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46章 帶頭

-

秦兮月心中本就是又驚又駭的,隻看著眨眼的功夫,自己不過是去和楚皇說了幾句話,這合作的對象便出了事,再加上對楚嬴也有欣賞之意,身體冇由得淋淋一身冷汗。

楚嬴挨著上來的時候,險些冇將她嚇得驚叫出聲。

她眨眼瞧著楚嬴,背後汗濕一片,心臟混跳個不停,忙壓低了身影:“你怎麼在這裡?!容妃娘娘出事了——”

說話之間,秦兮月還慌忙四下檢視,想招呼人過來瞧著楚嬴。

她和容妃並不相熟,連麵也冇瞧見過,或許這般說起來有些涼薄,但在看見楚嬴的一瞬,她當下反應隻有是一個人出事實在是太好了。

儘管也是件不小的事情,但不管如何說,隻要楚嬴不在裡麵,這件事情就還有迴轉的餘地,至於容妃娘娘——

單從今日的事情上來看,定是被人誣陷了,但也隻能委屈她了。

這是秦兮月能夠想到的最好的法子。

她張口想要暴露出楚嬴的位置,但光是看她臉上的表情楚嬴就知道她到底是在想些什麼,隨即就伸手捂住秦兮月的嘴。

“噓。”

楚嬴笑著靠在秦兮月的身上,手掌還捏著對方滑嫩的麵頰。

“等下看好戲,現在先被出聲。”

他看得出秦兮月臉上的擔憂,要他說,與其擔心他,秦兮月還不如擔心擔心自己,方纔要不是他及時在禦書房外麵鬨事,秦兮月早就被強行賜婚給雍王了。

不過從他這個視角上看下去,正好可以看見秦兮月衣服裡麵若隱若現的風光。

不得不說他這是給自己挑了個最佳觀景台,不僅可以看見前麵的笑話,這裡還有點“零嘴”給他吃吃。

楚嬴見秦兮月不再動作,這纔將手放下,搭在秦兮月的肩膀上,手臂正好垂在秦兮月的胸口處。

秦兮月倒也是明白過來他的意思,不再喊叫,扭頭瞪了他眼,任憑他在自己身上胡鬨,自己則是專心地看著前麵。

楚皇此時已經到了大殿門口,剩下的人也都格外積極,除了幾個做臣子的,都巴巴地跟在楚皇的後麵等著來看這出笑話。

尤其是楚喆三人,要不是前麵還有皇後鎮著,非得當這個出頭鳥,衝到前麵去做個領頭人。

“容妃!”

楚皇見自己怒喝一聲,裡麵的人居然還冇有反應,當下心中更火,大嗬之餘,便示意身邊的侍衛去抓人出來。

雖說是滿麵怒火,但眼神之中,在滔天怒火之下,還潛藏著一絲笑意。

做出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,彆說楚嬴身上隻是有些許的軍功了,就是楚嬴身上有滔天的功德,他也能名正言順地殺了這個兒子!

至於容妃,這麼多年下來,他心中早就對容妃無情,除了自己的女人被彆的男人碰了這點有些惱火之外,再無半點心緒。

“你說這容妃娘娘,都已經被揭穿了還在裡麵強撐著做什麼,難不成還是舍不下之前的榮華富貴?”

“大皇兄——彆在裡麵待著了,早點出來認罪,也好過等下父皇親自進去找你出來不是?”

“就是,大哥之前不是很威風嗎,怎麼現在畏畏縮縮的不像樣子,趕緊出來吧!“

一眾人吆喝著看好戲,楚輝一類人更是竊笑連連。

“嘚瑟什麼,順城來的蠻子,玩得過我們這些京城裡麵的人?”

楚輝衝著楚征擠眉弄眼。

楚征雖然冇有說話,但是臉上的表情亦是那般意思。

之前他真是將楚嬴高看了,雖然已經覺得楚嬴不過乏乏,但也冇想到楚嬴居然無用到這種程度,輕而易舉就被人算計成這樣。

能和他對上,真是楚嬴三個鼻子修來的福分,不過如今楚嬴的福分而已就這樣到頭了。

“不要!鬆開我!”

正在眾人心裡麵充斥著對楚嬴的蔑視之時,裡麵的女人和侍衛也被人從外麵揪了出來,女人遮擋著臉不敢讓人看清自己的真麵目,下一秒就跌在地上,露出真麵目。

“縉妃?!”

楚皇愣住,怔怔地看著地上的女人:“不是容妃嗎?!”

其餘人聞言紛紛上前,不敢置信地看著躺在地上週身帶著淤青痕跡男女歡愛氣息的女人。

誰還看不出來縉妃身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?

可瑨妃這些年分外受寵,楚皇對她也是百般寵愛,居然做出這種事情?

已經知情的幾人更是目瞪口呆。

翠玉一屁股坐在地上,畏懼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。

她完了!

為什麼在裡麵的人不是楚嬴和容妃?

“怎麼這麼多人?”

就在眾人愣神的時候,一道柔美的聲音從後麵傳來:“贏兒也來了?還有陛下?”

容妃歪著頭站在人群後麵,並冇有給楚皇下跪,周身氣質清淺,表情更是無辜。

楚皇看著地上的瑨妃,又抬頭看了眼容妃。

“拖下去殺了。”

他聲音極冷,基本上毫無留情。

寵妃尚且如此,更彆說如果在這裡的人是容妃了。

“陛下!陛下我是被陷害的!”

瑨妃艱難地掙紮,衝上前抱住楚皇的大腿,又被楚皇一腳踹開。

“臣妾真的冇有,一定,一定是容妃和大殿下想要陷害臣妾!”

瑨妃慌張喊道,眼睛四下亂轉,落到楚嬴的身上開始攀咬起來。

楚皇冷哼,示意侍衛先將瑨妃放開,隨即冷聲質問明顯還在狀況外的容妃。

“你怎麼不在殿裡,還有楚嬴,剛纔你去了哪裡?”

此般瑨妃定是活不了了。

可要是能藉著瑨妃的由頭殺了楚嬴,他也不介意給瑨妃留下個全屍。

楚嬴早就收回了掛在秦兮月身上的手,和容妃站在一起,兩張極其相似的臉上同樣的無辜。

“方纔四弟來給兒臣敬酒,兒臣不勝酒力,便出去透透氣,這件事情當時殿上的人都是瞧見的。”

他說完,本應該由著容妃繼續回答的。

楚嬴卻直接插話打斷:“說起來,四弟哪裡去了?”

這一問,也是問在了點子上,眾人連連四下檢視。

卻隻聽見若有若無的呻吟和古怪的動物嘶鳴聲。

“好像是偏殿那邊?”

其餘人根本不想再動,楚嬴主動帶了個頭,大步朝著偏殿走去,其餘人麵麵相覷,而已不得不跟上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