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仆向著秦玉一步步走來,二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。

秦玉麵不改色,雲淡風輕,但心底卻升起了濃濃的戰意。

自從上次見識到了燕江的本領之後,秦玉對這些所謂的武道大師便充滿了興趣!

老仆冷眼看著秦玉,低聲說道:“小子,今天你必死無疑!”

說完,老仆身上忽然釋放出一股恐怖的氣壓!這股氣壓,不禁讓秦玉大驚失色!肩頭就彷彿被瞬間壓住了兩座大山!

“哈哈哈哈!”老仆不禁得意的大笑了起來。

“這就是內勁的力量!”說完,老仆忽然一步踏出,手掌化爪,淩厲的抓向了秦玉的胸口!

秦玉急忙往旁邊閃去,手掌擦著他的胸口而過,衣服被扯出了一條長長的裂紋!

“好快!”秦玉不由得感歎!

這個老頭的實力,恐怕比秦玉想象中還要強大!

“轟!”就在這時,老仆已經探出了第二隻手!

他蒼老的手掌握成了拳頭,直直的砸在了秦玉的胸口上!

“蹬蹬蹬!”

秦玉被震得連連倒退,差點摔倒在地!

“好強!”秦玉一臉的驚歎。

看來這些武道大師的確有兩把刷子!

“怎麼不還手,就這點本事麼?”老仆倒背雙手,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握了握拳頭,他將渾身的氣息調整到了極致,隨後“嗖”的一聲撲向了老仆!

“去死!”秦玉一聲爆喝,拳頭上居然浮現起了一抹白氣!

老仆麵不改色,輕描淡寫的迎接著秦玉的拳頭。

眨眼間,二人已經過了十多招,但秦玉愣是一下都冇碰到他!

“這個老頭的實力超乎想象。”秦玉心裡浮現起了一抹凝重。

南城柳家,名不虛傳!

車上,顏若雪一邊往嘴巴裡塞著零食,一邊透過車窗看戲。

她雖然身份高貴,但並不懂武道,甚至看不出誰強誰弱。

“秦玉,加油!”顏若雪伸出手對外麵大喊道。

秦玉當即望向了顏若雪的方向,他深吸了一口氣,冷眼看著老頭,說道:“再來!”

說完,秦玉便展開了第二輪攻勢!

拳頭密密麻麻,如雨點一般鋪天蓋地而來!

但是老仆的身子卻極為靈敏,每一次都能輕易地躲過秦玉的拳頭。

“嘭!”

趁著秦玉攻擊的空擋,老仆大手揮出,抓在了秦玉的胳膊上!

“先廢你一條胳膊,再慢慢折磨你。”老仆眼睛裡閃過一抹陰狠。

很快,秦玉便感覺到胳膊上傳來了一股巨大的力道!

“不好!”秦玉暗道一聲不妙,他握起另外一隻拳頭,用儘了全身的力氣,狠狠地砸向了老仆!

老仆臉色一變,急忙鬆開了秦玉,向後倒退而去!

他充滿溝壑的臉上漸漸地浮現起一抹冷意。

“小子,看來我還真是低估你了。”老仆冷笑道。

“彆玩了,速戰速決,彆節外生枝!”不遠處,柳世輝冷冷的說道。

老仆點了點頭,說道:“是,少爺。”

話音剛落,老仆身上的氣息再次攀登!

一股更加恐怖的壓力,彷彿要把秦玉的骨頭給壓碎一般!

“小子,我們少爺發話了,要你死。”老仆冷冷的說道。

“下輩子記得投一個好胎。”

說完,老仆的身子瞬間消失,眨眼間便來到了秦玉的身前!

他的拳頭上燃起了淡淡的光芒,瞬間便砸向了秦玉!

如此近的距離,根本無處可躲!

冇辦法,秦玉隻好握起拳頭正麵迎了上去。

“轟!”

雙拳碰撞,發出了轟天巨響!

秦玉接連倒退了七八步才穩住身形!

可即便如此,秦玉還是感覺胳膊彷彿要被震斷了一般!

“可惡”秦玉不禁咬了咬牙,臉色有幾分難看。

“如果我踏入了築基期,殺這老頭如屠狗切菜!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“就這點本事,也敢如此囂張?不過是個廢物罷了。”老仆再次來到了秦玉的身前。

秦玉晃了晃手,冷笑道:“廢物?你一個都快入土的人了,才這點本事,而我踏入修途不過短短一個月,咱倆到底是誰廢物?”

老頭聞言,臉色不由得一變!

“你找死!”老仆忽然一聲暴喝,伸手便掐住了秦玉的脖子!

他猶如拎著小雞一般,把秦玉硬生生的給拎到了半空!

秦玉的臉色慢慢漲紅,感覺呼吸開始變得困難,渾身得氣息更是被壓製住了一般!

“不知死活的東西,我現在就擰斷你的脖子!”老仆冷喝一聲,爾後手上的力道開始慢慢加大!

秦玉隻感覺脖子處傳來陣陣生疼,似乎要被擰斷了一般!

“放開他。”

就在這時,一道聲音忽然從暗處傳來!

轉身望去,隻見一個身穿西裝的青年走了出來。

他冷冷的看著老仆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放開他。”

老仆眼睛一眯,冷哼道:“你是什麼人?我們是南城柳家,不想死的話,趕緊滾!”

“我說,放開他!”然而,對方卻根本不理會老仆的話!

被拎在半空的秦玉更是有些吃驚!

“燕燕江?”秦玉從嘴巴裡擠出了一個名字。

而老仆似乎有幾分慍怒。

他把秦玉扔到了一旁,隨後望向了燕江。

“今天這是怎麼了,這麼多不知死活的東西。”老仆眯著眼睛說道。

隨後,老仆向著柳世輝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柳世輝擺了擺手,冷聲說道:“阻礙者,殺。”

“是。”老仆微微欠身,隨即便向著燕江一步步走去。

燕江掃了秦玉一眼,冷聲說道:“去車上待著。”

秦玉蹙眉道:“我幫你吧,這個老東西實力不一般。”

燕江冷著臉說道:“我讓你上車,看好小姐!”

秦玉見狀,也不再多言,隻好扭頭往車上走去。

鑽進車裡以後,顏若雪連忙問道:“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。”秦玉晃了晃胳膊,隨後有幾分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再給我幾天的時間,我宰這個老頭用不了一招!”

築基期和煉氣期,乃是天差地彆,秦玉有十足的信心,隻要踏入築基期,整個南城柳家都不值一提。

車外,燕江倒背雙手,靜靜的看著老仆。

老仆冷笑道:“年輕人,現在後悔還來得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