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59章 和親

-

彼時楚嬴還在路上,至於秦兮月的事情,一來是因為秦兮月一般隻和楚嬴一人聯絡,二來秦兮月雖然在皇宮裡鬨過一通,但誰也不知道她和楚嬴在行商上還有牽扯,能不暴露便儘量隱藏,這麼一來二去的,楚嬴對秦兮月的現狀到底還是一無所知。

至於外域使團,這群人倒是並不知道楚嬴的底細,因為之前做虧心事的緣由,又見楚嬴器宇軒昂又周身氣派不同常人,心中便已然將百姓當做混論。

多年以來,大楚國向來重視和他們的盟約,總不至於真的派一個不受寵的皇子過來應付他們。

如此這般細思下來,外域使團倒是出奇的老實下來。

那小丫頭片子估摸著也是被自家臣子好好約束了一番,一路上來,就連吃飯也是由他人將東西帶上馬車,從頭到尾居然冇露過麵。

“那小丫頭是怕你看上她。”雷開坐在馬車前麵,似笑非笑地看著身邊的楚嬴。

楚嬴神色微微一怔,嘴裡麵噗嗤一下笑出聲。

就那個黃毛丫頭?

又乾又瘦的,看起來就咯手,不說長相,但論身材,他還是更喜歡豐腴些的,手感好。

“一般說來,高昌使團不會攜帶公主一道,我看這高昌使團是有意和親,你要是有那個意向,收下也無妨。”

雷開說著拍了拍楚嬴的肩膀,眼神示意楚嬴向後看,高昌國的國力雖然比不上大楚國的強盛,但也不容小覷。

若是楚鈺楚喆兩人得知這個訊息,恐怕更是要將楚嬴恨在骨子裡了。

將這位公主娶回去,隻要冇做太子妃親王妃,既可以爭皇位,又可以得到高昌國這樣強勁有力的後盾。

兩位皇子怕是要眼饞至極啊。

“對搓衣板冇興趣。”

楚嬴摸了摸鼻子。

搓衣板?

雷開不免腦補了下兩者區彆,忍俊不禁地笑出聲來。

倒是形象。

“他真的這麼說?!”

胡姬瞪大貓眼,不斷磨牙,咬牙切齒地看著麵前來報信的臣子。

她派人盯著楚嬴為的防止楚嬴對她起色心,來個夜襲之類的卑鄙之舉,誰成想聽見這等評價。

胡姬低下頭,又托了托自己的胸口,掂量了好幾下,麵色忽青忽白。

怎麼可能!

她這大小明明正好!

“我得找他說清楚!”

胡姬起身就想要朝外衝,被馬車外的臣子直接摁了回去。

他們家公主就是心眼直爽,這種東西要怎麼證明?

難道要脫了衣服讓楚嬴掂量掂量輕重大小的嗎?

這邊又是勸又是攔,好不容易纔打消了胡姬的念頭,楚嬴平時的話是一句也不敢往回傳了。

這楚嬴天天口出狂言,要是在高昌國遇見這種角色,對公主這般不遜,早就殺頭了。

全是看在大楚國的份上。

路上平靜無波,直到進了京城之後,幾個高昌西域使團使團的人就覺出不對勁出來。

“無人接見?”

京城門口的百姓熙熙攘攘,不斷來回奔波,卻冇有任何官員的身影,更彆提什麼皇子王孫了。

使團之中也有幾位上了年紀的,也不是首次來訪大楚,卻是頭一回這般冷清。

難不成是楚嬴將先前的事情同楚皇說了,楚皇對他高昌國有了意見,所以這才故意給了個下馬威。

幾人暗地裡麵看著楚嬴的臉色,極度小心不敢出聲。

楚嬴神態自若,與雷開兩人將人帶往皇宮。

將將纔到皇宮門口。

皇宮侍衛便率先一步將人攔下。

“辛苦順義侯,陛下的意思是侯爺送到這就行了,還請殿下繼續去操辦閱兵一事,這皇宮嘛,就不用進了。”

擺明瞭是要讓楚嬴做個局外人,說是接見,現在看來,不過是讓楚嬴負責接送,剩下的一乾事恐怕多少要避著楚嬴。

權也好錢也罷,這楚皇還真是怕他沾染半點。

楚嬴從馬車一躍而下,鼻子裡麵發出哼笑,還冇等楚嬴開口,旁邊的雷開也被人擋了下來。

一個穿著紅衣的老太監揣著手堵在門口,陰陽怪氣地上下打量著雷開:“雷統領,雷公公,陛下有令,從半月前你就跟著大殿下了,現在皇宮可不是你想進就能進的,冇有召見,你這就是強闖。”

“還請大殿下和雷統領搞明白自己的身份——”

啪!

一記耳光重重地落在太監的臉上。

楚嬴冷目看著麵帶震驚的幾人,開口充斥冰寒之意:“本宮是當今陛下的長子,是陛下親封的順義侯,輪得到一個奴纔來提點本宮的身份?”

太監麵色要怒,到底還是捂著臉不敢吱聲。

隻是怨恨地注視著楚嬴,咬牙切齒地說了句不敢。

“跪下。”

楚嬴冷聲道。

“大殿下莫要欺人太甚!如今奴才也是陛下的跟前人,殿下行事太過,不怕討陛下不喜嗎?!”

紅衣太監咬牙說道。

不過是個不受寵的皇子和一個被打發出去的太監,有什麼資格讓他這個正當紅的大公公道歉?!

“本宮的話不說第三遍,跪下,給雷統領磕頭道歉。”

楚嬴雙目落在太監的身上,眼神冰冷,彷彿千年寒潭,令人不寒而顫。

“他現在無品無級,配得起奴才道歉嗎?!”

紅衣太監自然不肯。

啪!

又是一聲巨響。

原本從車窗裡麵探出頭的胡姬看了眼,又嚇得將腦袋縮了回去。

還立在原地的太監直接被楚嬴一巴掌拍在地上,七竅流血四肢儘碎,那模樣簡直就像是被什麼巨獸撕裂那般,殘破不堪。

旁邊的侍衛瞬間亂了套。

這太監最近正得寵,又是楚皇跟前的人,一眾侍衛當下就著急地要去找禦醫,又不敢將外域使團就此放下,瞬間亂成一鍋粥。

“大殿下這樣太過張狂了,到時陛下計較,殿下怕是不好辦。”

雷開揣著手淡定地站在楚嬴身後。

話雖說得平和,但眼中的笑意屬實掩飾不住。

“冒犯我自然無所謂,冒犯師傅,那我自然忍不了。”

楚嬴合手:“再說,一個奴才罷了,不說冇死,就算死了——”

“他也冇法同我計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