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55章 謀算

-楚嬴一道令下便處理好了軍營的雜事,而軍營這邊也在炎煌衛的教訓時下老實不少。

有幾人本著炎煌衛肯定不敢對他們出手的想法硬是朝外麵衝過一次,險些被炎煌衛生生打死,不免老實了不少。

倒不是炎煌衛有多殘暴,隻是這群人從來不肯老實,殺雞儆猴罷了。

至於如果真的有一兩個人出事,到時閱兵頂不上。

炎煌衛們也不介意冒名頂替個一兩天。

之所以冇有真的將人以軍法處死,不過是看在楚嬴說了儘量不要真的奪人性命的份上。

儘量兩個字有太多的活動空間。

想要對付他們,炎煌衛手頭的法子也不少。

這邊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,而次日,李元一也如約給酒樓帶來了客人,但這一次,他反倒是選擇了消失,並冇有藉此來向楚嬴邀功。

楚嬴的安民樓就此在京城紮根。

“李元一那個傢夥,想必現在已經到秦家了。”

楚嬴坐在酒樓最高的隱秘處,挑眉看向麵前替自己處理酒樓賬本的秦兮月,托著腮嘴角微勾。

“你就在我這裡待著,不回去看看?不怕李元一給你使絆子?”

他這句話說完,秦兮月這才抬起頭,原本姣好的麵容多了幾分疲憊,她無奈地將手中的賬本推向楚嬴,輕輕歎氣。

“小女子倒是想要回去看看,就是不知道殿下這麼多的賬本,能不能給小女子這個機會了。”

原本河洛商盟裡麵的大小事就要由秦兮月來處理,有阿奴等人的幫忙也倒還好,畢竟她身為掌舵者自然不用事無钜細,樣樣照看,可或者安民樓又不歸屬河洛商盟之內,楚嬴這邊的人不是大老粗就是對生意一問三不知——

楚嬴倒是頗有本事,安民樓要是由他來打點照料,和她秦兮月比也不會差,說不定會更好。

但偏偏,楚嬴半點不動,全賴在她這個合作商的身上了。

“瞧你這話說的,要是真有事,今天也不是不能放你的假。”楚嬴靠在椅子上笑出聲。

秦兮月要是想回去,早就說自己要回去了,哪裡還會拖延這麼長的時間?

“算了,不管他們要做什麼。”

秦兮月抬起毛筆,衝著楚嬴點了兩下,墨水到底還是冇有落在楚嬴的臉上:“反正到時候惹出了小女子對付不了的麻煩,就勞煩殿下全盤接受了。”

“這麼一聽,我倒是很虧啊。”

楚嬴搖頭,用力地掐了把秦兮月的臉頰,嘴角翹起:“看在你幫了我這麼多忙的份上,勉強答應。”

而此時李元一正坐在秦家大堂的椅子上,眸光定定地看著秦家家主。

“秦家主,方纔在下說的話應該已經很明白了,這中間到底要怎麼選,還是看你了。”

李元一摩挲著手中的玉佩,語氣之中含著一絲絲的冷意。

“秦家家主的位置,你坐得越穩將來就死得越快。”

秦林聞言,哆哆嗦嗦地捧著茶,喝得格外小心。

方纔聽見了這麼多的事情,對他這種慫包的心態打擊自然不會太小,當初他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,保住自己這條性命,為了榮華富貴,連自己的求來的娘子都可以送給皇帝。

一個女兒,算得了什麼?

“你又什麼證據證明兮月想要害我?”秦林聲音顫抖著開口。

李元一冷笑一聲,摩挲玉佩的動作停住,冷目掃視秦林:“你還需要證據?你自己的女兒,難道你自己的心裡麵冇數不成?你乾的事情,這麼多年下來,就冇有擔心過?”

正中死穴。

秦林當場愣住,握著茶杯不吭聲。

“可是她要是嫁進皇家,不是對我更為不利嗎?”秦林連忙問道。

“蠢貨!”

李元一的脾氣已經按耐不住。

原以為那楚嬴是個蠢貨,冇有想到這真正的蠢貨是秦林這個東西,想要掰倒秦兮月居然需要和這兩個蠢貨合作,想想就讓他噁心。

“皇帝不也想讓秦兮月嫁進去,你滿足了他的**,到時候河洛商盟落到二皇子手裡,二皇子自然也是要領情的,誰動得了你?”

“至於你的女兒,重新變回一個普通女人,又怎麼對付你?”

秦淩聽完,心中倒也是覺得頗為有理,連連點頭,隻是忍不住又出口問道:“既然是這樣,對你又有什麼好處?”

他知道自己或許並不聰明,但還冇有蠢到以為彆人無條件地幫他。

如果真的冇有圖謀,反倒是讓他不安了。

李元一卻隻是連連冷笑。

半晌才緩慢開口。

“你彆以為我那麼好心免費來幫你,如今河洛商盟在秦兮月一個女人的手裡,名存實亡,我雖然同為河洛商盟掌舵者,卻根本冇有權利,倒不如分給皇家,到時候我反而實權在握。”

他冇打算真的和秦林合作,隻是隨意敷衍。

依著秦淩的智力,他也不覺得秦淩能夠想明白。

果然,正如李元一所想的那幫,秦林聽完這段話反倒是鬆了口氣。

他放下茶杯,連忙坐到了李元一的旁邊,忙聲問道:“那依你的想法,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?我看秦兮月那個丫頭,冇那麼老實嫁人。”

“一個女人,你還怕她不嫁人?”

李元一厭惡地皺著眉頭。

“你現在將秦兮月從外麵叫回來,我自然有我的辦法。”

秦林現在對李元一的話是無比聽從,當即叫來門房四下尋找秦兮月的蹤跡。

找不到秦兮月,還找不到阿奴嗎?

雖說阿奴也是極其不喜秦家,但秦家傳令秦兮月回去,她也不能瞞而不報,懷揣著不滿進了安民樓。

“需要本宮和你一起回去嗎?”

楚嬴聽著阿奴的彙報,抬眼看向秦兮月。

秦兮月微不可查地歎了一聲。

“就不麻煩殿下了,如今高昌西域使團已經進入邊境,不出意外的話,楚皇應該會在半個時辰之內召集殿下準備接見的事宜。”

“小女子這點小事,自行處理便是,耽誤了殿下的大事,反倒是小女子之過。”

她說完,整理好手頭的賬本,一一放在楚嬴的麵前。

“這些賬目小女子也已經清理完畢,至於資訊上的處理,向來殿下也不需要小女子插手,所以小女子已經移交給了郝公公,這便告辭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