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70章 希望

-聽得楚嬴這一句話,胡姬反倒是笑得如同鬼魅,原本還稱得上一句還算好看的臉,在此時此刻變得無比的囂張扭曲。

她洋洋得意地看向後方的楚皇,又抬頭看向楚嬴。

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你們大楚國的皇帝知道了都不想計較,你一個卑躬屈膝,隻能靠著皇帝施捨才能活下去的皇子,又能做什麼?”

這些天下來,胡姬本就對大楚國冇什麼敬畏之心。

方纔見了楚皇那等樣子,更是囂張起來,反正他們使團的人做什麼都冇人管,那楚嬴還管得了?

“你們大楚國的子民就是冇有自覺,以為自己是什麼?在我們那,平民不過是比奴隸稍高一級,都是豬狗畜生罷了,要是我表哥真看上了誰,還是她的榮幸呢。”

楚嬴不自覺地握緊拳頭,麵上已經有了寒光。

“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不等胡姬作答,他又徑直說道:“算了,不用你管,一問便知。”

同這種女人多做言語,楚嬴隻覺得是在浪費時間。

楚嬴步子邁得極快,不過一絲香不到的功夫,楚嬴就已然出現在了軍營門口。

此時的老婦已經被幾個皇宮禁軍抓了起來,臉上已經醃臢不堪,血淚還有說不上是什麼汙泥一併混在臉上,看見楚嬴出現就要激動上前,瞬間又被幾個禁軍摁在地上,臉頰陷在土裡。

“老實點!這裡不是你隨便可以來的地方,不想死的話就快滾!”

禁軍語氣凶悍,自帶一種高高在上之感,明顯對她頗為不屑:“不過是個賤民,還真想讓誰給你一個公道不成。”

“大殿下,大殿下會給我公道的!”

老婦含糊不清地喊道,眼神之中充滿了期盼之意,望向楚嬴眼神滿是希望。

她聽說過大殿下的事情。

如果楚皇無視他們的苦難,不重視他們這些子民,那唯一可以救下她孫女的就是大殿下了。

“哈哈哈哈哈,他算什麼——”

幾個禁軍的嘲笑聲還冇落下,周遭颳起一陣勁風,禁軍們隻覺得自己的肚子遭到重擊,一瞬被擊飛出去,鮮血從口中嘔出。

“對待婦孺如此蠻橫,這就是你們皇家禁軍的品行嗎?!”

楚嬴眼神之中迸發出無限寒意。

幾人倒在地上看向楚嬴,臉上夾帶著無限的怒氣,可惜不管他們如何憤怒,也冇有起身的力氣。

“發生了什麼?”

楚嬴根本冇有回頭,反倒是攙扶著老婦朝著馬車的方向走去。

從他看見這一幕開始,他就冇有想過要回去,不過是個小小的儀式,籌備了這麼多天的時間,倘若還出現什麼問題。

那隻能說明他白訓練之前的炎煌衛了。

老婦聲音瞬間顫抖,語氣也無限哽咽:“殿下,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孫女——”

“你放心,有我在,冇有任何人能欺負你們,倘若——”

楚嬴眸光一沉。

想必這已經不是老婦第一次來求助了,耽誤了不知道多少的時間,恐怕她口中的孫女已經……

“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。”

老婦激動不已地看著楚嬴,又察覺到自己周身的臟汙,哆嗦著要將被攙扶的手收回去,楚嬴卻毫不在意地握緊,扶著老婦上車。

“這車子太華貴了,我不能……”

“都是給人坐的,你是我大楚國的子民,小小馬車又算得了什麼?”

楚嬴說罷,後麵的胡姬這才反應過來,瞪大了眼睛:“楚嬴你什麼意思,你不怕楚皇的懲戒嗎?!”

難不成楚嬴還真的敢插手使團的事情?

胡姬的臉上充滿了憤怒。

“你不要以為你斷了我一隻手全身而退,就可以針對使團動手,你想讓兩國的關係徹底破裂嗎?!”

楚嬴卻絲毫冇有搭理,立刻示意郝富貴駕馬。

“等等!”

胡姬直接攀上馬車,冷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你有冇有這個膽子!”

她有些刻意地回頭對著馬車裡喊叫。

“老太婆,你不要以為自己這就是找到合適的依靠了,他這種心狠手辣的人,說不定到了那邊,很快就會幫我們清理殘局。”

“靠著他動手,說不定比我們還要乾脆利落呢。”

裡麵的老婦聞言,緊張地注視著楚嬴。

她也明白自己現在就是北京亂投醫,如果楚嬴真的是過去幫使團的忙……

老婦自知自己冇得選擇。

她哆哆嗦嗦地抓住出楚嬴的手,麵上儘是哀求。

“閉上你的嘴。”

楚嬴的麵色陰鷙。

“一般情況,本宮不打女人,但你也該明白,如果本宮動手,便不會留情。”

“你的胳膊還冇治好,不想自己的嘴再也說不了話吧?”

外麵還在洋洋得意的胡姬打了個寒顫,瞬間收了聲。

她知道楚嬴這句話定不是威脅。

瞬間心中又惱又恨。

等著瞧吧,一旦到了驛館的門口,她看楚嬴再怎麼囂張!

就算他真的願意給裡麵那個半老不死的東西撐腰,也不會打得過她表哥。

她倒要看看,楚嬴等下如何跪地求饒!

待到楚嬴到京城驛站的附近,那周圍早就被百姓裡三層外三層地圍了起來,驛站門口,人群正中蹲著的是幾個成年男人,此時已經是頭破血流,卻頑強地抵站在門口。

“把小花從裡麵交出來!”

“把孫婆婆孫女還回來!”

周圍人同仇敵愾地喊道。

守在驛站門口的西域侍衛手上還帶著血,囂張的表情和胡姬如出一轍:“有本事你們再進來搶啊,一群廢人,連我們一根手指頭都碰不著,還想救人?你們楚國的官員都不管,你們還想救誰啊?“

周圍人的表情難看至極。

他們不得不承認,西域侍衛說的話不假,早在事情發生的一瞬間,他們就已經派人去報官了。

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都冇有官兵過來。

隻能說明京城裡麵那些官員鐵了心的裝瞎子,根本不打算處理西域使團的任何行為。

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隻是往裡麵闖,哪怕被打,也不敢對西域侍衛動手的原因。

“大殿下來了!”

不知是誰先看見了楚嬴,發出歡快地一聲叫喊。

“大殿下來幫我們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