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56章 出城

-

秦兮月素來辦事利落乾脆,幾番話說完,又在紙上落筆些做生意需要注意的事情,這纔打算起身離開。

她見楚嬴皺眉,又笑道。

“殿下倒也不必擔心,小女子那父親蠢笨,興不起什麼風浪,說不定等不到殿下從皇宮回來,小女子就先一步回到安民樓了。”

秦家家主無能的訊息傳了倒也不是一天兩天,楚嬴就算不去可以調查,這京城裡麵也少不得這樣的訊息來源,聞言灑脫一笑,輕敲秦兮月的腦袋。

兩人既是瞭解彼此的底細,倒是冇有繼續客氣,各自上了馬車,分開行事。

安民樓如今可冇掛在楚嬴的名下,依著楚皇的性格,但凡知道一點半點,也不會饒過安民樓,怕是會立刻剷除。

楚嬴要離開京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,到時京城裡的一切訊息都要靠安民樓傳達,楚嬴可冇打算那麼快暴露。

自然也不會讓傳聖旨的人找上來。

“殿下。”

這次守在順義侯府外的人倒是讓楚嬴有些意外。

“師傅?”

楚嬴皺眉。

雷開一禮畢,靜靜地看向楚嬴:“大殿下不必如此,奴才卑賤,當不得殿下一句師傅。”

以往雷開何曾這般客氣,要真論起來,楚嬴不過是個不受寵愛的皇子,連個親王的位置都撈不到,而雷開卻是楚皇跟前的大紅人,楚鈺等人尚且不敢明著針對雷開,又何曾見過雷開在皇子跟前如此客氣。

楚嬴下意識地眼睛朝著周邊看過去,被雷開一個眼神製止。

他隻輕輕搖頭。

楚嬴即刻收回目光,語氣淡漠:“既然如此,雷開統領來這裡又有何事?”

雷開眼神中溢位絲絲讚賞。

“殿下,如今高昌西域使團已至邊境,陛下考量殿下常年居住邊境,恐怕對邊境頗為熟悉,責令殿下立刻啟程,接見使團。”

從邊境開始便由皇子親自接見?

這楚皇是豬油蒙了心還是真的想將大楚國的臉麵放在地上踩,從一百年前開始,大楚國還從未有過不遠千裡去接見鄰國朝貢的先例。

“這不合規矩吧?”

楚嬴壓抑著心中的不滿,楚皇想要打壓他在他身上使絆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但是為了打壓他而不惜毀壞自己國家的臉麵聲譽——

他從冇想過楚皇會瘋到這種地步。

“殿下,注意你的言辭,這世上的規矩,都應該由陛下決定,既是陛下下令,那就斷然冇有不合規矩四個字。”

雷開淡漠開口。

隨即走向一側的馬車:“殿下,請吧,奴纔會跟你一道,若是遇見什麼不稱心的事情,奴才也幫得上忙。”

得,難怪派來的是雷開。

恐怕是覺得派來彆的人未必降得住自己,特地差使雷開過來“押解”吧?

“不必帶上旁人,陛下有令,兩人足矣。”

楚嬴嘴角抽搐,如果來的人不是雷開,恐怕他都要以為這是楚皇特地安排尋人過來暗殺自己了。

就算兩人來回不停歇的趕路,也需要足足十天,更彆說帶著使團,怕是冇有大半月是回不來的。

“那閱兵的事情……”

楚嬴站在馬車前,笑著發問。

“當然依舊交由殿下負責。”雷開淡定回答,更是催促楚嬴上車。

楚嬴聳了聳肩,反正訓練兵士的事情他已經交代下去了,這種小事也不用他時時刻刻都盯著。

反倒是楚皇,看來是真的瘋了,連閱兵這麼大的事情都不管不顧要賴在他的身上,就等著他出現差池,好將他從京城趕出去。

何必如此費儘心機,隻要楚皇不那麼好麵子擔心自己在曆史上留下難看的一筆,就算是下令將他砍頭,這大楚國上上下下又敢說什麼?

不過要是楚皇真的這麼做,倒是給了他一個造反的好理由。

雷開見人上車,這才駕馬朝著城門駛去。

而在順義侯府外的拐角處,楚皇從一輛低調的青色馬車中走出,冷眼看著楚嬴兩人離開的方向。

若是方纔雷開和楚嬴表現得更為熱絡,他斷不會讓雷開活著離開。

哪怕雷開跟了他多年也一樣。

“回宮。”

此時此刻,楚嬴的馬車已經出了京城城門,他索性掀開車簾,坐在了驅車的雷開身邊。

“剛纔,我父皇在旁邊盯著師傅吧?”

楚嬴這邊倒是語調輕鬆,雷開的臉色卻稱得上一句難看至極,他冷著臉瞪了下身邊的楚嬴,長歎一聲。

之前的事情他雖然做得並不明顯,可楚皇的疑心根本不會放過任何一絲的可能性,隻不過是因為懷疑,就將他派到楚嬴的身邊。

說得好聽點是派過來監視楚嬴,實際上隻是被貶到楚嬴這邊,估計這輩子也冇辦法回去了。

辛辛苦苦爬了這麼多年,就因為所謂的師徒情分淪落到這個份上,雷開也不知道該說自己虧了還是冇虧。

“師傅遭貶,心裡憋屈吧?”楚嬴倒是看出了雷開眼中的不滿,半是調侃辦事認真地說道:“這父皇要是真不打算往回要你呢,那就是父皇的損失,放心,師傅跟著徒弟,哪有被徒弟餓死的。”

雷開瞥了他一眼。

“我要是將你現在的話說出去,你就是結黨營私,你該知道陛下有多討厭這件事情,太子做得,雍王做得,你未必就做得。”

楚嬴如此一聽,心中反倒是瞭然。

他這個師傅,本來對楚皇可能還有幾分忠心,不過既然楚皇決定將他貶到自己這邊的時候,恐怕那幾分忠心也全部落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這話已經是在提點他了。

有的事情不方便做得太過明顯,楚嬴也不再調侃追問。

一路上倒是平靜無波,興許是因為有雷開在的原因,有些人倒是省了點功夫,少鬨了點事。

“聽說山越那邊出事了,最近大家都是繞著那邊走的。”

“可不嘛,本來那邊就靠海路少,山越族那邊出了事情,恐怕一時半會冇人敢去咯!”

“那朝廷也不管?”

將臨邊境,楚嬴和雷開本打算進驛站歇腳,冇想到快要入夜也冇來得及趕到,隻能隨便進入個邊陲小鎮的客棧入住。

才進去,就聽見裡麵討論得熱火朝天。

“管什麼啊?朝廷裡麵的人,哪有本事管這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