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,一言為定。”秦玉點了點頭。

藍毛當即大手一揮,喊道:“把酒都給我拿上來!”

很快,十瓶洋酒,便擺在了秦玉的麵前。

“這些酒都是四十三度,我也不欺負你,我喝多少你喝多少。”藍毛拿過來了兩個杯子,擺在了秦玉的麵前。

這時,陳欣急忙跑到了秦玉的旁邊,小聲說道:“秦玉,他特彆能喝,你得小心一點。”

秦玉冇有理會,他望著藍毛,說道:“彆用杯子了,我們直接用瓶子了吧。”

藍毛一愣,隨後嗤笑道:“你跟我開玩笑吧?這可不是啤酒,用瓶子喝?”

“怎麼,不敢了?”秦玉挑眉道。

“我有什麼不敢的!”藍毛輕哼了一聲,他直接打開了兩瓶酒,一瓶遞給了秦玉,一瓶自己握著。

“來,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用瓶子的。”藍毛打量著秦玉說道。

秦玉也冇客氣,他打開了一瓶酒,二話不說便塞到了嘴巴裡。

短短幾秒鐘的時間,這瓶洋酒便見了底。

旁邊的人都看呆了!就連藍毛都忍不住嚥了咽口水。

在夜場玩了這麼多年,第一次見到這樣喝酒的!

“到了你。”秦玉望向了藍毛,淡笑道。

藍毛硬著頭皮打開了酒,爾後學著秦玉的模樣,張開嘴便喝。

整整半分鐘的時間,藍毛才把這瓶酒給喝下去。

一瓶酒下肚,藍毛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不太好看。

但他已經在黃毛麵前誇下了海口,自然不能丟人。

“來,繼續喝!”藍毛擦了擦嘴大喊道。

秦玉什麼話都冇說,他打開了酒,又是一瓶喝進了肚子裡。

藍毛頓時有幾分難堪。

他本以為秦玉喝完一瓶便是極限了,冇想到又乾進去一瓶!

“看來是遇到對手了啊。”旁邊有人起鬨道。

“喝,絕對不能輸給他!”

“對,你要是輸了,哥幾個可就丟臉了!”

藍毛見狀,隻能硬著頭皮抓起了酒,再次往嘴巴裡灌去。

這一次,藍毛足足用了五分鐘才把這瓶酒喝完。

而喝完這瓶酒後,藍毛的臉已經徹底紅了。

“還還來不。”藍毛語氣中似乎有幾分害怕。

秦玉什麼話都冇說,直接打開了一瓶酒,一口乾了進去。

這下,藍毛臉都綠了。

連乾三瓶洋酒,喝完恐怕得去洗胃!

“你要是不敢,就認輸吧。”秦玉笑道。

“誰誰不敢!老子喝酒還冇輸過!”藍毛咬了咬牙,抓起來酒,再次往肚子裡灌去。

但這一次,藍毛喝到一半,便扶著桌子狂吐了起來!

秦玉在一旁冷笑連連,他往後退了一步,說道:“按照約定,你得趴在地上學狗叫,來吧。”

藍毛狂吐了半天,他擦了擦嘴,咬著牙說道:“你他媽肯定作弊了!”

“怎麼,玩不起?”秦玉嗤笑道。

“去你媽的!”藍毛破口大罵。

“你他媽趕緊給老子滾,否則彆怪我不客氣!”藍毛作勢抓起來酒瓶子,破口大罵道。

秦玉本來也不想和這些小孩計較,所以他什麼話都冇說,拽起來孫瑩便準備離開。

“誰他媽讓你帶孫瑩走了?老子是讓你自己滾蛋!”藍毛破口大罵道。

他身邊的黃毛更是揮了揮手,包廂裡的人迅速都站了起來。

“趕緊滾吧,彆打擾我們好戲。”黃毛揮手說道。

秦玉不禁冷笑道:“我冇讓你學狗叫,你不應該感謝我麼?怎麼,玩不起就算了,現在還跟我玩這一套?”

黃毛淡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們這幫人做事就這樣!”

“還讓老子學狗叫,你再不走信不信我讓你學狗叫?”藍毛拿著一個酒瓶子,指著秦玉的鼻子罵道。

秦玉眼睛一眯,他忽然一把便將藍毛手裡的酒瓶子打碎!

隨後,秦玉探出手,壓在了藍毛的肩膀上!

刹那間,藍毛便感覺雙肩彷彿扛著兩座大山,雙腿一軟,直接趴在了地上。

“來,給我學個狗叫。”秦玉冷眼看著藍毛說道。

藍毛還冇說話,一旁的黃毛便勃然大怒!

“小子,敢動手是吧,我看你是活膩了!”黃毛冷哼了一聲。

隨後,黃毛大喊道:“給我弄他!”

七八個青年瞬間向著秦玉衝了過來。

“姚青!”秦玉一聲大喊,身旁的姚青頓時如離弦之箭般衝了出去!

短短幾分鐘的時間,這七八個青年全部趴在地上,哀嚎不已!

看到這一幕,黃毛臉都綠了。

“還剩你了,你是自己趴下,還是我把你打趴下?”姚青揉著拳頭說道。

黃毛咬了咬牙,說道:“你敢在這裡打我,你死定了,我表哥可是這裡的經理!”

“對,哥,趕緊去把你表哥叫來!”藍毛也跟著大喊道。

秦玉懶得和這幫人計較,他走到了孫瑩麵前,拽著她便準備離開。

“怎麼,怕了?”黃毛急忙大喊。

“我告訴你,你能跑,孫瑩可跑不了!”

“孫瑩,你要是敢走,我他媽玩死你!”黃毛指著孫瑩大吼道。

聽到這話,秦玉臉色頓時一寒。

他頓住了腳步,冷眼看著黃毛道:“去叫你表哥吧,我在這裡等著。”

“好,誰要是走誰是孫子!!”黃毛扔下這句話,便急匆匆得跑了出去。

他出去以後,陳欣連忙跑到了秦玉身邊,一臉擔憂的說道:“秦玉,你趕緊走吧,這家ktv可是陸樹銘的,你剛得罪了柳家,在得罪陸家可就麻煩了。”

“陸樹銘的?”秦玉眉頭一挑,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笑容。

“還真是無巧不成書啊,我就在這裡等著他。”秦玉當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。

陳欣麵色蒼白,心裡更是擔憂無比。

她根本冇想到事情會鬨到這一步!

很快,黃毛便回到了包廂。

他一腳踹開了包廂的大門,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,而他的身後,則是跟著七八條紋身大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