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人麵麵相覷,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喬尊準備踏入武聖的訊息,早就在武道界傳開……

許多人抬頭望著凝聚而起的丹雲,都不禁微微歎氣。

“看來喬尊要成功了。”

“他若是成功踏入武聖,對我等絕對是一個壞訊息。”

不一會兒,便有訊息傳出:

“喬尊成功踏入武聖了!並且放言要成為當世第一人!”

還不等眾多當世武者擔憂,便又有訊息傳了出來:

“喬尊死了!被人三拳打死!出手的人正是消失了多日的秦玉!”

兩條訊息前後不過十餘分鐘,一時間把人搞糊塗了。

秦玉三拳打死了喬尊?這他媽是不是太扯了?

就算秦玉成功地踏入了武聖,也不可能三拳便宰了一位武聖啊!

就在眾人懷疑之際,已經有視頻傳了出來。

視頻中,喬尊如同死狗一般,跪在秦玉腳下。

不出幾分種,便直接被斬了神識!

“秦玉真的三拳打死了喬尊!”

“臥槽,不愧是秦玉!他踏入武聖後,果然無敵啊!”

“太強了,這未免太強了!就算是第二秘境的摘星恐怕也做不到!”

九鼎山上,眾人圍著這視頻興奮不已。

“哈哈哈哈哈!”

常莽不禁放聲大笑。

“不愧是秦玉!好樣的!”

孔雲則是沉著臉,低聲說道:“看來我等也得努力了。”

藥神閣。

萬古瓊正色眯眯的打量著閣主。

閣主則是微眯著眼睛,完全無視萬古瓊。

這讓萬古瓊極為不爽。

他來了藥神閣多次,卻每一次都吃閉門羹。

“媽的!”

終於,萬古瓊忍不住了!

他把麵前的桌子一把掀翻,大怒道:“老子一個葉青麵子,纔沒把你怎麼樣,你不要以為我真怕了他了!”

閣主還是麵不改色,一言不發。

“好,逼我是吧?”萬古瓊一臉陰沉。

“等老子玩完你就跑路,我倒要看看他葉青能把我怎麼樣!”

說完,萬古瓊便張牙舞爪,向著閣主撲了過去!

閣主眉頭緊皺,剛要起身,這時外麵卻有人推門而入。

“誰他媽讓你進來的!”

這不禁讓萬古瓊大為惱火。

“萬少爺,咱們恐怕得趕緊走了。”萬家的武聖冷聲說道。

萬古瓊沉著臉說道:“走?往哪走?”

那萬家武聖繼續說道:“秦玉踏入了武聖,並且三拳斬了喬尊,若是再不走,恐怕就來不及了。”

聽到此話,萬古瓊臉色頓時大變!

他接過了手機,心驚肉跳的看著視頻。

當他看到秦玉那強悍無比的實力後,額頭頓時滾落了汗珠!

“媽的”萬古瓊暗罵了一聲,他從地上撿起了衣服,轉身便走。

“快,馬上回秘境,快!”萬古瓊滿麵惶恐,一刻都不敢停留。

而此時的秦玉,已經攜帶著天門的眾多門徒,回到了先前的碧月山莊。

這裡已經淪為了殘垣斷壁,破爛不堪。

但畢竟有一處秘境在此處,因此,把此處當做根據地,無疑是最好的選擇。

“暫且就在這裡定居。”秦玉說道。

“是,宗主!”三百鐵騎齊聲大喊!

眾人花費了些許時間,便把碧月山莊收拾整備了一番。

雖然不及當初的繁榮之色,但至少能住人。

不多時,便有人前來慶賀。

常莽等人,也從九鼎山上下山,前來像秦玉道賀!

一時間,碧月山莊濟濟一堂,賓客如雲!

“恭喜秦兄踏入武聖之境!”莊騰似乎已經從悲傷中走了出來,笑著向秦玉道賀。

“今日秦兄踏入了武聖,當世武者也算是有了一定的話語權。”楚恒微微感歎道。

“秦玉,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會第一個踏入武聖!”

麵對眾人的恭賀,秦玉也起身,一一謝過。

“秦玉,外麵那些穿黑袍的是什麼人?”常莽疑惑道。

秦玉說道:“他們是我的門徒。”

“門徒?”眾人聞言,都不禁微微錯愕。

秦玉恩了一聲,說道:“他們隻是其中一部分,其餘人還在盛國待命。”

“嘖嘖,這麼短的時間就拉起了一支隊伍,可以啊。”

“這算什麼,以秦兄現在的號召力,我想隻要振臂一揮,取代他京都武道協會也不是不可能!”

“我正有此意。”秦玉沉沉的說道。

此話一出,莊騰等人不禁瞪大了眼睛。

“秦玉,我們隻是開個玩笑,你彆當真。”莊騰拍了拍秦玉的肩膀。

“是啊,那京都武道協會根深蒂固,想要取代他們可不是一件易事啊。”

“凡事還是一步步來吧,京都武道協會背後有什麼力量,誰都不知道。”

“怕什麼!他京都武道協會有什麼好牛的!”常莽冷哼道。

言罷,他走向前去說道:“秦玉,攻打京都武道協會的時候,帶我一個!”

“好,冇問題。”秦玉點頭。

說完,秦玉從椅子上緩緩地站了起來。

他掃視著眾人,冷聲說道:“放話出去,天門正式向京都武道協會以及第二秘境宣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