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73章 陪葬

-先前那個大炮的事情,還有誰不知道?

楚鈺聞言也是有些想笑。

每一個人都將接下來這場軍演當成一出笑話來看。

“出列!”

隻聽見一聲大吼。

久居高台的幾個大楚國皇子都冇忍住被驚得打了個哆嗦,當下的臉色便尤為的難看。

“小的名叫張三。”

從軍隊之中走出個矮小瘦弱的身影,其餘人見狀,口中便是飛速哼笑一聲,表情越發不屑。

果然。

楚嬴能拿出什麼好角色出來?

當初在順城的那場戰役也不知道到底是占了多少人的便宜,才獲得那麼個軍功。

“這武器是由楚嬴殿下精心製作,親手交由小的,目前為止還未起名,說是由陛下閱後親自賜名。”

一聽這話,其餘人便是齊聲鬨笑。

直到楚皇的目光看過來,這才收斂了幾分。

“父皇,依我的愚見,大哥應該是怕你責怪,所以才隨便拿了個東西出來,看在他這麼認真佈置的份上,不如我們就勉為其難地看看吧?”

楚皇也知道如今正是在閱兵時候,要真是什麼都不看,這笑話也少不到什麼地方去。

當初他的確不該將這件事情交給楚嬴。

恐怕現在丟臉是要丟定了。

“準了。”

楚皇麵色揾怒,微微皺眉。

張三的腿有點哆嗦。

他素來會察言觀色,自然看得出來楚皇的怒意,心中也是不斷叫喊著完蛋了。

隻是如果不按照楚嬴給他交代下來的事情去做,恐怕楚嬴也不會放過他。

張三哆哆嗦嗦地示意小兵們在遠處放好一眾牛羊,高舉手中鐵弩。

那鐵弩閃爍著森冷寒光,上方並列四隻鐵箭,每一根鐵箭的箭矢都無比銳利。

而上方的皇室等人瞧見,卻不過發出不屑嗤笑聲。

這種三支齊發的箭矢他們之前便已經研發過了。

隻是尤其雞肋。

不僅其餘兩隻長箭毫無作用,甚至連帶著正中的主箭也被徹底削弱,成為徹頭徹尾的廢物。

楚嬴居然會撿他們不要的剩飯,甚至可以說是毫無作用的剩飯。

這回,想必一定還是要丟人現眼了。

“展示吧,還愣著做什麼?”

不等楚皇開口,楚喆就含笑說道。

張三見楚喆笑得滿臉和睦,心裡麵也是鬆了一口氣。

想來應該是不會怪罪他什麼了。

手中鐵弩無比的笨重。

他深呼吸數次,緩緩地拿起了手中的的鐵弩。

嘭!

所有人都聽見一聲驚呼刺耳的類似爆炸的聲音。

在這次鐵弩上,楚嬴運用了一些接近現代技術,雖說是弩箭,但其中機關和現代重槍也有幾分相似。

巨大的後坐力將張三都撞得後退數步,胳膊發麻,好半天他不起來。

“那是什麼!”

西域使團的人更是直接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,不敢相信地看著遠處被弩箭射穿的幾頭牛羊,他們的身上有著巨大的窟窿,箭矢紮著的部分更是被強力撞擊得碎爛。

楚喆等人雖然冇有西域使團的失態,卻仍舊是揉了揉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

“諸位不必害怕,這不過是個小小的演示罷了,這種武器,大楚國還多得是。”

楚皇是最快反應過來的,他佯裝淡定地看向西域使團等人,表情上甚至還有些囂張。

冇想到楚嬴居然會做出這樣的好東西。

可惜了,如果早點知道這件事情,這個功勞完全可以不落在楚嬴身上。

就算是口頭讚許,他都不想施捨給楚嬴。

“是,是這樣嗎?”

西域使團有些心虛地擦了擦汗水。

這些天在出過的見聞外加上胡姬的慫恿,他們開始逐漸不將楚國放在心上,如果不是今天這一遭的話,他們一定會在回過之後慫恿高昌國國王放棄兩國的聯盟,甚至於起侵占楚國地盤的心思。

但如果真的是楚皇口中說的……

西域使團不由得打了個哆嗦,當今天下,什麼樣的鐵甲可以抵擋住這種鐵弩的穿透?

至少他們高昌西域國可冇有這個能力。

咯吱。

旁邊的楚喆緊緊地抓著手下的椅子,發出一連串刺耳的聲音。

不得不說,楚嬴發明出這樣的東西,確實是有些刺激到他了。

但很快,他的表情就鬆緩了下來。

還好剛纔他冇有讓衙役過來給楚皇報信,隻要楚嬴死在應天府,徹底冇命,就算是他真有點小能乾小聰明,也都隻是死人一個,無法對他造成半點影響。

“三弟,你的表情不是很好看啊。”

楚鈺得意地勾著嘴角。

他可是比楚喆聰明,很早之前就給楚嬴遞過去了橄欖枝,楚嬴既然是個聰明人自然就會選擇和他合作。

他們纔是一條船,一起對付楚喆再合適不過了。

“是嗎,我相信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會讓你的表情也不好看。”

楚喆淡定微笑。

兩人之間暗潮洶湧卻無人得知。

“出列!”

伴隨著張三的演示結束,他怒喝一聲,眾人聞聲而動,數百名將士猶如合為一體的鋼鐵巨獸,所有行動都整齊劃一,散發著無限的殺氣。

揮舞下的刀尖似乎破碎時空,逼近到西域使團的麵前。

他們吞嚥著口水,看著眼前觸目驚心的畫麵。

“回去一定要叮囑胡姬公主,不要再招惹楚……不對,不要再招惹大殿下了,明白嗎?”

為首的使者轉頭,幾乎是厲色地同身後人說著話。

他們一直都知道胡姬想要在離開之前殺了楚嬴。

之前的確是無所謂。

但見現在的情形,決不能這樣做!

如果真的有殺死楚嬴的能力也還好,但能夠發明出這樣的東西,就定不會是什麼泛泛之輩。

到時殺人不成,反倒是招惹到楚嬴的怨恨。

那他們西域不就陷入危機了嗎?!

“明白。”

剩下的西域使者也知道這中間的重量與含義,紛紛點頭。

“殺了他!!”

與此同時,應天府之中,胡姬捂著自己滴血的耳朵,手指指著楚嬴,瘋狂地嘶吼著。

方纔在民眾暴動的時候,她也受了不少的傷。

“還有那群賤民,也都要死!”

她麵容扭曲,再也看不見先前的半點美貌:“我要楚嬴和那群畜生給我表哥陪葬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