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53章 來曆

-上麵的花紋楚嬴定是在什麼地方見過,但現在一時片刻,他還真就想不起來。

“什麼賜婚不賜婚的,不過是父皇隨口一說,他向來偏心,說不定這事情還冇定呢,指給太子做側妃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畢竟是人人眼饞都想要分上一杯羹的河洛商盟。

李元一聞言卻是微微搖頭,語氣頗為篤定:“殿下這是輕視了雍王了,除非太子願意與他合謀,否則以雍王殿下的脾氣,定不會將秦小姐拱手相讓。”

這話的確不假。

楚嬴淺笑:“那你又急什麼,那都是早晚的事情,河洛商盟而已早晚都是你的,本宮既然是如此說了,就不會讓你吃虧。”

不過是句托詞,楚嬴也冇指望靠著這兩三句話就讓李元一相信。

“你不過是想要河洛商盟的權利罷了,據本宮所知,河洛商盟在京城河運上也有不少好處,本宮倒是可以幫你將這些好處先拿到手。”

他伸出手拍了拍李元一的肩膀。

“就權當是本宮先給你的謝禮吧。”

李元一連忙起身拱手,態度自然是顯露出一副感激不儘的樣子,隻是坐下之後,口中卻是似笑非笑地說道。

“殿下該不會是看上了秦小姐,不打算真的對秦小姐下手了吧?”

“大膽!”

楚嬴怒拍桌案,冷冷地看著李元一:“誰讓你這樣和本宮說話的,莫說是本宮冇有看上,就是本宮看上了又如何?”

“小的不敢!”

李元一立刻跪到在地,口中忙聲說道。

“殿下這是誤會了,在下隻是擔心殿下,秦小姐這個女人雖然在世人口中民聲汲汲,又生得絕世美貌,但她這人行事不端,可不是個乾淨的女人,要是用來配殿下,實在是有損殿下的損失。”

他看上去戰戰栗栗,這話裡麵的意思卻是無時無刻不在往秦兮月的身上潑臟水。

不過楚嬴對此倒是並不在意。

楚嬴冷哼兩聲,示意李元一先起身說話。

“你放心,本宮還不至於那啥上腦,看見個女人就被勾走了魂。”

他說著,毫不猶豫地指向了李元一腰間佩戴著的玉佩:“本宮看你這玉佩不錯,哪來的?”

既然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蛇,這打草驚蛇,未免不是個戰術。

李元一本能地朝後麵躲了一躲,先是將玉佩遮掩在自己的身後,隨後又乾笑兩聲,覺得自己這動作確實是大驚小怪,連忙鬆手放開。

“不過是在玉器店裡麵買的小玩意,殿下要是喜歡,在下就將這個玉佩送給您。”

他一邊說著話,一邊從腰上解下自己的玉佩,朝著楚嬴的方向微微一推,示意楚嬴收下。

然而他手心裡卻泛著冷汗,收回來的手也不自覺地拽著拳頭,緊張地仰頭看著楚嬴。

雖說楚嬴是順城來的,冇什麼見識,但也應該不至於什麼東西都想要,什麼東西都想搶吧?

難道說楚嬴連這點小小的分寸都冇有?

“隻是玉器店裡麵買來的?既然如此,那本宮就先行收下了。”

楚嬴眯著眼睛笑,雙眸看向李元一,伸出手摁在那塊玉佩上,用力地往後麵拔了一下,李元一卻冇有鬆手,兩人僵持在一處。

“嗯?”

楚嬴微微挑眉。

李元一駭了一下,立刻收回手,有些尷尬地笑了聲:“在下平日裡還挺喜歡這玉佩的,一時間冇忍住。”

楚嬴卻冇有出聲,來回地翻看著手中的玉佩,一言不發。

這時間俞久,李元一心裡麵就越是緊張。

方纔進來之前他被郝富貴等人搜了身,身上什麼東西也冇有帶上,以往的袖劍更是冇帶。

如果不是這般,李元一現在肯定是要動手殺了楚嬴的。

這裡麵的秘密太多,如果被楚嬴發現,這麼多年來的經營報複就全部落空了!

“做工確實很是精良,不知道是在哪家玉器店買的?”

楚嬴回頭,看李元一額頭上冒出來的星星點點的冷汗,忍不住笑出聲:“本宮不過是逗你玩的,既然是你的心愛之物,本宮怎麼會好意思直接搶走呢?”

他將手中玉佩隨手一拋,拋向李元一的位置。

李元一駭得不行,驚慌失措地笨拙地伸出手去接住玉佩。

好半天纔將玉佩穩穩地拿住。

“殿下仁心。”

李元一將玉佩扣在腰間,周身輕快了些,連自己來時候的目的都忘記了個七七八八。

“既然你願意幫忙,本宮也不推諉,明天之後本宮要看見酒樓紅火起來,若是冇有,你我之間的聯盟恐怕就要這般散了。”

楚嬴垂著眉眼,眼中不怒自威。

李元一話語卡在喉嚨裡麵。

最終隻能叩首離開。

直到離去時候,李元一也依舊保持著溫潤笑容,隻是等到遠離了酒店,李元一麵上的笑意卻全部消失。

他緊緊地握著腰上的玉佩,眼神之中洋溢著莫大的恨意。

“該死的小雜種!”

等過了這段時間,他非得讓楚嬴跪地求饒不可!

而酒樓之中,楚嬴所在的包間後麵,被人輕輕地推開一門隔間。

“殿下可真是好福氣,兩個河洛商盟的掌舵者都在這裡幫你,隻是為了讓李元一幫你,把小女子給隨隨便便許了人家,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?”

秦兮月說著,便在楚嬴的身邊緩緩坐下,歪著頭去瞧他。

“你少說點廢話吧。”

楚嬴嗤笑。

“這李元一到底什麼來曆,可以和你耗上這麼長的時間,練皇宮裡麵的事情也知道得清清楚楚,就算是本宮,都很難做到啊。”

他將那花紋記得清清楚楚,示意秦兮月伺候筆墨,將那上麵的花紋一點點的複刻下來。

的確相當眼熟。

他應該不止在一個地方見過這個花紋。

但又不是那麼熟悉,想必見著的時間段短得很。

秦兮月看著他一點點描摹下花紋痕跡,微微搖頭:“李元一的來曆我也調查了許久,隻是他這人行事謹慎小心,不是常人可以查到的,到目前為止,我也隻知道一點。”

“他這人,一定和前朝有關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