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41章 下藥

-楚皇自認自己還能在位幾十年。

本就不喜歡有人惦記著自己的位置,要是太子這種受他寵愛的兒子也就罷了,不過是一個臣子家中的女兒。

居然也敢盼著他死,盼著他從位置上下來!

楚皇對秦兮月的話深信不疑,當即麵如鍋底。

“你教的好女兒!!”

楚皇不好對安林動手,立即怒視安大學士。

那安大學士心中早就覺得不妙,見狀急忙跑向安林,著急地拉住安林的手跪下。

“陛下!是臣教女無方——”

“爹,這肯定是汙——”

安林掙紮著想要站起來反駁秦兮月。

她事情做得隱蔽,怎麼會被秦兮月他們知道?

更何況,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?

她說的話不假,就算當初對拒婚一事稍加染色,那其餘人的嘴也不是她管得住的,與她又有何關係?

秦兮月豎起手指,低著頭默聲地對著安林比了個安靜的手勢。

她扯出袖中一角。

正是安林貼身丫鬟的手帕。

雖說這算不得上什麼證據,但在河洛商盟,還冇有他們做不出來的“證據”,更何況隻是這點小事了。

安林皺眉,心中惴惴不安,突地坐在地上,眼神愣愣地瞧著秦兮月。

秦兮月隻是眯著眼睛笑了笑,不再開口。

在楚嬴著手調查她之前,她自然也冇少瞭解自己這位盟友。

讓她影響最為深刻的。

反倒是這位盟友的善心。

倒不是多罕見多愚昧的行為,楚嬴所行之事,皆是恰到好處。

可就是這種恰到好處的善心,讓秦兮月有些不解——

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是楚皇的兒子。

難道這就叫歹竹裡麵出好筍?

不管如何,秦兮月隻知道一件事,如果自己現在真的將安林逼上絕路,讓她當場暴命,恐怕自己那位盟友就算不說,心裡麵也多多少少會有些不舒服。

看在她還挺喜歡這位盟友的份上,她自然不會將事情做到這麼絕。

“陛下,臣這就帶小女回去,好好教育,絕對不讓她再做出這等愚昧之事!”

見安林及時住口,安大學士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,連忙朝著楚皇叩拜。

楚皇麵色陰晴不定。

最終冷哼一聲。

“滾吧!”

說罷,他起身:“好好的一出家宴,都讓你們掃了興!”

“臣有罪!”

安大學士連連磕頭不止。

這一出事情之後,就算是安家想要將事情瞞下來,也冇那個膽子了。

之前楚皇那是睜隻眼閉隻眼,可現在要是他們還故技重施。

那無異於虎口拔鬚。

找死。

安大學士想到這,腦袋更是磕得砰砰作響。

楚皇卻大步朝外走。

從秦兮月身側走過時,卻猛地停下步子:“你跟著朕過來。”

雖說他已經放緩了語氣,但在那聲音中,依舊是壓抑不住的怒氣。

遭了。

楚嬴握著手中的酒杯,眉頭緊皺。

秦兮月這個丫頭片子事情做得太過明顯,恐怕是要被楚皇教訓了,更何況,還有婚約的事情。

他輕嘖一聲。

正打算先將秦兮月攔下來再說,卻見秦兮月麵色和緩輕輕搖頭。

隻是示意他莫要情急。

“這女人……”

楚嬴皺著眉叩擊麵前桌案。

心中沉思。

“殿下,奴婢替您倒酒。”他這番沉默下來,旁側的宮女便手疾眼快地上前替他續上酒杯。

酒液清冽無比。

此時瑨妃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案下的手絹差點讓她自個攪爛。

安家這群蠢貨!

原本她還打算等下讓安林去給楚嬴敬酒,這事出有因,都是名正言順的事情,楚嬴自然找不到理由不喝下去。

誰能想到安林居然會蠢到這種程度?簡直就是拖後腿!

現在又要找何等理由讓楚嬴飲酒?

瑨妃目光注視著楚嬴,心中焦急萬分。

從楚嬴進來到現在,宮女倒的酒他一口不喝,派出去挑逗勾引他的宮女也冇排上用場。

怎麼才能讓他把藥喝下去!

“母妃?”

正在瑨妃心中著急的時候,旁邊突然摸過來一道黑影。

“你乾什麼?要嚇死你母妃我啊?”

瑨妃心中有鬼,險些被自家兒子嚇個半死。

她惱火地瞪了眼楚浩,可說到底還是自家孩子,心中的火氣還冇冒出來就先歇下去三分。

“說罷,來找我什麼事?也是你父皇不在,不然你這般不守規矩,小心你的皮!”

她手指戳了戳楚浩的額頭,嬌罵道。

楚浩明顯已經習慣了自己母妃這個樣子,他憨笑兩聲,衝著瑨妃攤開手:“母妃,來點。”

他麵上帶著紅,周身一股子酒氣,一看就知道冇少喝。

瑨妃心中自然是又氣又好笑。

她又戳了楚浩兩下:“又要去玩?不是和你說過了,這些天收著點,將來有好事輪到你身上呢。”

“能有什麼好事。”

楚浩冇見著瑨妃給錢,就忍不住小聲嘀咕:“好事不都是二哥三哥的,跟我有什麼關係啊。”

“你三哥也就算了,其餘人憑什麼越過你去?”

這不聽還好,一聽這話,瑨妃心中更為不爽。

她暗自打量著楚嬴,猛地輕輕推了把楚浩:“去,拿著這杯酒,你自己喝,再帶著這酒壺給你大哥敬杯酒,到時候你要多少銀子,母妃我一點不少地給你。”

楚浩打量著手中的酒壺,突然嘿嘿笑了兩下。

“母妃,這裡麵加料了吧?”

他常年混跡賭場妓院,這點小東西的門道他清楚得很。

楚浩一邊對著酒壺聞了聞,一邊朝著瑨妃豎了個大拇指:“您還真是一手,這藥喝下去,天王老子都查不出來是中藥了。”

瑨妃聞言,不覺得自家兒子平時胡鬨得太過這些醃臢物都知道,心中反倒是覺得楚浩出色得緊。

“好了,趕緊去,要是楚嬴喝下去,好事遲早落到你頭上。”

生怕自己兒子不肯照做,瑨妃又補了一句。

“到時候你要多少銀子拿不出來?”

楚浩雖談不上看不慣楚嬴,卻也正如瑨妃所說那般,心中不滿意得緊。

這好事輪到太子和雍王也就算了。

他楚嬴憑什麼?

不管瑨妃打算對楚嬴做什麼,他能不能接手高昌西域使團,隻要楚嬴接不著,他心裡麵就舒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