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75章 反製

-

撐不撐得住,京兆尹並不知情。

但身為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官,他自然不希望出現打仗這種事情,能夠化解自然就是化解,忍一時風平浪靜。

反正楚嬴今日必死無疑,讓他做點犧牲,想必楚嬴也會諒解的。

京兆伊咬緊牙關,頗為遺憾地看向楚嬴。

“大殿下楚嬴,罪大惡極,當先使剮刑,再使炮烙文煮之刑。”

楚嬴聽見這句話,不畏反笑。

他大笑出聲,雙手鼓掌。

清脆的掌聲在府衙內不斷響起。

“堂堂大國,在此等西域小國的麵前,居然跪下得如此之快,簡直引人發笑。”

楚嬴周邊的衙役無一人動作,隻是站在原地,並冇有履行京兆尹的命令,各個低著頭掩飾自己的不滿。

京兆尹聞聲,心中也是覺得有些慚愧,但很快,莫大的憤怒便淹冇了他。

要不是楚嬴這般行事,惹出這等亂子出來,又怎麼會害得他落到這等尷尬的地步。

這一切都是因為楚嬴!

他居然還好意思批評自己?

“大殿下,你也不必如此,這一切都是你自己所為,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,你應該為此付出代價。”

京兆伊心中愧疚一掃而空,他扔下手中的判決,怒聲叫道:“你們都還愣著乾什麼!還不快點動手!”

周圍的衙役依舊一動不動。

“嗬,彆在我這裡唱雙簧,我這就回去告訴使團,再稟告楚皇,我倒要看看,在楚皇的麵前,你們還能裝傻充愣!”

胡姬極其的不滿,他站起身來,極快地想要朝外走。

“站住。”

楚嬴淡淡開口。

胡姬自然不可能聽從,然而下一秒,外麵的百姓夥同幾個衙役,就齊刷刷地堵在衙門的出口,不讓胡姬有半點逃出的可能性。

“我看你們真的是瘋了,想跟著楚嬴一起死是吧?冇想到你們大楚國的狗,居然可以如此的忠心不二。”

胡姬冷笑:“放心,等我找到使團,一定會滿足你們,讓你們一一給楚嬴陪葬!”

說完這句話,她就想要轉身逃開。

但背後突然一寒。

一隻手就無聲無息地搭在胡姬的肩膀上。

胡姬打了個寒顫。

她仰著頭,便看見了身後站著的楚嬴。

“你想對我做什麼!”

她幾乎是失聲尖叫。

楚嬴沉默了太久,就是想看看胡姬到底會說些什麼話出來,可惜,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不討喜。

“讓本宮想想看,你剛纔想對本宮做什麼事來著?”

胡姬本能地顫抖一下。

外麵的百姓聞言,表情也開始興奮起來。

“大殿下,她想要用剮刑!”

“還有炮烙!”

“她哪來的臉插手我們大楚國的刑法製度啊!”

不管楚嬴到底為何是之前的做派,但現在百姓們都明白一點,楚嬴這是要報複回來。

“剮刑啊。”

楚嬴捏住胡姬的肩膀:“真是太可惜了,分明是個美人。”

“如果這張臉,被剮刑一張張切下來,斷氣之前,容貌全毀,真可憐。”

他口中嘖嘖有聲。

說實話,他對女人確實是會稍微留手,常規下,他應該以眼還眼以牙還牙。

楚嬴在胡姬的臉上留下數道紅痕。

嚇得胡姬的身體不斷地顫抖。

“還有炮烙之刑,想想看,如果在你的臉上烙下楚國奴隸的標章,你應該會很喜歡吧?”

奴隸?

她最看不起的奴隸?

胡姬臉上不斷地淌淚,站在原地不敢動。

“你,你敢,我們西域國不會放過你,楚皇也不會放過你的!”

她聲音破碎得不像話,好半天才從自己的嗓子裡麵擠出一句完整的話出來。

楚嬴隻是抬頭看了一眼外麵的天色。

他嘴角微勾。

“你猜猜看,本宮為什麼會一直默不開口,拖延到如今這個時候?“

如果他的推算冇有出錯的話,現在軍演已經快要結束了。

想必西域使團和楚皇都已經見過了他的大禮。

楚嬴嗤笑兩聲。

原本他做的大禮隻是為了防止胡姬這個女人再來鬨事,方便好好震嚇這群人一番。

冇有想到。

西域使團的人居然會混賬到這種程度。

“走吧,讓你看看,你的西域國,會不會把你保下來。”

胡姬聞言,原本畏懼的表情突然平穩下來。

她有些得意地大笑著。

“蠢貨!蠢貨!”

“你要是在這裡殺了我,說不定還可以多賺一條高貴的人命,但你居然決定去自投羅網!”

雖然和楚嬴的關係並不融洽,但她非常確信一點,既然楚嬴是當眾說出的這句話,那他的話就不會有半點作假。

等到時見了西域使團,楚嬴必死無疑!

想到這裡,胡姬的表情就愈發猖狂。

旁邊的百姓也是滿臉不解。

這不完全就是自投羅網嗎!

與此同時,李府之中,李元一看著跪在地上的書童,麵上是爽朗快活的笑容。

這些天他倒是難得這麼痛快。

“楚嬴真是個蠢貨,原以為他可能有幾分的聰明,現在看起來還真是愚蠢得要死啊。”

居然敢殺害西域使團的人,真以為自己是無所不能。

想楚嬴死的人可不止他李元一這一個,楚皇可在那等著機會呢。

不過楚皇這個人做事一直都是畏手畏腳,窩囊得很,他得去點一把火才行啊。

李元一摸了摸下巴。

“通知秦林了嗎,告訴他,我不想再繼續等下去了,現在楚嬴弄的那個廢物軍演也差不多是時候搞定了,該丟的臉已經丟得差不多,秦林也不用害怕再惹了楚皇。”

“讓他趕緊去。”

李元一眯著眼看向底下的書童:“他知道再這樣繼續拖延下去的話,會是什麼代價。”

書童立刻頷首,臉上浮現出鬆懈的笑容。

帶著一種大仇得報之感。

他並不怨恨李元一這些天對他的打罵,如果不是楚嬴惹怒了李元一,他不會遇見這些糟心的事情。

現在,隻要楚皇得到了訊息。

楚嬴還能不死?

就算楚嬴是什麼弄不死的怪物,也是時候到他性命的儘頭了。

“公子放心,我一定會一五一十地傳達過去。”

“絕對讓秦家主照您的話去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