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在帳篷裡麵相視一眼,皆是確定了心中所想。

像楚嬴這種毫不受寵的皇子,身上也冇有個一官半職的,好不容易有個侯爺的位置,在京城裡麵卻連個名頭都排不上。

他們想要對付這種人還不是輕而易舉。

就算楚嬴有順城那樣的封地有算得了什麼,一個貧困窮苦的苦寒之地,如何能夠和他們這樣的南方富饒之地相比?

王明安端著手中的佳釀,眼睛裡麵閃爍著詭秘陰森的光。

“要弄死一個皇子,那難度可不低啊。”

他沉思片刻:“弄死他可以,但絕不能牽扯到我們的身上。”

旁邊的瘦猴一個勁地點頭,神情無比地讚同。

“這是自然,當然不能牽扯到在咱們,到時候往山越部落一推,誰還能來驗證嗎?”

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陰險的笑容。

“到時候,先請他入帳——”

此時此刻的楚嬴正到南海邊境,一群人正打算朝裡走,馬車方纔起步,還未駛到城門前,裡麵的楚嬴就掀開車簾。

“先去城外,去那個山越族群的附近。”

聽見這話,郝富貴等人立刻就流露出錯愕神情,扭頭慌張地看好這楚嬴,神情之中流露出不解。

“殿下,聽說山越子民凶悍無比,殺人不眨眼,我們就帶這麼幾個人去那邊,豈不是太危險了?”

郝富貴渾身的肥肉都哆嗦了下,看得出真的為此感到害怕不安。

他本來就膽小,雖然說跟著楚嬴混跡了這麼長時間有了點膽子,但並未真刀真槍上過戰場,聽見這種話難免害怕。

“不如我們先去南海城裡借些兵馬再前去探查吧。”

楚嬴並不為郝富貴的發言動怒。

對於南海城中的事情郝富貴一無所知,本能地想要投奔對方尋求幫忙,也不是什麼無法原諒的天大錯事。

“放心,如果你進去,一個兵馬也借不到。”

楚嬴目光遙遙地看著南海城門口來來往往的百姓,他並不是百分百相信秦兮月口中所說。

但這群人的目光他太眼熟。

雖然和順城的百姓有所區彆,但是那種被長期壓榨,行屍走肉般的模樣,他太過眼熟。

這裡麵的官員,的確不會是什麼好東西。

“走吧。”

楚嬴目光示意郝富貴行動。

郝富貴雖然不瞭解始末,但見楚嬴這般說,自然也冇有猶豫,百分百地相信楚嬴的話,壓下心中的膽怯,哆嗦著抓著馬韁朝著山邊駛去。

南海周邊的平原皆是被海水沖刷所成,剩下的皆是高山,山越子民一開始也待在平原之中和南海的百姓和漁民居住一起。

隻是被逼得一點點冇有了生活下去的能力,最終在洪進的帶領之下迴歸山林。

如今大部分都靠搶奪來往物資過活,最多就是去打劫王明安等官員的財產,不過後者常有失敗,再加上王明安一旦有所虧損就會變本加厲地報覆在百姓的身上,攬更多的財。

所以最終,洪進一乾人等還是選擇不斷地朝外擴張,放棄侵犯南海城的想法。

眼見著到了山腳下,楚嬴示意郝富貴停下馬車,就此安營紮寨。

驚得郝富貴一個哆嗦。

上麵就是傳聞中無比凶惡的山越子民,他們就要在彆人的眼皮子底下占地盤。

就算不為自己的小命著想,也該——

郝富貴想不出原因。

他哆嗦了下身體,拍了拍肚子上的肥肉,示意自己安心下來。

不管如何,楚嬴不會害死他們這些下屬的。

就算上麵是吃人肉的吊額大虎,也敵不過大殿下不是?

旁人聽著郝富貴的碎碎念,隻覺得好笑,又衝著他揶揄幾句,原本冷清的山林下麵瞬間就熱鬨起來。

冇一會,鍋子什麼的也全部架上了,陣陣香氣以火堆為中心四下擴散。

秦兮月則是坐在一側為楚嬴撫琴。

原本的荒郊野嶺硬生生被營造出皇宮彆院之感。

“他孃的,這些有錢人就是會享受,真想直接下去乾他孃的!”

三百米開外的一處大樹上,兩個穿著破爛的青年人蹲在上方,聞著湯鍋裡麵散發的香味,口水止不住地從嘴裡分泌,不斷地吞嚥。

好濃的肉香味道。

他們已經多久冇有吃到大肉的味道了,平日裡就算是吃,也隻有一小塊一小塊的肉渣子可以吃。

雖然已經比城裡麵的百姓過得好得多,但人就害怕對比啊。

看看那堆紮營的人吃的是什麼?

不僅是精米,還有大肉骨,每個人的碗裡都是滿滿噹噹的,光是看上一眼,他們都覺得自己肚子裡麵的饞蟲在一個勁地往外鑽。

要不是有洪進管著,他們早就衝下去搶吃搶喝的了。

“有點出息行不行?上次打劫了那個皇子,不是還分了一兩天的肉吃嗎?”

樹底下趴著潛伏的同夥拍了拍樹乾,狼狽地擦著口水做掩飾。

他仰著頭同自家人講話:“咱不是還靠著那傻X東西過了個肥年嗎?聽說那傢夥以前還是個什麼擅長打仗的皇子,簡直笑死人了,要這樣就是擅長打仗,那我看我們元帥也挺好的。”

“說不定可以當個皇帝什麼的。”

這句話一出,就嚇得樹上兩個年輕人差點從這棵樹上摔下來。

他們忙看著下麵的兩人。

“這話可不能隨便說啊!”

做皇帝,他們想都不敢想!

他們這一代的子民也就隻是想能吃飽穿暖,現在的生活雖然稍微艱苦了些許,卻也已經能夠讓他們感到心滿意足了。

“萬一朝廷真的派兵過來圍剿我們,我們不就死定了?”

聽見上方的人這樣說,底下的人口中卻發出聲嗤笑。

皺著眉頭心中不滿。

反正他們連皇子都打劫了,還把人折騰得不像樣,自然不怕把事情做得更絕一些。

他們這些人就是太畏手畏腳,這樣子下去什麼時候才能成大器?

難道要等到下輩子嗎?

“暗處的幾個兄弟,不打算來一碗嗎?”

幾人正竊竊私語不停的時候,遠處的楚嬴微微端著碗,朝著他們的方向稍稍示意。

“他看見我們了?!”

幾個人麵麵相覷,不敢置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