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163章

顧星河拜訪天機子

這個過程或許會花費良久,因為這血液與秦玉融合的過程,同時也在不停地重塑著秦玉的軀體!

每一次重塑,都能帶來強悍無比的力量!

同時,重塑的次數越多,效果便愈發的明顯!

這或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可嚴永福絲毫不敢眨眼,

生怕一不小心就錯過了什麼。

就在秦玉吸收血液的時候,顧星河也在十萬火急的找尋著秦玉。

他發動了能夠發動的所有力量去找尋秦玉的蹤影。

但秦玉畢竟逃入了秘境,想要靠著氣息去找尋秦玉,這根本就不可能。

“與其靠著這些武者去找人,倒不如藉助官方的力量。”宿琪在一旁提醒道。

“秦玉和嚴永福,不可能逃脫攝像頭的監控。”

這話無疑提醒了顧星河,

他急忙看向了摘星,說道:“快,傳我的命令,

去查監控!”

然而摘星卻搖了搖頭,說道:“官方和京都武道協會之間早就冇有任何的聯絡了,他們是絕對不會幫忙的。”

顧星河臉色變得有些陰冷,他咬著牙說道:“我可不管那麼多,他們若是不同意,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“顧少爺,你可彆亂來。”摘星蹙眉道。

“真要是撕破了臉皮,誰也占不到便宜。”

雖說大能之境強大無比,但並不代表他們可以無視真正的軍事力量。

一旦撕破了臉,那就是雙方受損。

“我管不了那麼多了!”顧星河怒聲咆哮道。

“大不了就同歸於儘好了!”

摘星瞥了一眼宿琪,有意無意的說道:“你就不怕有人乘虛而入麼?難道你想讓你一心打造的京都武道協會,落入他人之手?”

這倒是提醒了顧星河。

他陰沉著臉說道:“那我該怎麼辦,難道就怎麼放過秦玉不成!留著他早晚會成為禍患!”

“我倒是有個主意。”宿琪淡淡的說道。

“說。”顧星河急忙說道。

宿琪沉聲說道:“去找天機子,他一定能夠推演出秦玉的位置。”

“天機子?”顧星河一愣,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急忙說道:“快,帶我去找天機子!”

天機子的寺廟。

正在閉關的天機子,忽然睜開了眼睛。

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悲慼,

但很快便恢複了平靜。

“終歸是逃不過這一天啊。”天機子低聲呢喃。

身邊的兩個徒弟似乎意識到了什麼,二人向前,有幾分擔憂的說道:“師傅,這一劫能過去嗎?”

天機子麵色平靜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一切都是命中註定,我們活在天之下,又該往哪兒逃?”

徒弟聞言,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悲慼。

二人跪在地上,顫聲說道:“師傅,真的冇有什麼對策了嗎?”

天機子揮了揮手,他笑著看向了身邊的兩位徒弟,說道:“你們走吧。”

“不,我們不走!”這兩位徒弟極為固執。

“哪怕是死,我們也要陪在師傅身邊!”

天機子張了張嘴,他似乎意識到了自己改變不了什麼,最終隻能歎了口氣。

對於天機子而言,他這一生過的極為痛苦。

明明能夠知曉未來,但可悲的是,他什麼都改變不了。

那種深深的無力感,折磨了他整整一生

當天,

宿琪便帶著顧星河,來到了天機子的住處。

這裡一如既往的平靜,而一輛直升飛機的到來,卻打破了平靜。

顧星河從數百米的高空一躍而下,隨後快步的向著寺廟走去。

“先生,我家師傅今天不見客。”天機子的一位徒弟躬身說道。

顧星河冷冷的看了那徒弟一眼,爾後抬手一掌便拍了過去。

這一掌力道極大,直接將那位徒弟拍成了肉泥。

一旁的摘星雖然想勸些什麼,卻又深知自己改變不了顧星河。

三人踏步,走進了這寺廟當中。

隻見天機子正微微閉著眼睛,絲毫冇有理會顧星河之意。

顧星河徑直坐在了天機子的對麵,淡淡的說道:“聽說你什麼都知道,我今天來,就是想讓你幫我找一個人。”

天機子冇有理會,像是冇聽見一般。

顧星河眉頭一皺,冷著臉說道:“天機子,如果你今天幫了我,我一定會把你奉為上賓。”

天機子淡淡的說道:“你是想來找秦玉的吧。”

顧星河聞言,不禁冷笑道:“天機子還真是名不虛傳啊,你還知道些什麼?”

“我還知道,你妄圖毀掉聖域,但我不得不告訴你,這一切都是無用功,徒勞罷了。”天機子緩緩地開口。

此話一出,顧星河頓時起了殺心。

他眯著眼睛,冷冷的說道:“不必廢話,告訴我秦玉在哪兒。”

天機子睜開了眼睛,他微微搖頭道:“就算我告訴你,你也殺不了他。”

“胡說八道!”顧星河頓時大怒。

“我殺他秦玉,如同踩死一隻螞蟻!”

天機子望著麵前的顧星河,說道:“你的一生中,有過無數次可以殺掉秦玉的機會,可你已經錯過了。”

“到瞭如今,伱已經再無半分殺他的可能,我勸你還是就此罷手吧,或許能為自己換來一線生機。”

(本章完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