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76章 比較

-軍營之上寒風呼嘯,底下的將士們站得格外齊整,身上肅殺之氣不減半點。

楚皇倒是難得地臉上帶笑。

不得不說,這麼多年來,他還是頭一次覺得自己這個兒子有幾分的作用,起碼在西域使團的麵前給他漲了點臉麵。

可惜,如果這些事情是楚喆做的就好了,早知道軍營軍演這個活就應該交給楚喆。

他相信楚喆會做得比楚嬴要精彩太多。

“不知使者們可滿意?”

楚皇擺出高高在上的模樣,得意地望向底下的一乾人等。

西域使者們先是被鐵弩震住,隨後又被一眾炎煌衛進行調教過的鐵衛威懾,如今正是兩腿發軟心中畏懼之時,聽見楚皇這樣一句話,乾笑兩聲,不敢多言。

正在此時,外麵傳來一連串的雜亂腳步聲,一眾皇宮禁衛從外麵退了進來,場麵混亂尷尬。

楚皇原本還稱得上一句不錯的心情瞬間糟糕透頂。

好不容易在彆人的麵前漲點臉麵,馬上就被這群人毀壞了。

“你們在做什麼,如此不成體統!”

楚喆身為楚皇的好兒子,自然是第一個察覺到楚皇情緒的人,有的話楚皇不方便說,他當然要替楚皇說出來。

為首的皇宮禁衛訕訕地回頭看向楚喆,磕磕絆絆地說道:“殿下,大殿下他夾持著胡姬公主,和一堆百姓從外麵闖進來了。”

如果隻是楚嬴,依著這群禁衛以往的性情,怕是早就要將楚嬴攆走了,但是楚嬴的手上還有胡姬公主。

比起楚嬴,胡姬倒是顯得更重要一些。

再加上那群烏泱泱的百姓們,禁衛們也隻能一退再退。

“挾持?!”

楚喆表情裝得無比震驚,心中卻在狂喜。

若是楚嬴不作出這種事情,今天這次軍演說不定會讓楚皇對楚嬴留有情麵,可楚嬴居然愚蠢到挾持胡姬?

難道西域使團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公主被人劫持嗎?

楚嬴該不會是想靠著這樣保命吧。

簡直就是愚蠢!

這種在苦寒之地混跡長大的角色,果然不懂得這些算計。

“大哥你瘋了不成?”

楚喆不等其餘人先開口,便率先出聲說道:“有什麼話好好說,你彆傷了胡姬公主。”

“胡姬公主可是我們的貴客啊!”

他一邊討好著西域使團,一邊開口挑釁楚嬴:“胡姬公主天性純良,貌美溫和,總不至於得罪了你吧?”

底下的百姓是最先趕到的,一聽見此話,表情便難以自控地複雜起來。

天性純良?

誰?

“我的天啊。”

楚喆最為靠近人群,他突然裝作詫異地開口大喊:“你居然殺了明王爺?!你怎麼能這樣做?”

他雖然隔得遠,但聲音也已經傳遞到楚皇一眾人的耳朵裡麵。

楚皇當下一個激靈從位置上站起來。

周遭的西域使團也徹底亂套。

那個叫楚嬴的皇子居然真的敢對明王爺出手?現在還敢鉗製胡姬公主!

“讓這個逆子進來!”

楚皇大嗬一聲。

底下的西域使團也麵色陰狠。

“楚皇陛下,這件事情,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待。”

儘管剛纔已經見識到了軍營的強大,但是就楚皇的態度來看,不管怎麼說,楚皇是和他們站在一邊的。

那楚嬴就必須要死。

正在這群人喋喋不休的時候。

外麵的百姓們已經自覺讓出一條路了,被繩子綁著的胡姬走在最前麵,她的嘴被破布塞住,滿臉都是憤怒。

這種感覺讓她倍感羞辱。

好像她和自己在西域時候的那群奴隸冇有區彆一樣。

這也是楚嬴的目的。

他嘴角微勾,漫不經心地甩了甩手中的繩子示意胡姬動作再快些。

胡姬憤恨咬緊嘴裡的破布襪子,瞧著遠處的西域使團,突然猛地拉扯下手中的繩子,在楚嬴鬆手的一瞬間奔跑向西域使團。

“公主殿下!”

西域使團的人慌忙下來,接住胡姬,扯下胡姬嘴上的破布。

胡姬便喊道:“殺了那個男的,我要你們殺了他!”

“陛下,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向你們進貢的國家嗎?”西域使團憤恨地看向楚皇。

楚嬴這種行為,分明就是在打他們全體西域的臉。

“楚嬴,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?”

楚皇憤怒地看向楚嬴,一字一句地說道:“你真是要把我們大楚國的臉麵都丟儘了。”

他的功勞那是隻字不提啊。

楚嬴笑著抬頭看向楚皇。

“父皇,我做的哪裡不對嗎?”

他反問一句。

不等楚皇回答,楚喆就率先一步開口:“大哥,這還有什麼好問的嗎?你殺害了明王爺,這種做法,就不怕西域使團讓你償命嗎?”

“我殺了又如何?”

楚嬴再度反問。

西域使團頓時勃然大怒:“楚國大皇子莫要欺人太甚!殺人者償命!”

楚嬴麵上笑意更深。

“說得好啊,殺人者償命,所以明王爺應該為自己所做作為付出代價纔是。”

他一句話說罷,拍了拍手掌,示意底下的百姓上前。

百姓們猶豫再三,先前圍堵驛館的幾位為首之人,突然站上前來。

“三天前,我家弟弟在街上不小心衝撞了明王爺的馬匹,被明王爺打殘雙腿,如今還臥病在床。”

“前幾天,我父親從賭坊門口路過,明王爺正巧遇見他,便說他衝了明王爺的晦氣,害得他輸了錢,當下將我父親打得隻剩半條命。”

“我家娘子因為長得貌美如花,被明王爺看上,她不從,被明王爺的侍衛拖出去,要不是我及時帶著她逃走,她早就命喪黃泉了。”

“還有我。”

“還有我們——”

有人帶頭指責之後,百姓們開始不約而同地站出來。

他們跟隨著楚嬴過來之時,就有千言萬語要說,缺乏的隻是最後的一點膽量而已。

“那,那又如何,不過是一群牲畜,如何跟我們貴族相比?”

西域使團的人結結巴巴,最後居然說出了和胡姬當初說的一模一樣的話。

楚嬴微微合上眼。

果然。

在這群畜生的眼中。

百姓的人命就猶如草芥。

“那你西域國一個王爺的命,如何和本宮比得?”

楚嬴冷笑反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