之身,卻素有賢名,更是出了名的溫良,雖說與太子之間偶有爭執,行事中卻從未有過誣陷之舉。

縱然此事稱得上是匪夷所思,依舊有人忍不住將懷疑的目光投向楚嬴手中拿著的信件。

“陛下,正如大殿下所說,此事非同小可,關乎謀反叛逆,斷不能偏聽偏信一家之語,如今之計,隻有將太子殿下請出對質。”

朝堂之中為首清流站出,瞧那樣子倒是不偏不倚,真心斷案。

“臣附議。”

“臣等附議!”

楚鈺派係之人見有人做了這出頭鳥,當然緊隨其後,可冇有想到的是除此之外,就連太子的人也站了出來。

看著烏泱泱跪了滿地的大臣,楚鈺的臉上已經浮現出得意模樣,唯獨楚嬴麵色一點點沉下來。

他這步棋,看來是真的走差了。

雖說本來就是在賭,但真的麵對賭輸的那一刻,楚嬴的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爽。

要此時太子的人負隅頑抗,或者稍微表現出片刻的不安,楚嬴都不會斷定此時已經賭輸了。

但如此多的太子派係紛紛讚同當麵對質,隻能說明太子的人已經提前通知了這底下的人。

隻等他將傳信送來了。

楚嬴慢慢闔上眼,將信收回懷中。

這信肯定還是真的,太子這是有恃無恐,認為就算是他知道了真相,對太子而言也冇有時半點損害。

說白了,就是冇將他放在眼裡。

給出這信件的目的,恐怕除了要報複他前幾年對太子造成的損失之外,也是為了藉機從禁閉的狀態解禁。

全然是利用了他想要將容妃救出冷宮的心態。

“哼!既然如此,就將那逆子傳召上來!”

楚皇被逼到這一步,神情已然是陰鬱至極。

倘若不是他還想做個像樣的皇帝,不至於遺臭萬年,現場的臣子恐怕一個也跑不掉。

他如此麵色陰冷,底下的大臣自然不敢再多有言語。

顫栗地跪在地上。

日頭漸高。

往日裡這些時候早已退朝,而此時,滿朝文武皆是跪地,好些人麵露苦色,尤其是文臣們,早就有了要撐不下去的模樣了。

“兒臣冤枉啊!!”

終於,一聲哀嚎傳入眾人耳中,滿朝文武終鬆了一口氣,眼角餘光看向從大殿正門跌跌撞撞跑進來的楚喆。

這大殿上發生了什麼事情,楚喆明顯已經知曉了。

他哭嚎著從外麵跑進來,飛快地跪在了地上。

“父皇,您知道的,兒臣絕對不會做出來欺瞞您的事情啊!”

“兒臣一片敬愛之心,父皇是最瞭解的!”

雖說是太子,但楚喆此時的表情卻和鄉野村夫冇有太大的區彆,露出些蠢笨愚昧的神情。

楚皇陰沉的麵色卻因為楚喆此時此刻的表情而恢複幾分,他素來不太喜歡過分聰明的兒子,也正是因此,楚鈺做了那麼多也頂替不了楚喆在楚皇心中地位。

“都起來吧。”

底下的大臣長出一口氣,活動僵硬的骨骼。

“說吧,這上麵的字跡你要怎麼解釋?”

楚皇看著自己最為寵愛的皇子,緊鎖的眉頭依舊藏有怒意。

“兒臣全然不知情啊,這封信一定是——”

楚喆看向楚嬴,嘴角微不可查地勾起:“皇兄的誣陷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