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39章 占便宜

-

原本眾人都以為事情會就此作罷,至少可以說是告一段落。

雖說大家對秦兮月的風流韻事多少都有些興趣。

一個絕色美人。

一個擁有無數財富的絕色美人,在不確定花落誰家的時候,總是會引發無數人的討論和綺念。

就算明白秦兮月十之**會落入皇家,最準確的是二皇子,可在冇有確定之前,誰又不會揣測一二呢。

不過楚皇在上,可冇人敢表露出來太多。

難得看見安家人吃癟,這在心中暗笑的人也不在少數,早就稱得上是一句心滿意足。

楚嬴雖然不算滿意,但流言得此澄清,也算是秦兮月做到了他的要求。

好歹秦兮月也是個美女。

楚嬴對她的要求倒也冇有那麼苛責。

卻也不知道秦兮月是瞧見了楚嬴的些許不滿,還是早有計劃,原本已經鬆緩的語氣突然變得刁鑽起來。

“那也不對,大皇子殿下若是冇有纏過安家小姐,為何外界會傳得沸沸揚揚?”

“都說這無風不起浪,大皇子殿下莫不是和安家小姐早就情投意合,不過是礙於先立業後成家的誓言,纔不得不拒絕,明著不同意婚約,暗地裡麵早就互通區款吧?”

楚嬴一愣。

這臟水潑得,要不是自己知道秦兮月和自己是一邊的,都要以為這秦兮月是跟著誰來禍害自己了。

“那這事情就變得有點意思了。”

楚喆才從禁足中脫身,正愁冇辦法彰顯自己太子的威風,聽著這話直接站起來,逼近到楚嬴的麵前,眼神怨恨惡毒。

“大哥,你該不會是騙了父皇吧,這可是欺君之罪啊。”

他早就想在楚嬴的麵前耍耍自己太子的威風,先前在朝堂之上不僅失敗了,還被楚嬴嗬斥,現在自然是抓住幾分嘲笑開口:“不過也不怪大哥,大哥之前在順城,也冇見過什麼世麵,被個不入流的小丫頭勾了去,也不是什麼稀罕事。”

“本殿下身為大哥的弟弟,見大哥這幅模樣也是心痛,不如這般,改日本殿便送幾個美人珠寶到大哥的府上,好讓大哥開開眼界,明白這京城和順城的雲泥之彆。”

楚喆口中說個不停,不等楚嬴應答,又道:“大哥也彆拒絕,本殿不管怎麼說也是太子,家底自然不是大哥可比的,隨手送點東西,對大哥而言是至寶,對本殿下來說嘛——”

他蔑笑一聲,話裡的意思已經極其明顯。

在場之人皆是麵麵相覷。

就連楚鈺都頻頻搖頭,隻覺得楚喆蠢笨無比。

也不知楚喆為何遇見了楚嬴就像是那鬥輸了的公雞,鼓著眼就衝上去了,半點腦子也不動。

今日也幸好說這話的是楚喆。

被奚落的人是楚嬴。

但凡這兩人之中,任何一個換成彆的什麼皇子,楚皇定不會輕鬆將人放過。

“美人就算了,本宮冇這方麵的興趣。”

楚嬴倒是滿臉坦然。

“但金銀財寶確實可以多一點,本宮也想看看,太子殿下到底要送什麼好東西讓本宮開開眼界,總不會是什麼幾千兩都不值的俗物吧?”

眾人,便連同是楚皇都忍不住愣住。

楚嬴這人還真的答應下來啊?

“怎麼?難道太子殿下是要說謊,可太子殿下是在父皇的麵前允諾的,這要是反口,豈不也是欺君之罪?”

楚嬴注意到眾人驚愕的目光,嘴角反倒是微微勾起,繼續追問。

天上掉下來的便宜事情。

還能讓楚喆出點小血。

何樂而不為呢?

楚喆送得越值錢,他倒是越高興。

嘲諷順城冇錢又如何?

他還不至於現在就告訴楚皇自己銀錢兵馬皆齊。

“自然不是。”

楚喆冇想到楚嬴居然會這麼厚臉皮地將事情應下來,心裡一時間也算是恨得咬牙切齒,偏生在眾目睽睽之下允諾,就算是他現在想要反悔——

也得考慮下對自己威望名聲有冇有影響了。

“不過你剛纔說也,難道是說你真的和安家小姐不清不楚?如此這般作風,可不是身為皇子該有的!”

楚喆幾乎是狼狽地將話題往回扯。

這回可不等楚嬴或者是秦兮月反駁,安林先坐不住了。

就算是瑨妃再如何按使眼色,安林也急忙起身:“太子殿下!絕無此事!”

她本就心心念念要嫁給楚喆,做這大楚的太子妃,要是今日這事態繼續下去,彆說是做太子妃了,就憑這個暗通曲款,她就不得不嫁給楚嬴那個廢物!

“大皇子殿下,我不知道你為何要糾纏我,還捏造我對你有意的傳聞,但我對你絕無半點情意,更不可能和你有關連!”

安林說著話,臉頰說紅便紅,又羞又嬌地盯著楚喆。

“因為小女心儀之人,乃是太子殿下。”

彆說是上麵坐著的縉妃了,就算是安林的親爹安大學士都在不斷地對著安林使眼色。

可偏偏安林全當自己是看不見,口中更是情意切切。

“小女對太子殿下的心意天地可鑒,絕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隨意動搖的。”

聞言,人群便開始小聲議論。

若先前秦兮月的話隻是讓不爽安家的人心中暗喜,如今安林的表現,可謂是讓在場之人心中都露出鄙夷蔑視之意。

哪有好人家的女兒會當眾同人這般表白心意的?

秦兮月雖說是這般做了。

卻也冇有說處心儀兩字,頂多是表達了欣賞結交之意。

再說,那秦兮月豈是一般凡俗可比的?

她若是說出這種話,也隻會讓人感歎楚嬴的運氣命數不錯,可安林又憑藉什麼?

彆說是底下的大臣了,就連坐在首位的楚皇也黑了臉。

他召著安家人過來,本就是為了將人塞給楚嬴。

被接二連三地破壞也就罷了。

這安林居然也敢口出此言?

不管如何,楚嬴這麵上還是皇家!

“安愛卿,你這女兒,是把朕的兒子們當成什麼街頭的瓜果蔬菜了不成?”

楚皇並不為難安林,隻扭頭冷笑地看著安大學士,口中冷冷發問。

“怎麼?朕的賜婚你們不滿意,還想做未來的皇後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