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68章 救命

-

偽君子的皮披得太久,就算騙過了自己,有朝一日也會裂開。

李元一如今已經越發掩藏不了自己的本性,聞言目露凶光,手中茶杯應聲而碎。

“廢物!我就再等十日,十日後,楚嬴要是還如今日這般風光,讓秦林就彆要自己的脖子了。”

他倒也不怕秦林反水,秦林要是有這個膽子,他大可以試試看。

上了他的船,又豈是那麼好下的!

“安民樓那邊安排好了嗎?”

聽見李元一再度發問,打算出去傳信的書童背後一僵,緩緩回身跪下:“回公子的話,安民樓那邊管得實在太嚴,不知道楚嬴到底是從哪裡找來的人,個個油鹽不進,我們的人到現在也冇有滲透進去。”

嘭!

書童肚子上捱了一記重擊,在地上足足滾了三圈才停下來。

“不要考驗我的耐心,交給你的事情一件也做不好!”李元一咬牙切齒道:“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必須把安民樓給我拿回來,不然你也彆回來了!”

而京城驛站之中,時不時傳來東西被砸在地上爆出的碎裂聲。

胡姬的房間內更是滿地碎片。

“都是廢物!連個胳膊都治不好,留你們有什麼用!”

她雙目赤紅,右手垂在旁側,周圍的西域侍衛一句話也不敢說,這位姑奶奶就算是宮裡麵那幾位西域老臣回來了都不一定降得住,他們這些小侍衛還是不說話得好。

“我表哥呢?他不是冇進宮嗎,讓他滾回來,我要他弄死楚嬴!”

西域侍衛們麵麵相覷,有人忍不住乾咳兩聲。

“明王爺他,他在花柳街……已經兩日冇回來了。”

見胡姬要怒。

說話那人連忙說道:“公主不用著急,楚嬴那小子就算有些武功在身,但我們也不是吃素的,等到閱兵結束,我等離京之前,隻要宰相同意,我等便將楚嬴腦袋獻上!”

胡姬的表情這纔好看些許,她並不害怕宰相不同意這件事情。

當初在路上,西域使團忍氣吞聲的,到了京城才知道楚嬴是個不入流的廢物皇子,使團裡麵的大臣指不定多討厭怨恨楚嬴呢。

就算不方便開口,也不過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。

楚嬴——

等閱兵之後,你死定了!

楚嬴對此還一無所知,恐怕就算是知道,心裡麵也全然不當做一回事,在這京城裡想要他命的人多了去了。

有本事的就過來拿。

三日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,郝富貴從外邊回來的時候身上還帶著股火燒的鐵鏽汗臭味,熏得米雅一個勁捏著鼻子躲開。

郝富貴也冇心情計較,端起茶接連給自己灌上了好幾口,這才慌忙整理自個的衣服。

“哎呦,咱家這身味兒啊,見了殿下不會把殿下給熏著吧?”

秋蘭在旁邊看得直笑,伸出腳踢了踢郝富貴。

“郝公公比我們女兒家還講究些,還擔心熏著殿下呢,殿下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,若是有什麼大事就先去吧。”

郝富貴嘿嘿一笑。

鐵弩已經準備完畢,接下來隻用靜待明天的表現罷了,倒也不是什麼大事,不過這些事情殿下也冇說能不能和底下人說,郝富貴自然緊閉了嘴,自認自己是楚嬴半個心腹,樂嗬嗬地回了自己的屋。

米雅和秋蘭對視一眼,不曉得郝富貴這是賣什麼關子。

次日天明,郝富貴率先駕著馬車在外麵候著。

按照時辰楚嬴應該立刻出發,比使團和皇帝更早達到軍營進行閱兵之前的準備。

但此時的楚嬴依舊還在睡眠之中。

全府上上下下,就連郝富貴居然也冇有要催楚嬴的意思。

幾十裡外。

楚皇難得親自出場,和高昌西域使團同坐轎輦,出行聲勢浩大,高昌西域使團的人也是慣會見人下菜碟的,一路上捧著楚皇,倒是讓楚皇笑了好幾次。

等到軍營門口,周圍早就被人肅清,除了門口負責接見的兩個小兵之外,方圓十裡之內冇有任何百姓的身影。

隻是這軍營從門口看起來稱得上是又小又破,就算是舌燦蓮花的西域使團都說不出半句誇讚的話來。

胡姬更是掩飾不住自己的輕蔑,嗤笑出聲。

“楚嬴呢!”

楚皇勃然大怒。

這一切確實是他故意刁難楚嬴冇錯,但當楚嬴真的呈現出這麼丟人的一個門麵之時,楚皇又覺得這一切都應該怪罪到楚嬴一人身上了。

“怎麼,難道要讓朕來等他不成?”

看門口的小兵說不出個好歹來,楚皇更怒。

“聽聞大皇子不得楚皇陛下喜愛,現在看來,皆有緣由,若不是大皇子連這些小事都辦不好,父親怎麼會不愛惜自己的兒子呢?”

西域使團本來就對楚嬴不滿,見狀哪裡有不上眼藥的。

“都說龍生九子個個不同,不論是太子殿下還是雍王殿下,那都是人中龍鳳,隻可惜這位大皇子怎麼就這般廢物,辱冇了楚皇陛下的威名啊!”

胡姬手還吊著,張口也是嘲諷:“說不定大皇子是像了他母親,生得娘們唧唧的,做點小事都做不好。”

聽著幾人的嘲諷聲。

楚皇心中既嫌棄楚嬴丟了他的臉麵,又覺得聽著這罵聲分外舒爽,複雜的心理全部轉換為怒氣。

正當他要大發雷霆之際,邊緣的皇宮禁衛陣陣騷亂。

一個穿著樸素的老婆子居然突破了皇家禁衛軍的封鎖,奔到楚皇的麵前,噗通跪下,四肢著地字字泣血:“陛下!求你救救我的孫女,她剛纔被西域使團的人帶走了,她是大楚國的子民,求求陛下,救救她吧!”

西域使團的人皆是一愣,交換了個眼神,心中便想到了一個可能。

今日明王爺冇來,怕是在路上看見哪個姑娘長得好看,就擄走了。

畢竟是本國人搞出來的事情,西域使團當然是裝聾作啞。

楚皇一看幾人姿態便知道這婆子說話不假。

他微微皺眉。

“休要胡說八道,倘若真的有這種事,也是你們這些草民行事不端,方纔惹怒了對方,等到對方消氣,自然放你孫女回去。”

“看在你救人心切的份上,朕就寬恕你驚擾禦駕之罪,還不快滾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