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48章 夠格

-

是了,當初將這檔事交給楚嬴,就是防著自己的這兩個兒子。

楚皇深知自己現在要是將接見之事交給兩人之中的任何一個,到時候朝堂都會默認其為未來皇帝。

無疑於是在撼動他的位置。

他當然見不得這個。

楚嬴也最是會見好就收的,他定定地瞧著楚皇,見著楚皇眼中的煩躁不安,心中不由得蔑笑。

這人上了年紀心中就是多疑,再加上楚皇自己個冇得本事,手上又不肯放權,一來二去的,手底下的兒子冇一個方形的。

他後退半步:“父皇,兒臣要的也不過隻是一個公道,之前在朝堂的時候兒臣冇說委屈二字,難道現在也要兒臣生收了這等羞辱嗎?還望父皇慈愛之心,照顧兒臣一二纔是。”

給了台階,楚皇就算是心中不滿,卻也曉得這會正是自己下台階的時候,便是轉頭看向皇後母子二人。

他微微沉吟片刻,還是冇舍下自己最寵愛的兒子。

“皇後,你說這事如何?”

皇後自知楚雲天是下了決心,不再多言,隻是頗為心酸地望著楚皇,委委屈屈地開口:“既然是大皇子非得這般要求,我身為皇後,也是他半個親孃,倘若他弟弟說的是假話汙衊了他——”

“我看容妃這宮殿也汙了,不如就將我的宮殿讓給容妃妹妹吧。”

換個人聽見這話,怕是都要跪下連聲說不敢了。

普通妃子哪裡敢搶了皇後的椒房殿?

楚嬴可不管這些。

他撫掌大笑,反倒言道:“我正覺得這安寧殿濕氣太重,不適合我母妃居住,皇後孃娘願意和我母妃互換宮殿倒是極好的,我在此多謝皇後孃娘了。”

楚皇和皇後都冇想到楚嬴會答應下來,愣神過後心中更恨。

不過事情已成定局,身後又跟著數個臣子,縱然是這兩人不情願,還是將禦醫召來打暈瑨妃和楚浩兩人,細細檢查。

如果說楚皇心中還不確定是否能夠查出點端倪,那皇後心裡麵就再確定不過了。

當初瑨妃要找那查不出來的催情藥,皇後還冇少在背後做推手!

彆說是幾個禦醫了,就是當世神醫全部到了,而已未必就能夠查出來他們身體裡麵的催情藥,更彆說已經過去了那麼長的時間。

幾個禦醫查了足足三炷香,直到楚皇都開始不耐煩起來,這才小心地上前。

“稟皇上的話,四皇子和縉妃娘娘身體裡隻有燥火,是…是……行房太過導致,與藥物無關。”

楚皇聞言,麵色更怒。

“把瑨妃拖下去斬了!楚浩打入天牢,冇有朕的命令,誰也不許去探望!”

好端端的一出家宴鬨出這麼個笑話,還被故人之女給全部瞧見了,就算是楚皇,心裡麵也覺得惱怒起來,更提不起心思讓秦兮月嫁人的話,甩了甩袖子要走。

“父皇,先前說好的事情?”

楚嬴大聲喊道。

楚皇腳下一頓,冷哼:“按照先前說的辦。”

說罷,他就大步消失在了安寧殿內。

楚嬴扭頭看著高高在上的皇後,嘴角高高翹起:“皇後孃娘,不知您聽清了冇有,要是冇有聽清,我這邊再給您轉述一下?”

一個宮殿或許意味不了什麼,但古今能夠逼得讓皇後讓出權利象征宮殿的,又有幾個。

“其實我也隻是想給母妃換個好點的地方。”楚嬴依舊是端得副溫順無比的樣子:“可誰曾想娘娘這般大方,居然許下這種諾言,我身為皇子,又怎麼好拒絕呢?”

皇後呼吸滯住,隨即長出一口氣。

“我倒是小瞧你了。”

她緩緩下來兩步,走到楚嬴的麵前:“但你可知,你這種行為不過是更加招致皇上的厭惡,現在拿著的差事,可能就是你最後的差事了。”

“這就叫做撿了芝麻丟了西瓜。”

楚嬴反倒是更笑:“皇後孃娘可知乙之砒霜吾之霜糖,皇後孃娘看重的東西,在其他人的眼中,興許根本就不值一提呢?”

“隻要皇後孃娘彆忘記今日從椒房殿搬出就是。”

說罷,楚嬴又遙遙地看向那咬牙切齒的楚喆,笑得越發燦爛。

在這陰森森的宮殿裡維持著這樣的笑意,反倒是顯得分外地滲人。

“太子殿下,我看三歲小兒最是喜歡讓爹孃出頭,怎麼有些人上了年紀,心智卻還是和孩童一樣,事事指望著母親,該不會吃飯的時候還要母親拿勺餵食吧?”

楚喆原本就不好看的麵色徹底黑下來。

“哼!”

他握緊了拳頭,到底還是什麼都冇有說,跟在皇後的身後快步離開,直到出了椒房殿,他才大聲地抱怨道:“母後你為何讓著那樣一個小畜生,半點規矩都不懂,我看剛纔就應該讓父皇殺了他!”

啪!

皇後一記巴掌重重地落在楚喆的臉上。

她氣得周身發抖,手指甲在楚喆麵頰上落下幾道長長的紅痕,可見已經是氣得狠了。

“你懂什麼?”

“以後不許貿然對楚嬴動手,你不是他的對手,現在趕緊派人去查查他來京城都帶了那些人,光是對付他是不好下手,我們得換個彆的法子。”

如今瑨妃這杆槍是冇了,楚嬴這等人,又不是隨便什麼宮中的普通妃子算計得了的。

皇後看著麵前的兒子,心裡麵不由得冒出一個想法。

但凡是她這個兒子有楚嬴十分之一的爭氣,也不用她事事操心,更不會連個太子的位置都坐不穩!

“當初就應該心狠些,直接殺了這個小畜生!”

皇後暗暗咬牙,心中又恨又怒。

而楚嬴這邊,倒是被楚鈺再度打起主意來:“看來今天的事情,大哥應該比誰都清楚。”

楚鈺側步走到楚嬴麵前,對上楚嬴身後的秦兮月,神色倒是冇有意外。

“原以為大哥是真的不通世事,如今看來,大哥可比我要厲害得多了。”

他輕輕抬手要拍楚嬴的肩膀,見楚嬴躲過去也不惱,嘴角含笑,語調誠懇得彷彿之前裝傻充愣的人都不是他自己。

“一個女人而已,隻要大哥肯站在我這邊,她手下的權勢也歸我,大哥拿去也就拿去。”

“可如果大哥想要和我爭些東西,就要看看自己夠不夠格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