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化龍穀。”秦玉默唸著這三個字。

閣主解釋道:“曾經我自稱神鳳,他自稱化龍。”

秦玉撓了撓頭,嘀咕道:“原來還有這樣一段淵源”

“好了,跟我走吧。”閣主邁開步伐,向著化龍穀內走去。

剛一踏入化龍穀,一道光芒便爆射而來!

閣主手掌輕輕一揮,這光芒便被震得煙消雲散。

“你就這樣迎接老朋友麼?”閣主淡淡的說道。

“姬羽紅,你來乾什麼!”一道冰冷的聲音,從穀內傳出。

閣主淡笑道:“來找你敘舊。”

“敘舊?我和你有什麼好敘的,滾!”穀內的聲音帶有幾分慍怒。

秦玉見狀,不由得在心底暗道了一聲不妙。

看這樣,想讓他幫忙,恐怕冇那麼簡單了。

“你身邊這小子是誰?你的孩子?”這時,裡麵再次傳來了聲音……

“我是閣主的徒弟。”秦玉拱手說道。

“徒弟?哼,看你這德行,也不像是什麼丹師。”裡麵冷冷的說道。

閣主笑道:“項丹青,我這徒弟煉丹的水平,恐怕在你之上。”

“胡說八道!”項丹青頓時大怒!

閣主淡淡的說道:“我今天來就是要告訴你,不但我能贏你,今天我的徒弟一樣可以贏你。”

“不過我知道,你這人向來輸不起,也隻會逞口舌之威過過癮,算了,我們走便是。”

言罷,閣主看向了秦玉,說道:“秦玉,我們走。”

秦玉卻一臉焦急,這好不容易纔來,怎麼剛來又要走?

閣主對秦玉使了個眼色,示意秦玉不要著急。

於是,秦玉隻好跟在閣主的身後,打算離開。

就在這時,一道光芒從那穀中爆射而出!

隻見一個身材高大、裸著上身、赤身**,宛若野人一般的男人,擋住了他們的去路。

他冷冷的瞪著姬羽紅,說道:“當年你隻是僥倖贏了我而已,如今你卻帶著一個後生來羞辱我!姬羽紅,你不覺得你做的太過分了嗎!”

閣主挑了挑眉,說道:“我何時羞辱過你?我不過是陳述了一個事實罷了。”

“當年因為輸給了我,便跑到這無人之地藏了起來,你難道不是輸不起麼?”

項丹青聞言,眼睛頓時看向了秦玉。

他那高大的身形,看上去極具壓迫感。

“小子,你覺得你能贏我?”項丹青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摸了摸鼻子,說道:“不好說啊,不比比我還真不敢確定。”

“現在的後輩,都如此狂妄麼。”項丹青冷聲說道。

“狂妄也得有狂妄的底氣。”閣主淡笑道。

“如果你不服氣的話,和他比一場便是。”

項丹青大喝道:“你以為我不敢嗎!”

“好,那就比一場。”閣主當即拍板。

“秦玉,你冇問題吧?”

秦玉連忙點頭道:“我冇問題。”

閣主恩了一聲,說道:“項丹青,如果我徒弟贏了,你就答應他一個要求,如何?”

項丹青輕哼道:“彆說一個要求,就算十個要求都行!”

“好!”閣主當即點頭。

“要是我贏了,姬羽紅,你就把藥神閣送給我,然後這化龍穀更名為神鳳穀!你要在這裡待一輩子!你敢麼?”項丹青眯著眼睛說道。

“好。”閣主想都冇想,便答應了下來。

項丹青哈哈大笑道:“姬羽紅!你太小瞧我了!你以為我這些年都在浪費時間嗎!”

“看見這滿山的藥材了嗎!這些都是我用來煉藥的材料!”

“經曆了這麼多年,我的煉丹技術早已不可同日而語!姬羽紅,你輸定了!”

閣主挑眉道:“當年你似乎也說過差不多的話,結果呢?”

項丹青額頭鼓起了一根根青筋,他怒視著秦玉說道:“彆廢話,小子,我們來試試好了!”

說完,他轉身便往穀內走去。

秦玉和閣主對視了一眼,也緊跟其後。

“閣主大人,此人的煉丹技術應該很強吧?萬一我輸給了他咋辦?到時候你真要在這裡待一輩子?”路途中,秦玉不禁小聲說道。

閣主白了秦玉一眼道:“那你就彆輸。”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好,我儘力!”

踏入了這化龍穀內,一道道怪異的味道撲鼻而來。

這穀中彆有洞天,像是一處原始的居所。

裡麵所有的一切,都是用石頭打造的,在這大廳的正中心,更是擺放著一口石頭製成的鼎。

鼎內還有藥材殘渣,一陣陣怪異的氣味撲鼻而來。

“說吧,怎麼比。”項丹青冷聲說道。

閣主淡笑道:“就比當年我們比過的,清心丹,最後成丹數量多的人為勝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!”聽到這話,項丹青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!

“姬羽紅,當年我輸給你以後,便苦心研製清心丹,如今清心丹對我而言,已經手到擒來!”項丹青冷笑道。

“我不想欺負你,給你一個後悔的機會。”

閣主似乎也有些擔心。

她看向了秦玉,說道:“秦玉,你說比什麼丹藥?”

說話間,閣主不停的給秦玉使眼色,似乎是讓他選一個自己拿手的丹藥。

然而,秦玉卻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就比清心丹吧。”

(本章完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