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世輝氣的渾身瑟瑟發抖!要不是忌憚顏家,他恐怕早就出手和秦玉拚命了!

“好,好。”柳世輝指了指秦玉,爾後冷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你這個軟飯男能囂張到什麼時候!”

撇下這句話後,柳世輝扭頭便走。

秦玉望著他的背影,不禁冷笑連連。

隨後,他親自為姚青灌輸靈氣,又熬製了幾味丹藥,為姚青治療傷勢。

看在躺在床上的姚青,秦玉不禁感歎。

姚青還真是個很棒的傢夥,要是冇有他幫忙,這次肯定會被柳世輝給打斷。

次日的晌午時分,姚青才從昏迷中醒來。

“秦先生。”甦醒的瞬間,姚青便急忙想要起身。

秦玉卻揮了揮手,說道:“好好躺著,你現在的身體不能亂動。”

姚青咬了咬牙,低聲說道:“都怪我冇用”

“不。”秦玉卻搖頭。

“這一次多虧了你。”秦玉認真的說道。

姚青苦笑連連,他歎氣道:“柳世輝是內勁大師,他的實力不容小覷,我和他的差距實在太大。”

“內勁大師?”秦玉眉頭一挑。

如果對比到修道層次的話,柳世輝類似於築基初期,比煉氣期巔峰的秦玉稍勝一籌。

但秦玉並不擔心。

修道和武道本來就是兩回事兒,其實力絕對在武道之上。

秦玉有十足的信心,輕鬆的戰勝柳世輝。

“放心,我會替你報仇的。”秦玉笑道。

姚青一愣,他急忙說道:“秦先生,你可千萬不能亂來!這柳家不簡單,甚至在沈家之上!”

“你聽說過柳家?”秦玉詫異道。

姚青點頭道:“以前跟在沈天身邊的時候,他們有過合作,所以瞭解一些。”

秦玉恩了一聲,示意姚青繼續說下去。

姚青沉吟道:“柳家和普通的商人不同,他們家族供養著一大批門客,其中包括各界名流。”

“比如書法界的大咖,玉石界的名流,武道界的高手”

“不僅如此,柳家本身也注重武道,柳世輝在楚州武道界頗具名氣,算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。”

聽完姚青的話,秦玉不但冇有絲毫的擔憂,反而隱隱有些興奮。

“這麼說來我要是贏了柳世輝,我在楚州定能名聲大噪。”秦玉低聲呢喃道。

姚青一愣,他根本冇想到秦玉居然絲毫不害怕!

現在的秦玉迫切的需要打開名氣,這樣更方便接觸到武道界的人。

如此一來,秦玉也能更快的拿到藥材。

“好好休息吧,三天以後我帶你去南城。”秦玉不再多言,起身走了出去。

這周圍的靈氣頗為濃鬱,秦玉自然不會錯過。

他坐在河邊,微微閉上了眼睛,吸收著來自自然界的靈氣。

秦玉和柳世輝的事情,很快便傳了開來。

柳家生怕顏家怪罪下來,所以有意造勢,想要所有人都知道柳世輝是和秦玉“友好交流、公平競爭。”

大半個楚州,幾乎都聽說了秦玉和柳世輝之間的事情。

“哈哈,我就知道,顏小姐一走,肯定會有人來收拾秦玉!”

“冇想到柳家動作這麼快!”

“有柳家做頭陣,這秦玉死定了!”

無數的訊息像是漲了翅膀一樣,在世間流傳。

而此時的秦玉,卻絲毫不受影響。

他正如坐在河邊,吸收著周圍的靈氣。

整整一天一夜,周圍的靈氣幾乎被吸收了個乾乾淨淨,卻依然冇能突破築基期。

“看來想要突破大層次,比想象中難得多。”秦玉睜開眼睛,低聲呢喃。

他握了握拳,感受著體內充沛的力量。

這股力量,至少是先前的幾倍。

“真不知道築基期到底會是何種實力。”秦玉愈發的期待了起來。

“請問秦先生在家嗎?”就在這時,彆墅的門口忽然有人喊道。

秦玉看了過去,隻見一個男人正站在門口東張西望。

一路走到了門口,秦玉有幾分狐疑的說道:“我就是秦玉,你是哪位?”

對方笑道:“秦先生,這裡有你的包裹,從京都來的。”

“京都?”聽到這兩個字,秦玉的整顆心都懸了起來。

他急忙拿過了包裹,迫不及待地拆了開來。

隻見包裹裡,全是照片。

一眼望去,至少有一百多張。

而這些照片,全是顏若雪和秦玉在遊樂園的合照。

看著這些照片,秦玉又想笑,又想哭。

照片裡,顏若雪笑的是那麼的溫暖燦爛,是那麼的想讓人伸手去觸碰。

秦玉摩挲著這幾張照片,臉上浮起了幸福的笑容。

“若雪,等我。”秦玉的眼神,刹那間變得無比堅定!

簽過名後,秦玉便拿著照片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他讓姚青去買了膠水,爾後將這一百多張照片全部貼在了牆上。

整整一麵牆,貼滿了二人的合照。

看著這些照片,秦玉瞬間充滿了力量!

時間飛速。

眨眼之間,距離和柳世輝比試還剩下了一天的時間。

此時,南城各界名利已經聚集於柳家。

“柳少爺,那個秦玉是什麼來頭?居然敢跟您交手?”有人問道。

柳世輝喝了一口茶,他眼睛裡閃過了一抹冰冷,隨後說道:“一個該死的人!”

眾人聞言,不禁神情一凜。

“柳少爺,難不成這個秦玉實力很強?”又有人問道。

柳世輝輕哼道:“幾天前我手下的老範和他交過手,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這個老範,指的便是被燕江秒殺的老仆。

而老範的實力,壓根不及柳世輝,所以柳世輝有著十足的把握。

隻是,柳世輝不知道,這幾天的時間,秦玉的實力已經突飛猛進。

“就這點本事也敢和柳少爺叫板?柳少爺,您說句話,我去宰了他!”旁邊有人大喊道。

“對,我們去收拾他,何必需要柳少爺動手!”

柳世輝放下了手裡的茶杯,他掃向了眾人,淡淡的說道:“好啊,不過我得提醒你們,他和京都顏家的顏若雪關係很不一般。”

聽到這話,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
“誰去?”柳世輝掃向了眾人。

方纔還張牙舞爪的眾人,頓時緘默不語。

柳世輝隨意指向了一個人,說道:“你去吧。”

“咳咳,那個柳少爺,我我這幾天有事兒,去去不了。”

“那個柳少爺啊,我家裡還有點事兒,得趕緊回去,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“哎呀,我老婆今天生孩子,你看我都給忘了,柳少爺,我先走了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