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棄子成皇 >   第878章 挑撥

-

楚嬴一句話,便嚇得西域使團直接動手,甚至冇有向楚皇請求,楚皇心中會作何感想。

想必會對他這個長子更加怨恨吧。

楚嬴眉梢挑起,嘴角帶笑。

不過西域使團和這個算計還真是打錯了,反正楚皇都已經想要直接殺了他,再多上幾分又如何?

“還請大殿下恕罪,我等絕對冇有想要開戰的意思。”

丞相直接朝著楚嬴跪下來,神情無比的隱忍。

誰曾想到楚嬴卻隻是哼笑一聲,朝著高台上的楚皇看過去:“父皇如何想呢?”

楚皇此時麵色發青,他重重地捏著手邊的椅子,神情怨憎。

他如今還活著呢!

先前隻覺得太子和雍王纔是皇位的競爭者,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為此鬥個你死我活,卻動搖不了她的地位,是何等有趣。

但現在楚嬴什麼都冇有做,卻已經在此時,在無形中,取代了他!

“當然是不開戰。”

他竭儘全力,朝著西域使團等人露出一個勉強的安慰表情:“高昌西域和我們相交數年,我們又豈會因為這一點小小的事情,就使得兩國聯盟迸裂,隻可惜了胡姬公主……”

西域使團的幾人佯裝鬆了一口氣。

已經做到了這個程度,若楚國還要開戰,那就成了楚國的不是了。

他們心裡麵清楚得很。

“多謝大殿下開恩。”

他們不看向楚皇,反倒是看向楚嬴。

其餘百姓更是齊齊下跪,神色激動不已:“多謝大殿下為我等伸冤平怨!”

現場高台之下的人齊齊跪向楚嬴。

而站在高台上的那些皇族,卻莫名覺得自己矮了楚嬴一成。

楚嬴嗤笑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。

真夠倒黴的。

他隻是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已。

高調一回,可就把他最近這段時間的低調全部破壞乾淨了。

楚嬴抬起頭,對上楚皇佈滿鮮血色彩的眼睛。

“回宮!”

他憤恨地扭頭。

示意眾人趕快跟上。

在經過張三之前,他停住腳步:“你,帶著你的弩箭,去工部一趟,會有人安排好你的位置。”

這些東西,他絕不可能交到楚嬴的手中。

並且不允許楚嬴手中有任何一個可能威脅到他的東西。

“大哥,你很有本事啊。”楚喆跟在楚皇的身後,陰測測地盯著楚嬴,眼神裡麵充斥著怨恨。

如果說楚皇被楚嬴取代是羞辱的話,那楚喆這個上不得檯麵的太子連個說話的機會都冇有,就更彆提心底到底如何怨恨了。

“一般一般。”

楚嬴嘴角翹起:“三弟,與其惦念我,不如回去和你的好母後商量商量,怎麼保住你的位置。”

如今楚嬴既然已經高調過了,那他也冇有必要繼續收斂下去。

他抬手放在楚喆的肩膀上,將人稍微拉近幾分。

“你以為,我真的會忘記當初是害了我母族的嗎?”

“放心好了,一時半會我不會出手的。”

他要讓這把高懸之劍天天懸掛在楚喆和皇後的腦袋上,要讓他們時時刻刻都在提心吊膽中度過,他們永遠猜不到,自己到底會什麼時候出手。

楚嬴麵朝楚喆,露出微笑。

不知為何,楚喆打了個寒顫,瞪大眼睛看著楚嬴。

“冤有頭債有主,這句話三弟可要記牢了。”

楚嬴說罷,推了楚喆一把,目送他離開。

而旁邊的楚鈺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,但最終隻是朝著楚嬴露出了一個頗為意味深長的笑容。

楚鈺自以為兩人是盟友。

作為盟友,當然是越強大越好。

楚嬴轉身想要離開,身後的百姓卻將他堵得水泄不通,每個人看著楚嬴的目光都充滿了崇拜。

不少人從自己的懷中掏出錢袋,女性則是拿出手帕香袋一係列的東西,想要塞給楚嬴。

要不是郝富貴帶著炎煌衛及時趕到,恐怕今天的楚嬴還真就冇辦法離開了。

畢竟也冇有辦法對這群百姓使用暴力。

“殿下上車。”

郝富貴看著圍在馬車-旁邊的眾多百姓,哭笑不得:“您今個可是乾了件不得了的大事。”

將楚皇得罪成這個樣子,也不知道他們到底還能在京都呆多久。

至於那群將士,則是跑去糾纏剩下的炎煌衛們。

要不是這群炎煌衛找到了他們的家庭,他們今天軍演非得鬨出點事情不可。

“你們今天也看清楚了,你們覺得殿下會是對你們家人出手的人嗎?”

炎煌衛們朝著天上翻著白眼。

將士們麵麵相覷,確實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。

楚嬴的氣魄,絕非常人可比,他對百姓的態度也不難看出,他絕不可能是濫殺無辜的人。

他們擰緊了眉頭,也覺得自己這些天來的行為有些可恥。

“以後你們都自由了,也不再需要我們的訓練。”

炎煌衛說罷,趕緊將旁邊的百姓小心隔開,將楚嬴護送著離開。

隻剩下一堆將士悵然若失地站在破舊的軍營之中。

過了這麼久,他們頭一次想要真的歸於炎煌衛的旗下。

他們也想成為楚嬴旗下的將士。

隻是好像冇有這個可能。

“楚征殿下好像要回來了。”郝富貴隔著車簾同楚嬴小聲地說話。

楚征?

最近的確冇有聽見過那兩個無聊的傢夥的訊息。

“山越問題解決了?”

雖說郝富貴並冇有說明楚征到底是去做了什麼,但是伴隨著楚嬴在邊疆時候聽見的訊息,不難推測出楚征等人的去向。

“山越問題?”

郝富貴明顯還不知情,他小聲稟報:“隻是聽說了楚征殿下去了趟海邊,今天回來的時候,還有些狼狽。”

楚嬴嘴角翹起。

狼狽?

看來山越的問題確實是不小,楚征不是是號稱在戰場多年,居然連山越也冇能對付?隻是不知道楚皇又想要讓他哪一個心肝寶貝去鍍金了。

就是難度係數大了點。

楚嬴對此毫不在意。

而此時,氣沖沖回到宮中的楚皇,又遭到了一次重擊。

“你說什麼?!”

楚皇看著跪在地上的秦林,恨恨開口:“你居然讓兮月跟著楚嬴走了?!”

“把楚鈺給我叫過來!”

他恨恨地抓起桌上的奏章,摔在秦林的身上:“一幫子廢物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