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60章 懷疑

-

“那楚嬴不會真的是什麼不受寵的皇子吧?”

馬車緩緩朝著宮內駛去,胡姬小心地掀開簾子,同底下的老使臣說話:“你們也看見了,一個太監都敢對楚嬴吆三喝四的,還有那些個侍衛。”

使臣的麵色不大好看,如果楚嬴真的是絲毫不受寵,那他們一路上的恭敬都白做了!

不說丟臉與否,單單是他們對一個不受寵的皇子再三客氣,都讓他們覺得作嘔。

“應該不至於吧,不然大皇子怎麼敢對人家動手的?”

幾個老臣子尷尬地笑了聲。

以往來到楚國的時候,可都是未來太子前來接見,對他們也是客客氣氣的。

一個不受寵的皇子,還騎到他們頭上來了?

“誰知道,說不定他是個莽夫呢,你們冇聽見他的封號是順義侯嗎?大楚國從來冇有皇帝親生被封侯爺這種先例吧?”

胡姬小聲嘀咕著,越是說下去,身邊人的臉色就是越黑。

而與此同時,楚嬴早就和雷開一併回到順義侯府上。

郝富貴等人早就候著,見到雷開,表情格外詫異,不過既然是楚嬴帶回來的人,幾人也不好多問。

“殿下一路下來多有辛勞,可需要安頓休息?”

秋蘭身為貼身婢女,自然是第一時間上前,小意溫柔地好生伺候著。

楚嬴坐在椅子上,身後的秋蘭溫柔捏肩,米雅則是半跪著替楚嬴捶腿,看得雷開這個總是板著臉的傢夥嘴裡也嘖嘖有聲。

“你這日子過得倒也不錯。”

常人若是被這般調侃,早就將身側人推開不好意思了,楚嬴卻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坐,四肢舒展。

“在皇宮裡過了些苦日子,出來還不許人享受享受了,誰家也冇有這個道理。”

見雷開不言,楚嬴樂得閤眼打盹。

最近都是在馬車上休息,哪裡有在自家休息來得舒服。

“殿下,李元一今日來過兩三次了,說是有要事見您,您看?”

李元一?

楚嬴差點都要忘記這個名字了,這乍一聽還有些耳生起來。

“師傅,你可聽見了,我這在外麵也冇享福,都折騰這些個有的冇的事情去了。”

一聽見楚嬴喚雷開師傅,原本對雷開的來曆還有些不解的人,看著雷開的神情也端正起來,不敢有半點輕視。

“嘴少貧,既然你有事要處理,奴才就不待在這裡了。”

雷開轉身要走。

楚嬴突地眼珠子一轉,看向雷開。

雷開常年待在宮裡,說不定對魏國反而更瞭解,李元一和魏國有關係,或許雷開會更瞭解些。

楚嬴示意身邊的兩個小丫鬟退下去,反倒是招手示意雷開坐下來。

“師傅,你先坐到後方去,等會麵結束,我還有事問你呢。”

雷開就算是不想聽不想管,楚嬴開口,他也不能不答應。

幾番話下來,郝富貴等人雖冇得到指令,但也都是常年跟在楚嬴身邊的,這心眼子也不見得少,老老實實地從客廳退了出去。

冇過一會,門外就傳來緩緩的腳步聲。

楚嬴抬眉看過去。

隻見兩人一高一低緩緩走入,跪地行禮。

楚嬴臉色隱匿在茶杯之後。

一言不發。

李元一跪在地上,表情時未有變化,旁邊的小書童倒是滿臉不忿,時間俞久,臉上的表情越是按耐不住。

“什麼意——”

書童起身想要張口怒罵。

嘭!

下一刻就被李元一摁回地上,在李元一的怒目之下,不敢再言。

“瞧本宮這一路累得,眼睛都花了,這都冇看見李公子來了。”

楚嬴放下茶杯,笑著看向李元一:“李公子這還跪著乾什麼?大家是盟友,你又幫了本宮不少的忙,何必這麼客氣。”

“你分明就是!”

書童第一個起身,攙扶著李元一起來,怒聲要罵。

嘭。

李元一起身一腳將人踹翻在地:“閉嘴,殿下麵前豈容你造次?!”

他怒目瞪著書童。

“再敢有半點不敬之處,你就拿命給殿下賠罪吧!”

李元一怎麼也是個老狐狸,楚嬴也冇有遮遮掩掩的意思,這做派擺明瞭就是要給他一個下馬威。

他吃也得吃,不吃也得吃。

今天這下馬威他不老老實實吃進去,估計就再也冇有來見楚嬴的機會了。

“哎,不過是個不懂事的小仆人罷了,李公子要是教不好,交給我也行。”

楚嬴麵上笑吟吟的,手指有一下冇一下的敲著桌子。

語氣淡漠。

說出來的話卻讓小書童害怕地躲在了李元一的身後。

他隻是個奴才——

楚嬴要捏死他,也就是一根手指的事情。

“小奴無狀,以後在下一定會加以調教,萬萬不敢再惹殿下不躍。”

李元一心中翻湧著怒火,麵上還勉強帶著笑意。

看來今天這件事情不小啊。

楚嬴麵上笑意更深。

難為李元一這麼忍著了。

“說罷,今天又是為什麼事情來找本宮,咱們合作了這麼長的時間,你也冇求過本宮什麼事,隻要不是什麼大事,本宮可以考慮考慮。”

誰知道楚嬴這句話一出來,李元一反倒是搖頭。

滿臉堆笑。

“殿下,在下來此並不是有事要拜托殿下,相反。”

李元一頓了下,又說:“在下是有個好訊息要告訴殿下。”

好訊息?

楚嬴敲桌的手停下,抬眉看向李元一。

對於李元一是好訊息,但對於他來說還真不一定。

尤其是這傢夥這麼巴巴過來送訊息。

“說說看。”

李元一麵上的笑意越發深了,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狡詐。

“之前殿下不是也發愁冇有辦法將秦小姐嫁出去嗎,如今秦家家主已經將秦小姐帶回去了,聽說已經關了半月有餘,水米未進,怕是很快就會屈從秦家主的話,老老實實嫁出去了。”

他看向楚嬴,麵上的試探之意絲毫冇有掩飾,繼續道:“殿下你說,這算不算得上是個好訊息?”

“……”

楚嬴冷笑一聲。

“你出的主意?”

李元一勾著嘴角,仰頭看著楚嬴,雙眸對視:“殿下說得冇錯,秦小姐為人聰穎,那些算計恐怕會被她看穿,而最簡單最直接的方式,反而最有效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