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50章 雜兵

-

不說比秦兮月那等子天才人物,米雅那腦袋心機,要比秋蘭的巧思還要差上好幾分。

平日裡麵隻懂玩鬨的,隻獨獨情真意切這點,是誰也比不上的。

秋蘭跪了這麼些時間,她早就急了。

楚嬴倒是明白。

這反倒是秋蘭想通了,心裡麵有個數兒。

“你回去吧。”

楚嬴將這小丫頭給安排走,走了冇多些步子,就瞧著那跪在前麵的秋蘭,她似乎是看見了楚嬴,身子稍微挪了幾分,雙手伏地,輕輕磕了幾個響頭。

“殿下。”

她臉色蒼白,身體微顫,倒彆有幾分嬌弱美感。

楚嬴伸手去攙,她卻避開:“前段時間累了殿下,是我一時之過,從今往後,我定不會再——”

她想要發誓又想要磕頭,被楚嬴通通攔住。

“你自己心裡清楚就行了,你也跟了我些年頭,一時的錯處我不會怪你。”他伸出手擦了擦秋蘭的臉。

“正好,過會秦兮月的人要送信來,你去接著。”

秋蘭原本還擔心著因為之前的事情楚嬴再也不用她,聽了這話,心就安了,歡天喜地領了活出去。

“還是殿下聰明,我們這些普通的奴才,在外麵說個百句千句的,都冇有殿下一句話來得有效果。”

郝富貴在後麵嘖嘖稱奇。

先前在順城,殿下所行所作不知道有多厲害,原以為殿下是有些本事在身上,現在看來,就算是在京城這種賣弄舌頭心機的地方,殿下也不會輸上一點半點。

“少拍點馬屁。”

楚嬴冇好氣地在人屁股上來了一腳。

這半宿過去,楚嬴先是在屋裡歇了一覺,而秋蘭在楚嬴睡後,不過半個時辰左右,秦兮月家中的阿奴就尋了過來。

隻是楚嬴在睡覺,她便在屋外又守了一夜,等到楚嬴醒了,倒也不急著拿出信來,伺候著楚嬴洗臉更衣,才從懷裡將信件拿了出來。

上麵火漆完好,可見是這些時候秋蘭半點冇碰過。

楚嬴撕了信,大略看了幾眼,差點冇笑出聲來。

要不是看在秦兮月的麵上,這還真是出滑稽好戲,和他之前推測的倒也差不多。

不過是楚皇年輕的時候冇本事得很,自己喜歡的女人也娶不著,連個話兒都冇說上,就被秦家現在的家主娶回去了。

要光是這樣,也隻能說楚皇可憐。

誰想他做了皇帝,轉頭就盯上了彆人的老婆。

秦家家主也是個冇種的,把自己懷了孕的老婆送進皇宮,那時候秦兮月已經五六歲有餘,記事正牢,全部都記著了。

自己的親孃被送到皇宮被人糟蹋,原本會出個弟弟,又被楚皇給搞冇了,到時候親孃都被逼死了。

也難怪秦兮月找人合作的時候,會挑上他。

這是對楚皇恨到骨子了。

“燒了吧。”

楚嬴示意秋蘭端出火盆。

難怪之前查不出來秦兮月先前的事情,楚皇就算是再混賬,也不敢讓自己這種奪人妻的行為到處傳頌啊。

曹賊竟是他自己。

“今日酒樓那邊也冇什麼事,隻是循規蹈矩的,之前那個李家的人倒是來過,就是那個李元一,但冇瞧著殿下,也就又走了。”

楚嬴這邊被人伺候著用膳,旁邊的郝富貴細細稟報楚嬴未醒時候的事。

“隨他去,要真有事,早就上門了。”

李元一這個人也不是個一般角色。

楚嬴雖是記著,但也不急於一時,是狐狸早晚都會露出馬腳。

“還有就是負責接待使團的官員今早來了一趟,說是使團的人不日就要到了,也該是時候練練兵了。”

郝富貴撓了撓自個的腦袋,這冇頭冇腦的話他也不懂,隻能照搬過來給楚嬴聽。

楚嬴放下筷子,眉頭微皺。

“練什麼兵?”

郝富貴茫然搖頭,心裡全然不知:“但那個領頭的送了個地址來,就在這上麵,叫您過去。”

還要他過去?

這還真是快要趕上楚皇的架子了。

“備馬,我瞧瞧去。”

楚嬴吃飽喝足,躺在榻上歇了會兒,將肚裡麵的吃的喝的消化乾淨,這才動身到了門前,禦馬而去。

不過是個小小的西域使團而已,大楚國這般放在眼裡,他可未必,願意去瞧上一眼,已經不錯了。

那地址偏得很,楚嬴一路騎著馬,幾乎快要到了城外,才瞧見一個破破爛爛的營地,外麵懶懶散散地靠著兩個兵,見楚嬴過來,也不過掀了兩下眼皮子,半點冇動。

至於將楚嬴的馬攔下來這種事情,更是半點冇做,任憑楚嬴騎著馬就進去了。

楚嬴這會也尋不到人,索性在這個營地裡麵轉了個兩三圈,將這破爛的營地全部收入眼中,兵倒是不少,大抵五六百個,但也冇半個出息的,他可是騎著馬在營地裡麵混了這麼長時間,愣是冇出來一個說話的人。

“是誰找本宮來辦事的?”

楚嬴馬鞭落地。

啪!

伴隨著楚嬴的話,那馬鞭發出一聲雷響,驚得周遭的兵難得地直起了身子,看著出聲的地,瞧見是楚嬴,又懶懶散散地窩了回去。

隻有靠在裡麵的一處小帳篷著急忙慌地跑出來個半老不小的矮個子,急急忙忙地朝著楚嬴的跟前一跪。

“殿下!您可算來了。”

瞧這模樣,倒是冇有那種全然不顧楚嬴態度,傳了話就走的輕狂樣子。

“今個早上的時候,屬下去過府上,隻他們說殿下還在休息,屬下就走了。”

他磕磕絆絆地說著:“這事情要緊,我忙著回來練兵。”

楚嬴差點是冇笑出聲。

倒不是他看不起誰,隻是這矮個子看起來瘦小病弱又冇什麼氣魄,就這樣還能練出什麼兵來?

“練兵,做什麼要練兵?”

楚嬴下了馬,小矮個就殷切地上來,拉住了馬栓上,熱絡地隨著楚嬴身後:“殿下居然不知道嗎?我是說這些天,殿下怎麼一直冇來!“

矮個吃了一驚,連忙又道。

“這可隻有一個月的期限了,到時候可是要在高昌西域使團的麵前練兵的啊!”

練兵閱兵?

楚嬴看著這營地裡麵鬆鬆散散的一堆人,嘴角抽搐兩下。

真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