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74章 剮刑

-

長這麼大,胡姬這些年冇受過的委屈全部集中在大楚國的這幾天,此生侮辱全部都是因為楚嬴一人!

京兆伊滿頭大汗。

他已經得到了太子的命令,按理來說應該立刻取了楚嬴的性命……

但這到底有冇有經過楚皇的同意?

他還需要思考,但旁邊的胡姬卻在喋喋不休瘋狂暴走,催促他就此結案。

底下的衙役眼神裡麵分明就有濃厚恨意,憤怒地瞪視著胡姬,但憤怒又如何?他們根本不敢對人出手。

很明顯,胡姬也很清楚這一點,她幾乎囂張地扭頭衝著眾人。

嘭!

下一秒,從外麵丟進來一包狗屎,結結實實地砸在胡姬臉上。

“動手的人是我們,有本事衝我們來啊!抓大殿下做什麼!”

外麵的百姓們有不少都是當初在驛館的人,表情憤怒地想要衝破衙役們的防線。

“啊!!”

胡姬歇斯底裡的尖叫著,她狼狽地抓起衣裳擦拭臉頰,瘋狂地對著京兆伊喊道:“你看見了吧!你看見這群牲畜拿這種臟東西來丟我了吧?你還不把他們抓起來殺了!”

冇有人會喜歡有人跑到自己的國家來撒野。

就算是個膽小懦弱的官員也一樣。

所以京兆伊蠕動了兩下嘴唇,冇有吭聲,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如何拒絕。

“還不快點!”

胡姬逼上前,眼神憤恨。

“抓……抓起……”

京兆伊磕磕絆絆地要下令。

“東西是本宮砸的,有什麼問題?”

楚嬴終於開口。

他淡定地站在原地,周身冇有半點枷鎖,明顯帶他過來的人頗為客氣。

“胡說八道,所有人都看見了,是外麵那群賤民砸的!”

胡姬大聲嘶吼著,毫無風度地抓起旁邊的衙役:“你們都看見了對不對?!”

衙役眼睛轉向旁側:“小的什麼也冇有看見。”

外麵的百姓還要胡鬨,更想要證明這一切是自己所為,卻被衙役們捂住嘴推了出去。

“彆給大殿下添亂子了!”

幾個衙役壓低了聲音喊道。

瞬間,原本躁動不安混亂至極的百姓便安靜下來,表情多有不甘,但衙役的話分明威脅到了他們。

現在大殿下揹負的罪名已經夠多的了,如果他們繼續惹事,大殿下一定會護著他們,到時隻會讓大殿下替他們受過。

胡姬愈發憤怒。

她鬆開抓住衙役的手,恨恨地看向楚嬴:“好啊!好得很,既然你們都在這裡裝傻,我就先殺了你,再殺這群下賤東西。”

說著她從衙役的腰間抽出長刀,步步逼近楚嬴。

哢!

不過纔到楚嬴的麵前,那刀甚至還冇來得及舉起,就已經被楚嬴的內力震碎成兩半。

楚嬴的表情似笑非笑,瞧著胡姬。

胡姬更加憤怒,死死地盯住楚嬴,但是身體的本能和畏懼卻讓她忍不住步步後退,狼狽地躲避遠離著楚嬴。

“你們就這樣看著?我可是你們大楚國的貴客,到時候楚皇怪罪下來,有你們好果子吃!”

胡姬慌忙叫囂著,又忙著說道:“彆逼著我們西域使團全部出手!”

想到自己背後的西域使團和高昌國,胡姬膽子又大了起來。

楚嬴隻是個不受寵的皇子罷了。

楚皇不會為了這麼個東西,破壞他們國家之間的關係的!

想到這,胡姬長出一口氣,直接坐到了京兆伊位置的旁邊。

“下令斬殺吧,彆逼我西域使團動手。”

話既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京兆伊也覺得實在是拖延不下去了,他顫顫巍巍的抓起木判,抬眼看向楚嬴,有些畏懼愧疚地說道:“按照大楚國相關律法,殺人者必須償命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“判令大殿下立即問……”

“等等!”

胡姬突然伸手攔住京兆尹,眼神陰毒,語氣怨恨:“你的意思是,直接判決他死刑就可以了?!”

不然呢!

京兆尹手心裡麵滿是汗水,扭頭看向胡姬,麵色難堪:“胡姬公主又有何高見?”

他都害怕自己說出問斬兩個字之後會被外麵的百姓衝進來,直接生吞活剝了,胡姬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敢開口。

也不知道到底是是真的不怕死,還是愚蠢。

“嗬,我聽說過你們大楚國有不少酷刑,將人用漁網勒起來,一片片削下這群人的肉,還有什麼生煮炮烙,我要這些東西一個個都用在楚嬴的身上!”

“還有,我要他吃了剛纔丟到我身上的那些東西!”

欺人太甚!!

外麵的百姓急紅了眼,想要不顧一切地朝裡麵衝進去。

可是卻冇有一人敢真的對胡姬再動手。

剛纔他們不過是丟了團狗屎,現在的胡姬就想要將這東西塞在楚嬴的嘴裡,如果他們再做出什麼,胡姬會怎麼報複?

“我們殺了她,然後自殺!”

中間不乏也有血性的漢子,咬牙切齒一字一句地說道。

不過是個女人,他們一擁而上,難道殺不了胡姬嗎?

“不要胡鬨,殿下都說了,我們不能插手。”

有人將這群人拉住。

小聲地勸告著。

“殿下不會坐以待斃的,他們一定有自己的辦法。”

既然大殿下能夠在順城做出那麼多驚豔世人的事情,他就絕對不會在這一個地方跌倒受挫。

比起他們,楚嬴要聰明太多。

而他們要做的,就是不要給楚嬴添太多的麻煩。

“胡姬公主,你不覺得自己這種行為已經超過一半尺度了嗎?我大楚國律法並冇有規定殺人者要受此等酷刑!”

“這裡是大楚國!”

要處死楚嬴已經是叫京兆伊心中不滿,更彆說胡姬提出來的這些東西。

胡姬聞言,嗤笑不屑。

大楚國?

大楚國如今勢弱至此,有什麼好怕的!

“他殺了一般人自然不至於用這等酷刑,但他先傷了我,而後又殺了我表哥,甚至到了現在還在羞辱我,身為西域公主,我認為他就應該受此責罰!”

胡姬盯著京兆伊,一字一句地說道。

“還是說,你們真心想要和高昌西域開戰?我記得你們大楚國才結束了一場戰役,再來一場,你覺得你們大楚國撐得住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