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61章 試探

-一力破十法。

這樣做倒也稱得上是聰明。

楚嬴維持著冷漠的表情,淡然挑眉:“所以你來找本宮就是為了說這個。”

“就是為了這個。”

李元一笑著拱手:“隻是為了給殿下一個喜訊罷了,既然已經傳達到了,那在下就先行告辭了。”

楚嬴些微頷首。

在李元一即將走出大廳時,又緩緩開口道。

“聽說安民樓最近生意還不錯,李公子說要派人過來幫忙?”

李元一腳步停住,回身坦然道。

“是的,不過這件事情已經被郝公公回絕了,那在下自然也不會執拗與此。”

“告辭。”

楚嬴看著李元一越走越遠,瞳孔也越發黝黑深邃,隱隱翻湧怒火。

砰!

他手中茶杯應聲而碎。

這個李元一,純粹就是挑釁!

什麼喜訊。

不過是想試探他的態度,如果他前去營救秦兮月,便證明之前和李元一說的話全部是假。

李元一故意來將事情挑明,就是認定了自己不會去救秦兮月。

若是李元一未曾說明,一旦被楚嬴查清楚秦兮月的動向,那楚嬴大可以找個藉口去救人,但如今,楚嬴若是用任何法子救人,都會導致自己和李元一的聯盟崩裂。

“好個李元一,把自己看得也太重了些!”

楚嬴冷笑著,隻將郝富貴等人喚進來:“去秦家,傳本宮的命令將秦兮月帶回來。”

既然李元一要試探。

他不妨撕破臉皮。

一個商賈貨色,也好來刺激為難他了,殊不知他的脾氣,從來不受這冤枉氣,連楚皇他都敢對峙,又何況區區李元一?

“師傅,你可看見那小子身上的玉佩了?”

楚嬴將事情安排下去,扭頭對著屏風後麵的雷開問道。

雷開好半晌冇有說話。

過了會才從後麵緩步走出,麵上神色帶著幾分嚴峻。

“魏國皇室的標誌。”

雖說楚嬴心中已經猜得**不離十,但聽見雷開這麼說,表情還是有一瞬的驚訝。

“而且不是一般的皇室標誌,如果奴纔沒有記錯的話,這個標誌恐怕是魏國當年的太子才能佩戴。”

雷開繼續說道:“奴才見此人麵容有幾分熟悉,的確有幾分魏國皇室畫像上的風采。”

在尋常百姓家,魏國的相關自然已經全數消失,若誰敢出聲討論一二,那邊是叛國之罪。

但在皇宮之中的戰利品裡,還有相關警示之中,免不得出現些許前朝的東西。

曾為皇帝近侍的雷開對這些東西自然不會太過陌生。

“他潛伏在京城,恐怕是還想生起事端,奴才願和殿下進宮,將此事稟明皇上。”

聞言,楚嬴的表情卻並不見得輕鬆亦或者說讚同,他反倒是示意雷開冷靜下來,伸手將茶碗遞了過去。

“雷統領,我覺得您現在應該很明確自己的定位纔是。”

楚嬴定定地看著雷開:“楚皇既然不打算繼續接納你,還將你送到我身邊,你就應該想明白,自己到底是效忠誰的。”

雖說這樣有違他的本心,但若是雷開真的搞不清楚這一點,就憑這一路上雷開知道的秘密,來了順義侯府之內看見的種種。

楚嬴就不會讓雷開活著離開這裡。

大不了就軟禁一輩子。

供一個人吃飯的銀子楚嬴還是拿得出來的。

雷開沉默片刻,歎息。

“殿下是打算將事情瞞下來?”

楚嬴挑眉。

“自然,這京城風雲如何,在我眼中皆是無足輕重的東西,隻要不禍及己身,那楚皇的麻煩越多,我看得越高興。”

屋子裡麵沉默了半晌。

雷開起身,朝著楚嬴微微拱手:“那,奴才自然聽從殿下安排。”

楚嬴麵上的寒冰瞬間消融。

他伸手拍了拍雷開肩膀,語帶笑意。

“不要總是奴才奴才,小時候恩情本宮都記得,一日為師終身為師,不必太過拘謹。”

雷開也隻是附和地嘴角微勾,背後替自己捏了把冷汗。

剛纔那一瞬間,他居然在楚嬴的身上看見了太上皇的影子。

這等氣魄和壓迫力。

不是當今楚皇可以比的。

……

“給我打,打到她死為止。”

秦家,秦兮月居室之外,阿奴被摁在長椅上,後背已經被木杖打得鮮血淋漓。

秦林的神情卻猶如看貓看狗,極致的淡漠無情。

他靠在椅子上,望向緊鎖著的房門。

“要不是你撐了這麼久,我還發現不了這個小丫鬟一而再再而三地逃出來給你送東西吃。”

秦林膽小,為人小心謹慎堪稱猥瑣,但卻是個十足十的窩裡橫,對待楚皇李元一這樣的人物,隻敢卑躬屈膝。

但麵對自家女兒和府上的奴仆,他卻搖身一變,威風凜凜起來。

“送又怎麼樣,老爺,小姐可是你的親生女兒,難道你真的要餓死她嗎?!”

“難道為了給皇家送女人,不管是夫人還是小姐,你都要犧牲嗎?你配得上做秦家家主嗎?”

阿奴虛弱地開口嘶吼,每說上一句話,背後的血跡就更深上幾分。

“把她嘴堵上,給我狠狠地打!”

秦林一時惱羞成怒,憤而起身走到房門前,目光通過縫隙猶如毒蛇般纏繞上秦兮月的身體。

“秦兮月,這可是跟著你從小長大的丫鬟,隻要你答應嫁給二皇子,我就放這個丫鬟一條活路,不然——”

阿奴掙紮著從凳子上翻下來,幾乎用儘全身力氣嘶吼道:“小姐,不要答應,我聽他們說大皇子殿下已經回城了!您在堅持一下!”

話音一落,已然是怒極的秦林直接走向阿奴,一腳便將人提暈過去。

隨即冷笑著看向房門。

“你不會真的覺得那個廢物皇子靠得住吧?這是我們秦家的家務事,他又不得皇帝寵愛,就算是回城了又怎麼樣?有膽子來找我秦家的麻煩?”

他說罷,便洋洋得意打算繼續催促秦兮月。

卻聽秦兮月一聲歎氣。

“你們太小看他了。”

小看誰?

楚嬴那個從順城回來的無權無勢的順義侯嗎?

真是叫人笑掉大牙。

這裡是京城,就算是城門下隨便抓一個人,也比他順義侯的品級大。

楚嬴——

什麼東西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