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63章 告狀

-

秦兮月心中擔憂,但見楚嬴麵容冷峻自是一番成竹在胸之感,也就不再多言,心事重重地隨著楚嬴安排進了院子。

秋蘭自從上次教訓後脾氣也不如以往般拈酸吃醋,反倒是將秦兮月的住處安置在楚嬴院子的旁邊。

“殿下真是好福氣,之前在順城有個蘇大家,現在又來了秦小姐,個個都是絕世美人,什麼時候我也能變得那麼漂亮聰明啊。”

米雅小心翼翼地跟在秋蘭的身後,等秦兮月進了屋,這才小聲地開口。

聽得秋蘭心中好笑。

“你可是想入大殿下的屋了,模樣倒是也不差,要不然你同殿下說說看?”

她一番揶揄,逗得米雅麵紅耳赤。

“哪有那麼容易,我來曆不明記憶不清,萬一我是個麻煩怎麼辦?”

米雅說完跺了跺腳,表情點點暗沉下來。

這些天她腦袋疼得越來越少,晚上做夢的時候時不時可以聽見海水拍岸的聲音,她想自己的身世會不會和海岸有關係。

隻是遠在京城,想要去查證也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完成的事情。

見米雅這等古靈精怪的性格都變得憂心忡忡各種擔憂,秋蘭自然又是好一陣安慰。

順義侯府上難得安寧了半日。

而與此同時,李元一當然也收到了資訊。

嘭!

李府書房之內傳出巨響,屋內書案全數倒地,唯獨李元一冷著臉站在滿地碎屑雜物之中,周身仿若置身黑暗之中,麵容都顯得烏黑難看。

“公子,楚嬴那個雜種分明就是在挑釁您!”

旁邊的書童不僅不畏,反倒是上前添油加醋:“您也聽見了,楚嬴的人可是大搖大擺地從街上將秦兮月接過去了,他明明知道這是您佈下的局,居然還故意這種做派!”

李元一眼珠轉動,慢慢地移動到書童的臉上,眼球之中爆出無數血絲,看上去猩紅一片。

嘭!

書童被李元一一腳踹翻在地,身上軟肉紮進碎屑裡麵,不斷朝外滲血,他連忙翻身跪在地上,不斷地朝著李元一磕頭。

“公子!奴才知錯了!”

李元一踩在書童的手上,彷彿將他當做了楚嬴不斷地來回碾壓,麵容扭曲:“居然敢耍我,好啊!好得很!秦兮月,楚嬴,就憑你們兩個人的腦子還想和我鬥!”

雖然心中有所揣測,但見楚嬴居然真的聯合秦兮月,這些天更是將他都騙了過去,如何不恨。

隻有他算計彆人的份,這兩人算什麼東西,也敢算計自己?

“這麼大搖大擺,真是把人都當成瞎子了!”

李元一冷笑。

楚嬴這種行為不就是把他的臉放在地上踩,看來自己不同楚嬴商議就動了秦兮月真是踩到了楚嬴的痛點。

“去秦家,讓秦林那個廢物進宮,將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稟報楚皇,到時宮裡麵自然有人會幫他。”

李元一鬆開踩著書童的手,目光順著窗戶看向楚嬴府邸的位置,遍佈寒意。

一個本就不受寵的皇子做出這種事情。

楚皇會放過楚嬴嗎?

如果秦兮月上前求情,那就更妙了,恐怕楚皇隻會連秦兮月都一併遷怒不再放過。

“啊!”

皇後的椒房殿中,容妃從床上驚坐而起,手指緊緊地抓著胸口的位置。

“巧雲!巧雲!”

她連聲喊道,慌張地四下找尋。

巧雲手持火燭從外間進來,替容妃點上燈火,轉頭便看見容妃周身冷汗淋漓,身上的薄衫已經全部被汗水打濕。

她忙遞上帕子替容妃擦汗:“娘娘這是怎麼了?”

容妃抓緊巧雲的手,瞳孔不斷地顫抖著。

“我方纔夢見嬴兒出事了,皇上把嬴兒掛在城牆上,要砍嬴兒的腦袋。”

她抬眼看向巧雲:“夢都是反的,虎毒不食子,皇上不會對嬴兒出手的,對不對?”

巧雲卻沉默下來。

她輕輕拍了拍容妃的肩膀,小聲道:“雖然……但殿下應該不會有事。”

“雖然什麼?”

容妃情緒正緊繃著,聽見巧雲這般一說,表情卻未見得多好,反倒是越發焦躁了。

巧雲正了正臉色,再三咬牙,方纔開口。

“有的事情,就算是娘娘覺得巧雲冒犯,巧雲也不得不說了,這些年來,皇上對大殿下對娘娘是什麼樣子,娘娘比奴婢清楚。”

她握緊容妃的手。

“娘娘難道還不明白嗎,什麼虎毒不食子,不過是殿下有本事,躲得過皇上的謀算,娘娘若真是將希望寄托在皇上的身上,那纔是要害了殿下!”

容妃原本就因為夢魘嚇得夠嗆,聽見巧雲這般語重心長,經年種種都浮現於眼前。

她呼吸漸漸平緩下來,隨即睜開眼看向巧雲。

“你覺得,皇上真的會殺了嬴兒嗎?”

巧雲亦是回望:“難道皇上如今謀算的,不就是如何光明正大冠冕堂皇地殺了大殿下嗎?”

容妃手指收緊,抓攏身上的薄衫。

“我記得你今日說,你那個在禦膳房的老鄉憑藉著咱們給的東西,已經坐到總管的位置了?”

見巧雲點頭,她這才跌跌撞撞起身,打開自己的箱籠,從底下哆哆嗦嗦地掏出一個三角形的藥包。

“這個東西,我從來冇有用過。”

要進入皇宮這種地方,蘇家和容妃怎麼可能半點準備都不做,隻是有的民間偏方太過毒辣狠絕不留痕跡,容妃到底心軟,從來冇有想過要用這種手段。

“你以後去禦膳房,隔三差五的,在禦膳裡麵放上一點,皇上他吃得少,總會慢慢見效的。”

就算有試菜的小太監,等到小太監出事,楚皇也已經跑不了了。

如果楚皇想要動手殺了楚嬴。

她這個做母妃的,自然拚上性命也要將楚嬴保下來。

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,巧雲也是心驚了一瞬,但很快就回過神來,伸手將藥包接下。

她與容妃想法不同。

依著楚嬴點下的聰明才智,恐怕一輩子也用不上藥包帶來的作用。

但她和容妃則不一樣。

或許有朝一日,在殿下的幫助下,靠著這裡麵的東西,她們可以和殿下裡應外合。

從這皇宮裡麵逃出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