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有人都明白,淩雲若是死了,將會帶來何等的後果。

那無疑意味著天雲宗的震怒!大長老的怒火,又有誰能承受得起!

秦玉的目光冷冷的望著淩雲,而那位隨從已經急了。

他的術法砸在了秦玉的後背上,留下了斑斑點點的血痕,但這根本無法傷其根基!

隨從咬了咬牙,

他雙手抬起,像是在醞釀什麼頂尖的術法。

“百花鬼斬!”

隻聽那隨從一聲怒吼,天空中居然出現了大片大片血紅色的花朵。

那花朵遮天蔽日,將整個空間都映襯成了血紅色,美豔無比!

秦玉眉頭微皺,他抬頭望向了天空,心裡隱隱有幾分好奇。

“百花鬼斬聽起來似乎是一個很厲害的術法,

不知道我能不能抗的住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道。

他不敢怠慢,直接開啟了鬥字訣。

在鬥字訣的加持之下,

秦玉的肉身變得更加強橫,力量也隨之提升。

“百花鬼斬我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。”一旁的婉兒低聲說道。

她臉上似乎有幾分擔憂,但又一時想不起來此術。

“百花鬼斬到底是什麼,為何我記不起來了”婉兒l臉上愈發的焦急。

“婉兒小姐,怎麼了?”一旁的阿三問道。

婉兒冇有回答,這時,她瞳孔猛縮,像是想起了什麼。

“百花鬼斬不好,是那一門精神術法!”婉兒臉色一變,她急忙對著秦玉大喊道:“秦公子,萬萬不可抬頭直視那花朵!”

可惜已經來不及了,那天空中滿天血紅色的鮮花,在這一刻,居然變成了一顆又一顆的鬼頭。

秦玉抬頭望著這一幕,神情忽然一怔,

身子直直的摔了下去。

“百花鬼斬,據說此術與幻術有幾分類似,

是精神攻擊。”

“不錯,

一旦精神被折磨致死,輕則元神受損,重則永世無法清醒。”

“恩,我們的一秒鐘,便等同於他精神世界裡的十幾分鐘。”

“百花鬼斬似乎是天雲宗的頂尖術法,領悟極難,哪怕是被稱作天才的淩雲都冇有領悟此術,這隨從是如何習得的?”

“嗬嗬,這你們有所不知,這位隨從可是當年隨著天雲宗宗主征戰過的人。”

就在他們議論之時,秦玉的世界裡,已經化為了滿天的刀光劍影!

這並非是真正的攻擊,但卻對精神有著極大地折磨。

那鬼頭看上去驚悚無比,極為醜陋,據說很多人看一眼便終生難忘。

而這也是百花鬼斬的精髓之一,靠著恐怖的場景,擊潰中術者的心理防線。

再加上伴隨而來的刀光劍影,

足以讓人留在這裡。

但唯一可惜的是,

此術對秦玉的作用卻冇有那麼大。

那一顆顆極為恐怖的鬼頭,和山脈霧氣中的綠色詭異生物比起來,

要差得遠,簡直是小巫見大巫。

而在秦玉的心底,他堅定地認為自己肉身無雙,這些刀根本無法傷及本體。

外界。

眾人看著倒在地上的秦玉,紛紛歎息。

誰也冇想到,最終和秦玉交手的不是淩雲,而是他的隨從!

那隨從自知未必是秦玉的對手,便快速來到了淩雲的麵前,打算趁著這個機會,帶著淩雲趕緊逃離這裡。

他一把抱起了淩雲,咬了咬牙,說道:“淩少爺,咱們撤。”

可就在這時,這隨從忽然感覺如芒刺背,一股冰冷感撲麵而來。

隨從臉色一變,他急忙轉身,迴應他的,便是秦玉那如同鋼鐵一般的拳頭。

“轟!”

連淩雲都承受不住的右拳,這隨從更是不堪一擊。

一拳之下,他的腦袋直接爆碎,連同元神炸了開來!

眾人見狀,無不吃驚!

這秦玉怎麼忽然就甦醒了?難道方纔都是假裝的不成?

秦玉一腳將他的屍體踢到了一旁,冷笑道:“你這術法,還差點火候啊。”

正如秦玉所說,隨從所掌控的百花鬼斬並不完整,所以被秦玉輕易地便破了開來。

退一萬步講,就算是完整的百花鬼斬,秦玉也不懼怕。

他不是在世家養尊處優長大的,而是經曆了無數的磨難,纔來到了聖域。

人生的經曆,早就讓秦玉養成瞭如同鋼鐵一般的意誌。

爾後,秦玉看向了淩雲。

“好了,到你了。”秦玉踱步走到了淩雲的麵前,他的右拳,在閃爍發光。

秦玉不想耽誤任何時間,以免被淩雲的元神趁機逃脫。

可就在秦玉準備動手之時,淩雲的眉心處,忽然閃爍光輝,一道身影,飄散而出。

這是一個極為蒼老的身影,他身材高大,滿麵威嚴。

而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淩雲的師傅,天雲宗的大長老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