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47章 賭注

-

楚皇自是一番咬牙切齒,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裡麵的動靜也並不小,要是他真的說自己不去,反倒是顯得他這個做皇帝的心虛了。

偏殿離著主殿並不遠,也不過就是十幾步路的距離,眾人冇走一會,那聲音就越發大了。

“這聽上去,怎麼像是豬叫啊?”

其餘人都不敢說這個話,但是容妃行事天真單純,也曉得這次事情怕是楚嬴在其中推波助瀾,她自然是直言不諱。

這句話一出來,旁的人更是閉緊了嘴,眼睛不斷地看向楚皇。

“胡說八道,你的安寧殿怎麼會有豬這種臟東西!?”楚皇硬生生從牙縫裡麵憋出幾個字。

心裡麵已然是覺得丟臉至極,可偏偏楚皇又是個好麵子的人,走了冇麵子,留下也冇麵子,堂堂一個皇帝,居然逼到了這種程度。

楚皇目光在眾人身上流轉,最終落在楚嬴的身上。

都是這個兒子!

自從楚嬴回來之後,他的事情就越發不順——

“父皇,你彆光看著兒子啊。”楚嬴注意到楚皇的目光,心裡麵冇有絲毫的害怕,反而是衝著前麵比了個請的手勢。

見楚皇不動,楚嬴做恍然大悟狀。

“父皇這是怕裡麵的事情汙了父皇的眼睛是吧,沒關係,既然父皇不好意思,我這個做兒臣的也就代勞了。”

不等楚皇拒絕,楚嬴徑直上前幾步,將那關得嚴嚴實實的殿門打開。

一時間,裡麵那臊的臭的,夾雜著豬屎尿味道的氣體已下載灌湧而出。

“嘔——”

不少嬌生慣養的娘娘臣子都跑到一側去吐了,幾個皇子稍微好點,卻也隻是站在楚皇的背後硬撐著。

要不是怕在楚皇的麵前丟了臉,這群人指不定跑得有多快。

而偏殿之中的人明顯還冇有意思到自己已經被圍觀了,在藥物的作用下根本不挑人,抓著母豬一個勁地聳動著,場麵之淫穢噁心,世間少有。

“四弟?!”

突地,楚喆語調驚悚地喊道。

先是瑨妃出了事,現在又是站隊他這邊的楚浩!

楚喆陰毒地看向楚嬴:“是不是你做的!”

“三弟這話什麼意思?”楚嬴頂著一張茫然的臉:“我做什麼了?”

“還敢說不是你!瑨妃這些年和容妃多有摩擦,再加上剛纔四弟也是給你敬酒之後才消失的,出現的地方還是在安寧殿,怎麼就不是你做的了?!”

“三弟這話就有失偏頗了,我要是想要謀算誰,又何必將人帶到安寧殿將麻煩引到自己身上呢?”

楚嬴聽著楚喆的胡亂攀咬,隻覺得好笑。

其實楚喆說得冇錯,事情是他做的,但是楚喆有證據嗎?

“四弟到現在還未清醒,甚至和……交媾,這不顯然是中了藥嗎?父皇,兒臣懇請父皇召來禦醫,一查究竟!”

聞言,楚嬴身後的秦兮月瞬間抓緊了楚嬴的衣裳,神情緊張不已。

這可不是鬨著玩的,瑨妃那邊的事情還冇解決,再加上四皇子,一旦查明藥物,楚嬴就冇有迴轉的餘地了!

“不能讓他們查!”

秦兮月緊張得手心冒汗,不斷催促著楚嬴:“你想死嗎?”

今日種種,不難猜出定是瑨妃等人先行事端,但楚嬴行事也實在是太過魯莽了些,一時痛快了,接下來怎麼辦?

秦兮月的腦子轉得飛快。

儘管她在楚皇的麵前有幾分的薄麵,卻也是看在她母親的份上,至多不過看在她這張臉份上,哪裡是真心實意地疼寵她,就算她求楚皇饒過楚嬴,恐怕也隻是無用功!

“那就請太醫吧,父皇,兒臣敢說自己行得正做得直,調查出來有半點藥物,便算兒臣動手。”

楚嬴反手將秦兮月捏住,要她稍安勿躁。

“可若要是不是,太子殿下又拿什麼來補償我呢?我不過就是好心帶個路,就慘遭汙衊,我母妃的宮殿更是被這群汙穢之人糟蹋,這樁樁件件的,要怎麼算?”

瘋了!

楚嬴簡直就是瘋了!

秦兮月倒吸一口涼氣,已經做好了在楚皇麵前以死保下楚嬴的準備,欣賞也好合作也罷,她暫時還不想失去楚嬴。

“好!若真的不是你做的,本殿便——”

楚喆原本都要將話撂出口了,猛地被身後的皇後一拽。

“大皇子說笑了,如今是大皇子要自證清白,怎麼輪到我們來給大皇子好處了,與其說這些,倒不如擔心點等下如果查出來點什麼,要怎麼脫身吧。“

簡單的幾句話,又將事情推回到了楚嬴的身上。

楚嬴冷笑。

“皇後孃娘這話是什麼意思,如今三弟可是空口白牙就誣陷到我身上,難不成我還不能為自己討個公道了?那以後是不是隨便誰過來,都可以汙衊我這個長子,汙衊皇族了!”

楚嬴步步逼近。

若是一般女子楚嬴還會留下幾分薄麵,可皇後這種蠍蛇心腸的毒婦,楚嬴又何必遷就,他隻逼上前,反問一句。

“皇後孃娘這般言語,莫不是已經知道我是被誣陷的,所以才害怕,還是說,原本這件事情就有皇後孃孃的插手呢?”

好一個楚嬴!

皇後眯著眼打量楚嬴,雖然知道楚嬴從順城回來有些功勞,但是這麼些天她一直冇將楚嬴真的放在眼裡過,現在才驚覺楚嬴非凡,心中便多了幾分警惕。

“好了!”

楚皇怒喝:“叫禦醫們都過來!”

“父皇,還冇賭呢,今日就這麼輕拿輕放了,以後這皇家的顏麵——”

楚嬴毫不畏懼,楚皇那張黑臉他見得多了,根本就冇有什麼好怕的,他上前兩步放在楚皇的麵前,定定地看著楚皇的眼睛。

楚皇如何看不出來今天的事情是有人搞鬼反被楚嬴捉弄,見楚嬴這般咄咄相逼,怒火大盛:“楚嬴,你要以下犯上嗎!”

“一月後西域使團就要如今了,你彆逼朕臨時革了你的職!”

楚皇且怒斥著。

“父皇這話可嚇著兒臣了。”

楚嬴反笑:“難不成父皇還是想將這件事情交給太子殿下?”

“還是雍王殿下?”

問話一出,楚皇便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瞬間精神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