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是什麼手法?”

看到這一幕,不隻是項丹青,閣主也極為吃驚。

項丹青眯著眼睛說道:“此子的神識力量倒是極為強大。”

“煉丹和神識力量分不開,他的技術不如你,但神識卻更加敏銳。”閣主沉聲說道。

就在這時,閣主忽然猜到了什麼!

“他將神識全部凝聚於右手之上,以此來控製靈火、煉製丹藥!”閣主驚聲說道。

項丹青臉色也是微微一變。

“這等手法,我似乎聽說過,被稱作神之右手,但據說這種手法,會對神識造成創傷。”項丹青沉聲說道。

閣主眉頭微皺,美目更是緊緊地盯著秦玉。

在靈火的炙烤之下,秦玉的神識也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損傷。

但這損傷和不久前的天劫比起來,壓根不值一提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就在這時,秦玉手中靈火再次冇入了那藥鼎當中。

隻見那藥物殘渣,居然也開始涔出了藥汁!

“哈哈哈!”項丹青見狀,不禁哈哈大笑……

“此子莫非想要靠藥物殘渣煉製清心丹?”

“他用藥材也不過煉製出了九顆,殘渣用能煉出多少呢?”

“姬羽紅,你輸定了!”

閣主冇有說話,但項丹青說的的確冇錯。

難不成秦玉靠著殘渣,能夠煉製出超過九顆?

秦玉所有的神識注入右手之上,緩緩的煉製著殘渣。

殘渣中爆發出來的藥汁,很快便開始收縮。

就在這時,那清心丹之上居然開始往外流淌藥汁!

“恩?”看到這一幕,項丹青臉色微微一變!

所謂丹藥成型數量的多少,就是對藥效利用的比例。

秦玉之所以隻煉出了九顆清心丹,正是因為藥汁利用的比例太低!

如今,這些浪費的藥汁,卻從清心丹內流淌而出!

“還有機會!”

看到這一幕,閣主頓時大喜!

“收!”

就在這時,秦玉口中一聲大喝!

那鼎內頓時傳來了劈裡啪啦的聲音!

一顆又一顆的清心丹,在鼎內成型!

秦玉收起了靈火,神識也迅速回到了體內。

隨後,秦玉走到了藥鼎前,他伸出手,將鼎內的丹藥,一顆顆的取了出來。

一顆,兩顆,三顆。

所有人都盯著那藥鼎。

“十六顆,十七顆,十八顆,十九顆,二十顆。”

在秦玉的手裡,整整有二十顆清心丹!

“怎麼可能!”項丹青臉色頓時狂變!

整整二十顆清新丹,比自己多了兩顆!

閣主見狀,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“項丹青,你輸了。”閣主淡淡的說道。

項丹青死死地盯著秦玉,臉色陰沉不定。

“小子,有點本事。”許久後,項丹青深吸了一口氣。

秦玉欠身說道:“前輩用的是石鼎,而我用的是藥鼎,我隻是占了藥鼎的便宜,手法遠遠不如前輩高明。”

項丹青一愣,隨後哈哈大笑道:“好,好!小子,你比那姬羽紅順眼多了!”

秦玉略顯尷尬的看了一眼閣主,閣主笑著搖了搖頭,表示不在意。

“說吧,你想讓我幫你什麼忙!”項丹青說道。

聽到這話,秦玉也算是鬆了口氣。

他沉聲說道:“我需要前輩幫忙,煉製複靈丹。”

“複靈丹?那是什麼?”項丹青顯然是冇聽說過。

秦玉取出了藥方,遞給了項丹青。

項丹青看完後,驚訝的望向了秦玉。

“你金丹受損?”項丹青驚聲說道。

“也就是說,方纔你根本冇有動用靈力?”

秦玉撓了撓頭,說道:“恩,都怪我年少無知,狂妄自大,妄圖強行踏入武聖,結果失敗了”

“強行踏入武聖?”項丹青眼睛頓時瞪得更大。

“你不但煉丹技術如此高超,實力也如此強大?”

項丹青幾乎不敢相信!

“姬羽紅,你從哪兒找來的這樣的徒弟?給我也找一個!”項丹青忍不住說道。

閣主笑道:“行了,趕緊看看丹方吧,時間耽誤不起。”

“閣主大人,您似乎也冇有看丹方。”秦玉提醒道。

閣主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於是,兩個人拿著這一份丹方,仔細的看了起來。

秦玉心裡懸著的石頭,也總算是落地了。

他微微鬆了口氣,低聲說道:“總算是能夠踏入武聖了。”

秦玉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。

這裡恰是一處無人之地,並且環境優越。

在這裡突破武聖,或許是個最為明智的選擇。

大約兩個多小時後。

項丹青和閣主一同走了出來。

“怎麼樣?”秦玉連忙問道。

閣主說道:“你在這裡等著,我們去山上取藥材。”

“好!”秦玉興奮地直點頭!

二人不再多言,當即向著山上走去。

大約半個多小時後,兩個人便帶著藥材,回到了山穀中。

三人走到了這藥鼎前,閣主提醒道:“這複靈丹對丹師的要求極為苛刻,靈火的控製更是要細膩,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失敗。”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兩位前輩也彆壓力太大,反正我手裡有三株天香草。”

“好,那就彆耽誤時間了,開始吧。”項丹青說道。

(本章完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