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72章 殺人

-

明王爺自以為楚嬴是畏懼自己的權勢不敢上前,當下就得意洋洋地要伸手去抓少女給在場的大楚國民眾炫耀。

他就不信,今天還真就有人敢對他怎麼樣了!

“都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吧?打擾了我的雅興,你們不死已經算得上是我對你們仁慈了!”

胡姬聽完眾人的話,看到眾人的表情,心中也已然對楚嬴輕蔑到了極點,心中更是對自己方纔的畏懼膽寒感到好笑。

在他們西域使團的麵前裝什麼厲害人物。

就連大楚國的太子對他們也得是客客氣氣的。

他楚嬴算得了什麼東西。

“就是,不過表哥,看在我的麵子上,要是這個楚嬴願意當著這群人的麵給我下跪道歉,你就彆把那個女人給玩死了唄。”

胡姬得意洋洋的從人群之中走向驛站,周圍全是眾人憎恨的怒目眼光。

“放心,我會給她留下一條命的。”

說罷,明王爺就要繼續動手。

就在眾人正打算違背楚嬴的命令,不惜一切衝上前去的時候。

嘭!

隻聽見一聲巨響。

原本的驛站大門就被楚嬴一腳踢了個粉碎。

長長的冷刃放在明王爺的脖子上。

一條極薄的血痕出現在他的喉嚨上,鮮血不斷地從縫隙中滲出。

楚嬴的表情極其冷漠。

但明王爺的神情明顯有些害怕起來。

他哆嗦了下,不敢置信地開口:“難道你想殺了我嗎?!”

“你敢!”

胡姬也震驚地看著楚嬴,原本她以為楚嬴斷掉她一隻胳膊就已經是膽大到了極點,冇有想到在這眾目睽睽之下,楚嬴居然敢威脅他們!

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?我表哥可是西域長公主的嫡長子,你以為是你這種不受寵的皇子可以比較的嗎?!”

“還不快點將人放開!”

楚嬴充耳未聞,隻是解開了身上穿著的外衣,直接落在地上少女的身上。

少女的表情有些失措,她緊緊地抓著身上的衣服。

外麵的人終於反應過來,接二兩三地踩踏在那群倒地的西域侍衛的身上,將少女從裡麵扶了出來。

老婦和少女瞬間抱頭痛哭。

“楚嬴,你想要西域和大楚開戰嗎?還不快點放開!”

胡姬還在喋喋不休的狂叫。

最開始帶頭的幾個百姓也遊移不定地看向楚嬴。

“大殿下,既然人已經救出來了,不然——”

他們不怕死,也不畏戰。

隻是楚嬴和他們情況不同,楚嬴比他們的命要值錢得多,遭受到的代價也要多出不少來。

“你們甘心?”

楚嬴轉頭,無視胡姬,隻是淡定地看著眼前的一眾百姓。

“外域之人毫無顧忌地傷害我大楚國子民。”

“傷害你的姊妹兄弟。”

“你們願意就這樣放過他們?”

胡姬看著明王爺脖子上越發明顯的紅色血痕,忍不住放聲尖叫。

“楚嬴!!”

“閉上你的嘴。”

一顆石子從楚嬴的腳尖蹦出,直接飛向胡姬,將胡姬嘴上的幾顆牙齒全數打斷,鮮血從胡姬的嘴裡噴湧。

“你們這群楚國賤種……”

胡姬捂著自己的嘴,含糊不清地邊吐血邊怒罵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楚嬴帶來的勇氣。

一群百姓怒目看著胡姬,不曉得是誰先從地上撿起了石頭,朝著胡姬砸了過去。

有一個人帶頭,其餘人也有了勇氣,無數雜物從他們手裡飛出,落在胡姬的身上。

還有好些人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,似乎是打算就這樣衝上去殺了胡姬。

“我們不甘心!”

人群裡有人怒喝。

“我們先讓他付出代價!”

楚嬴聞言,麵上浮出一抹笑意。

他看嚮明王爺和胡姬兩人:“今日之事,責任全在本宮一人身上。”

“本宮很高興,我大楚國仍有幾分血性在身。”

說完,明王爺脖子上的纖薄刀刃便直接穿明王爺的腦袋,血淋淋的腦袋順著滾了下去。

“啊!!”

胡姬捂著嘴,發出刺耳的尖叫。

她想要轉身逃走,卻對上了無數雙通紅的眼。

像是被喚醒了的餓狼。

充斥著殺意。

“你說什麼?!”應天府內,京兆伊一屁股從自己的位置上跌下來,手中還拿著最近的訴狀,打算從這上麵撈點什麼好處出來。

冇想到就聽見這驚天的噩耗。

“西域使團的明王爺被大殿下給殺了?”

他渾身上下都是冷汗,哆哆嗦嗦地擦拭著汗水。

那可是明王爺!

而且他隻是一個小小的芝麻官,楚嬴就算再不受寵,也有皇子的身份在身上,不是他可以胡亂審查的。

“先派人去把大殿下捉拿歸案,另外,立刻傳訊息給太子殿下。”

此時,軍營裡麵的軍演正在開幕前夕。

“他居然真這麼做了?”

楚喆的臉上是按耐不住的笑意,他回頭看向楚皇和西域使團所在的位置。

他看向來傳信的衙役:“傳本殿的命令,按照當朝法律,殺人償命。”

至於楚皇,還不用急著告訴。

楚喆深信楚皇和他一樣,想讓楚嬴死無葬身之地,但說不定西域使團會為了兩國關係,稍微從寬處理。

饒了楚嬴一條命下來。

這不就讓楚嬴又有機會活下來翻身了嗎,這可不是他們想要看見的場景。

先斬後奏。

還可以表現大楚國對高昌西域的重視。

何樂而不為。

衙役分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當時明王爺的事情一經發生,他們也是想要衝出去對付西域使團的,不過是礙於京兆伊的命令罷了。

好不容易有了楚嬴這麼個真英雄,但是皇家的人居然想害死他?

“聽不懂本殿下說的話嗎?”

楚喆冷聲重複:“還是說,你拒絕聽從本殿下的意思?”

皇權在上,衙役咬著牙低下頭,極度不甘心地說道。

“冇有,小的這就回去傳信。”

眼見著衙役駕馬離去,楚喆這才冷笑著轉身。

“太子殿下這是去哪裡了,這麼久纔回來,還以為你要錯過神器的展示了呢。”

楚鈺微笑著盯著楚喆。

“神器,什麼神器?”

楚喆報了大仇,絲毫不氣,緩緩坐下。

“聽說是大哥發明的,具體的,我們也不清楚,這不是正等著嗎?”

這一句話瞬間引得楚喆發笑不已:“他能發明什麼東西出來,彆又是什麼雞肋的廢柴之物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