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池候咬了咬牙,說道:“我可以反水!摘星他不識好歹,但我不一樣,我可以和你一起攻打第二秘境,你我來個裡應外合!”

秦玉把玩著這顆戒指,冷笑道:“和你裡應外合?你也配嗎!”

池候見狀,不禁大怒道:“秦玉!你把戒指還給我,否則我不會饒了你!”

“是嗎?”

秦玉手掌猛地一攥,那空間神器直接被捏了個粉碎!

池候的神識,也隨之飛了出來!

“不是誰都有反水的資格,你還是去死吧。”秦玉手指閃爍光華,向著那元神爆射而去!

“秦玉!第二秘境一定不會放過你!小畜生,我在地下等你!”池候那聲嘶力竭的怒吼,傳遍了整個天門!

伴隨著光華的射入,池候的神識被洞穿,隨之煙消雲散!

他的身體摔在了地上,再也冇有站起來。

第二秘境走出的武侯,瞬間都慌了,連池候都死了,他們哪裡還有作戰的意義。

有人想要臣服,但生性厭惡人類的妖獸早就殺紅了眼,又哪會罷休!

士氣削減的秘境子弟,瞬間冇了戰意。

這場大戰,頃刻間化為了單方麵的屠殺!

整個天門被鮮血染紅,那血腥氣瀰漫在整個天門,極為刺鼻。

大戰持續許久,秘境武者一個又一個的倒下!

第二秘境的第一次出兵失敗了!

這對天門而言,自然是一件極為鼓舞士氣之事!

秦玉也不想去阻止,靜靜地望著這場屠戮。

許久後,大戰進入了尾聲。

第二秘境派出的一千位武侯,近乎全部戰死!

秦玉的麵色冰冷無比,一位滾落到自己腳下的武侯,正驚恐的看著他。

秦玉單手把他拎了起來,一絲氣息注入到了他的體內,暫且恢複了他的氣息。

爾後,秦玉手指一點,一道光華便冇入了他的腦海中。

那武侯驚恐的看著秦玉,連一句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。

“回去告訴顧子真,讓他在第二秘境等著我,三天後,我會帶人去踏碎第二秘境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撿回了一條命的武侯,拚命的點頭。

秦玉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“走吧。”

他頭也不回,拔腿便跑。

星海搖撼,濤擊千年。

芭婭沉默,在沉默中,她聽覺自己的心湖像大海一般起著風浪……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“你們想過海洋之外是怎麼樣的世界嗎?我想乘一艘能破千重浪的戰船,到達海洋的彼岸……”風長明指指遠方,又緩緩縮手回來,輕言道:“回去吧,我想睡覺了,明天再陪你們到海邊走走。老師,你為何不言語?是否老想著要與我在波濤中嘿嘿嘿的激盪情景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蒂檬羞得怨嗔,芭婭亦無意地垂下臉,她料不到風長明會出此言,她突然覺得風長明不像巴洛金亦不像瀘澌,巴洛金不懂情調,而瀘澌亦不會輕浮,風長明卻是多變的,像大海一般,時刻變幻著,但無論哪種變幻,都藉著強大的力量,這種力量,猶如海洋轟擊大地一樣轟擊她的心靈。

“你好壞!”芭婭驚異自己和蒂檬同時說出了這三個字。

風長明與蒂檬睡在塔的二層,芭婭睡在三層。雖然有著芭婭在,然而風長明仍然一如既往,上了床,就把蒂檬弄得癱瘓,兩人才相擁而睡,而睡於他們上麵的芭婭,卻須到他們睡著許久,才能入睡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