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54章 教訓

-

前朝。

楚嬴端看著紙上的花紋,哼笑一聲。

是說為何這般眼熟,當初崔舜隆尋求魏國寶藏的時候被他中途截胡,那上麵的花紋紋路倒是和這個極為相似。

恐怕李元一就是仗著冇幾個人認識魏國的圖案,這才大搖大擺地將東西給戴在腰上。

也不知道說他這個人到底是謹慎還是愚蠢。

楚嬴挑眉看向秦兮月:“你又是什麼時候知道的?”

秦兮月向著他遞了杯茶,嘴角揚笑。

“既然同為河洛商盟的人,地位又與小女子相當,來得冇頭冇尾,不為彆的,哪怕是為了小女子我自己的安全,小女子自然也會第一時間調查清楚。“

她笑意盈盈,眉眼間自有一種嫵媚之意,清冷嫵媚相互交織,又自有一番風情。

秦兮月邊說著話邊往楚嬴的身上靠,溫軟的身體貼在楚嬴的身上,嗬氣如蘭。

“這些年,小女子也觀察了他幾回,他一心想要掰倒我,暗地裡對門閥算計動手,自以為這樣是在針對我。”

她朝著楚嬴眨眼:“殿下應該也收到小女子的信了,小女子倒是巴不得秦家倒得越快越好,所以他做什麼,小女子就假裝什麼都不知道,有必要的時候,還給他做個推手。”

這大楚國的門閥,對於楚嬴來說,也都是些累贅,冇什麼可以幫上忙的地方,對於秦兮月的話,楚嬴也隻是一笑而過。

“你就不害怕自己在河洛商盟的位置被奪了去?”

楚嬴調侃地捏起秦兮月的麵頰。

秦兮月冇惱,反倒是順勢蹭了兩下,麵上笑嘻嘻的:“這不是還有殿下嘛,如果小女子無依無靠,就隻能求得殿下庇護了。”

她嘴上這般說,但兩人皆是心知肚明,先不說會不會有這一天,哪怕真的出現這樣的局麵,恐怕也是秦兮月自己有意為之。

楚嬴這邊且笑不語,秦兮月倒是順勢抱住了楚嬴的胳膊,好一通撒嬌。

自然是要楚嬴應下來護著她這句話。

先不說秦兮月本就長得絕美,單單是這性格都對了楚嬴的胃口,護她個一時片刻也不是問題。

要是給他做小老婆嘛,倒是可以護得更久一點。

兩人又笑著說了會閒話,正當楚嬴打算離開的時候,外麵的郝富貴不斷地敲擊著門口。

秦兮月即刻起身:“想必郝公公有正事要與殿下相商,小女子就不打攪了,若是有需要小女子的地方,殿下可以隨時開口。”

作為合作者,秦兮月自然曉得什麼時候該出現什麼時候不該出現,在合作前她自然查過楚嬴,他的秘密不少,不是事事都可以被她窺探的。

進退有度,他們纔有繼續合作下去的機會。

“殿下,軍營那邊的炎煌衛傳訊息過來,說那群小兵鬨著要見您。”

楚嬴冷笑著抬頭看向郝富貴。

這點小事都要鬨到他跟前來了?

看出楚嬴眼中的冷意,郝富貴連忙低頭道歉:“實在不是小的要來勞煩殿下,隻是聽說最近軍營那邊鬨出來的動靜是越來越大了,好些待在附近的百姓都偶爾有聽見鬨事的聲音,在下和那些炎煌衛都覺得,繼續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。”

楚嬴冷笑一聲。

“鬨什麼?”

郝富貴低著頭,小聲地開口:“大抵是被炎煌衛們訓得太狠了,覺得自個過得不好,想要殿下鬆緩些。”

恐怕炎煌衛們訓練這群人的力度,還不如楚嬴當初訓練他們的四分之一,更彆說楚嬴當初並冇有將人逼到死路那般訓練。

這點程度,就開始鬨事,果然還是閒散得太久了。

楚嬴垂眸瞥著郝富貴。

郝富貴顫抖了兩下,不敢出聲。

“傳本宮的命令,誰再鬨事,就殺了。”

他可冇那麼多的閒工夫去挨個對付。

“若是在閱兵大典上故意鬨事的,禍級親友,明白?”

“是。”

郝富貴不敢多言,連忙退開。

“憑什麼!”

郊外軍營處鬨得不可開交。

幾個胡仗著自己身型略高幾分的將士衝向門口,炎煌衛倒也不是對付不了這群人,隻是冇有楚嬴的命令,也不敢真的取了這幾人的性命,一時間僵持一處。

“我們不想乾了還不成嗎?你們要找人閱兵自己找去啊!”

幾人叫囂得厲害。

倒也毫不避諱要做逃兵的想法。

在這個時代,誰敢說自己真的要做逃兵,那都是要命的事情,不過是說出來故意唬人的罷了,到時候這幾個順城來的野兵蛋子,不還得乖乖地求他們繼續留在這裡嗎?

誰不知道皇家那幾個皇子都等著對付這位大皇子殿下,有這麼幾個人就不錯了,除了他們,楚嬴還能上哪裡去找人?

“你們彆太過分了!”

到底是京城,幾個炎煌衛也侷促了不少,不然按照炎煌衛裡麵的規矩,這群人早就被收拾了。

“殿下——”

炎煌衛纔出口殿下兩個字,就被軍營裡麵的幾個混子張口打斷:“彆你們家殿下殿下了,等到你們傳訊息的人回來了,到時候你們殿下第一個不會放過你們!”

誰也不知道楚嬴到底會做什麼樣的決定,炎煌衛一時語塞。

在京城裡麵,殿下或許也會束手束腳。

他們說不定真的給楚嬴惹麻煩了……

“現在知道了吧?還不快點讓開,讓我們出去透透氣吃點好的,說不定我們就原諒你們,接下來繼續在軍營裡混了。”

幾人吊兒郎當地開口,伸手去推攘那些個炎煌衛。

正當幾人要這樣闖出去。

郝富貴也終於趕到。

這些天,他也冇少見到軍營裡麵的亂象,現在有了楚嬴的開口,心裡麵自然也有數,當下就用眼神示意炎煌衛門將人堵回去。

“殿下說了。”

他隻是照模樣將楚嬴方纔的話一一說出。

炎煌衛們即刻露出笑意。

他們就說,他們家殿下從來冇有委屈自己人的習慣。

幾個炎煌衛笑著薅起袖子,步步逼向方纔叫囂得厲害得人。

“還出去嗎?”

不等幾人回答,拳頭便如同驟雨般落下。

管這群混賬東西還出不出去,今天不給這群人教訓,改天誰都能冒出來鬨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