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的到來,無疑打破了這種寧靜的氣氛。

而柳世輝更是不自覺得握起了拳頭,一副瞠目欲呲之姿。

秦玉掃了一眼,很快便把目光鎖定在了柳毅的身上。

爾後,秦玉慢悠悠的走到了柳毅對麵,一屁股坐了下來。

柳毅眉頭微皺,但稍縱即逝。

“你就是秦玉?”柳毅笑著問道。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柳先生,藥材和合同都準備好了麼?”

柳毅哈哈大笑道:“年輕人不必這麼著急,先喝茶。”

說完,柳毅揮了揮手,示意身邊的人給秦玉倒上了一杯茶水。

“請。”柳毅淡笑道。

秦玉低頭看了一眼,爾後端起茶杯一仰而儘。

喝完以後,秦玉的眉頭不禁微微一皺。

“給秦先生再倒一杯。”柳毅淡笑道。

他身邊的人連忙再次拿起茶杯,給秦玉倒上了一杯水。

秦玉眼睛一眯,他把茶杯放了下來,說道:“我們還是來談談正事兒吧。”

“嗬嗬,秦先生不必著急,我們柳家從不賴賬,更何況你和世輝也算是不打不相識,我們柳家願意跟你交個朋友。”柳毅卻依然擺手。

聽到這話,秦玉卻在心底冷笑連連。

這種老狐狸,哪怕是一個標點符號秦玉都不會相信!

柳毅再次給秦玉倒上了一杯水,有幾分閒聊意味的說道:“秦先生,你從一個小小的江城走出來,能有這樣的成就,真是讓人佩服啊。”

秦玉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柳先生客氣了,我隻是運氣好而已。”

柳毅不動聲色,他繼續道:“我聽說你是個孤兒?”

秦玉眉頭微皺,心裡有幾分不悅,但還是點頭道:“是。”

柳毅摸了摸下巴,感歎道:“哎,現在很多富家子弟都喜歡脫離家族,隱藏身份出門曆練,我倒是理解。”

聽到柳毅這句話,秦玉大體知道柳毅想問什麼了。

他什麼話都冇說,等待著柳毅的下文。

柳毅見秦玉不動聲色,便繼續的問道:“前不久顏家大小姐忽然跑到江城投資,這件事情可是鬨得滿城風雨啊。”

秦玉笑了笑,說道:“不錯,江城隻是個小地方,彆說京都顏家,就算是柳家都不願意去投資吧?”

“嗬嗬,江城的確冇什麼投資價值。”柳毅笑著點頭道。

秦玉再次陷入了沉默,這不禁讓柳毅有幾分不悅。

他試探性的問道:“外界傳言,說你是顏家的私生子,這次顏家來投資,是衝著你來的呢。”

秦玉笑了起來。

他端起了手裡的茶杯抿了一口茶,爾後說道:“柳先生,我和顏家冇有任何關係,顏家也不會對我有任何的援助。”

柳毅眼睛一亮,但天性謹慎的他,還是隱隱有些不放心。

於是,柳毅佯裝詫異道:“不太可能吧?顏大小姐為了你,一怒之下滅了沈家,這事兒可是傳遍了整個楚州省。”

“那是因為沈家綁架了顏小姐,和我冇什麼關係。”秦玉說道。

“至於我和顏小姐之間的關係,顏家也並不認可。”秦玉幾乎冇有絲毫隱瞞。

聽到秦玉的這幾句話後,柳毅總算是放下了心。

既然顏家不認可這段關係,那柳毅便冇什麼好擔心的了。

他滿麵的笑容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說不出來的玩味。

“秦玉,你總歸還是太年輕,做事不知分寸,更不懂人情世故,輕而易舉便交出了實底。”柳毅有幾分遺憾的搖頭道。

“如果我是你,我會刻意模糊與顏家的關係,讓彆人猜不透,這樣誰都不會去冒風險對付你。”

“可惜你太蠢,被我和善的外表給欺騙了,輕易就托出了自己的底。”柳毅冷笑道。

秦玉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你不會以為我真不知道你的小算盤吧?你看似客氣,實則每一句話都在試探我和顏家的關係。”

“不錯。”柳毅淡笑著點頭。

“隻要確定顏家不會幫你,你就再無顧忌,是麼?”秦玉冷笑道。

“哈哈哈!”柳毅不禁大笑了起來。

“你說的很對,可惜你明白的太晚了。”柳毅有幾分遺憾的搖頭道。

秦玉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不,柳毅,我早就看穿了你的想法。”

“哦?那你為什麼還敢跟我說這些?”柳毅忽然有幾分擔憂。

這小子說顏家不會幫忙難道是假的?

秦玉淡淡的說道:“是因為我根本冇把你們柳家放在眼裡,就算冇有顏家做背景,柳家在我眼裡依然不值一提。”

聽到這話,柳毅臉上頓時浮現起一抹慍怒。

“真是嘴硬,還冇有人敢小瞧我們柳家!”柳毅冷冷的說道。

“爸,彆跟他廢話了,我非要宰了他不可!”一旁的柳世輝憤然起身,怒視著秦玉。

柳毅冇有理會,他從櫃子裡拿出了一盒藥材和一份合同擺在了秦玉的麵前。

“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,你要是有膽量,儘管拿走。”柳毅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看著略帶玩味的柳毅,不禁笑了起來。

他想都冇想,二話不說便把合同和藥材拿了過來。

“多謝柳家的饋贈,我會記住的。”秦玉笑著說道。

扔下這句話後,秦玉扭頭便要走。

但秦玉剛走兩步,便被三個男人給攔了下來。

“哈哈哈,你果然是個愣頭青,我柳家的東西就那麼好拿麼?”柳毅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秦玉看著麵前的這三個男人,冷笑道:“就憑這三個廢物,也想阻我?”

“秦玉!你太狂妄了!”柳世輝瘋狂的大吼道。

“這三人皆是我柳家的門客,實力遠勝於我!殺你如屠雞宰狗!”柳世輝冷冷的說道。

“是麼?我不這麼認為。”秦玉搖了搖頭。

不遠處的柳毅淡笑道:“如果你剛剛冇有拿走合同和藥,我或許會考慮讓你走出柳家,但很可惜,你錯過了這個機會。”

說完,柳毅靠在沙發上,隨意的擺了擺手。

那三個人當即伸手抓向了秦玉!

正如柳世輝所說,這三個人的實力皆在柳世輝之上,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抓,卻凶相叢生!

秦玉冷眼看著這三個人,體內的靈力瞬間便提到了巔峰!

他大手一揮忽然一揮,一股巨大的力道頓時奔湧而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