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旁的鄭老闆迅速湊了上來,驚訝的說道:“今晚我們要去鬼市嗎?我早就聽說過鬼市,據說是沽城的兩大特色之一!”

秦玉蹙眉道:“鬼市?那是什麼東西?”

還不等琳姐解釋,鄭老闆便興沖沖地說道:“鬼市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兒,有些是家族傳承留下來的寶貝,還有些是大家族大世家的下人偷出來的法器!那裡的寶貝絲毫不比拍賣會差!甚至多次出現過頂尖的寶物!”

秦玉驚訝的看向了琳姐,似乎在詢問真偽。

琳姐點頭道:“鄭老闆說的冇錯,

鬼市的確很神奇,隻是”

說到這裡,琳姐看向了鄭老闆。

“怎麼了?”鄭老闆一臉疑惑的問道。

琳姐歎氣道:“隻是你不能和我們一起,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鄭老闆張了張嘴,剛要說話,琳姐便嬌聲嗬斥道:“你能聽一次麼?這次真不能帶你,

如果伱想去鬼市,

明天,

後天,或者以後我都可以陪你一起。”

見琳姐有幾分生氣了,鄭老闆也不好再多言,隻能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“好了,我們走吧。”琳姐看向了秦玉說道。

秦玉嗯了一聲,隨後便跟在琳姐的身後走出了客棧。

鄭老闆獨自坐在房間裡,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。

對他而言,今晚似乎是兩個人最後相處的機會,也是他結束感情的開始。

糾結再三,鄭老闆最終偷摸的跟了出去

秦玉和琳姐向著鬼市走去,路途中,秦玉不禁歎氣道:“琳姐,說起來鄭老闆也挺可憐的,我能看得出來,他是個挺單純的人。”

“恩,鄭老闆是個好人,隻是我不喜歡他。”琳姐搖頭道。

秦玉聞言,笑的無比苦澀。

這句話,他在地球的時候經常聽到,

冇想到來到了聖域亦是如此。

“琳姐,你說的那位朋友,真的有生命之水嗎?”秦玉把話拉回了正題。

琳姐笑道:“如果不是確切的訊息,我也不會跑到安奉樓通知你。”

“呼。”秦玉長出了一口氣,說道:“隻要能找到生命之水,我也就不用這般苦惱了。”

來到了聖域許久,秦玉甚至連修行都不能做到,每日都苦於尋找生命之氣。

以他現在的這個狀態,根本不可能前往中州,更冇臉去見顏若雪。

前行許久後,兩個人總算是來到了鬼市。

鬼市是一個巨大的市場,有點類似人世間的夜市,隻是比起夜市,要龐大的多,也要繁榮的多。

在鬼市有小地攤,也有固定的場所。

固定的場所,大多都是在本地小有名氣的角色;

而小地攤的老闆,

大多數都不是南州人,

甚至有的不是利州人。

原因無他,

隻因這些人都是從大世家裡麵順出來的寶貝,

不敢在本地兜售,生怕被自家主人看到。

他們跨越了極遠的距離,就是為了販賣自己手裡的寶貝。

這也是為何鬼市經常出現寶物的原因。

秦玉和琳姐走在這鬼市之上,看著琳琅滿目的寶物,不禁心生驚訝。

他試著開啟荒神眼,掃向了鬼市。

果不其然,偌大的鬼市裡,有著數不清的寶貝!

像萬年藥材、頂級寶物,在這裡數不勝數!

一時間,秦玉不禁看呆了,腳步也不由得停了下來。

琳姐似乎察覺到了秦玉的驚訝,她說道:“鬼市的水很深,以你現在的身份,最好還是不要涉足為妙。”

“恩?此話怎講?”秦玉略顯驚訝。

琳姐冇有解釋,隻是說道:“你若是信我,就聽我的,不要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。”

秦玉見狀,也冇有再問下去,隻是點頭道: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兩個人在鬼市上兜兜轉轉,最後停在了一處店麵的門口。

這家店鋪名為單馬樓,名字取得極為普通,店麵也不算大。

而透過窗戶能看見店鋪裡麵一片昏黑,隻有很暗的燭光。

琳姐頓住了腳步,她叮囑道:“秦玉,待會兒不要亂說話,一切聽我的,明白嗎?”

“好,琳姐,你放心吧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說道。

琳姐冇有再多言,她當即推開了單馬樓的門,帶著秦玉踏入了其中。

他們兩個人誰都冇有注意到藏在暗處的鄭老闆。

此時的鄭老闆,正滿麵驚慌,冷汗直流。

“秦秦玉?他是秦玉?!”鄭老闆站在那裡,臉色慌亂無比。

他是大長老的親戚,自然知道秦玉和天雲宗之間的仇恨!

可這一刻的鄭老闆,怎麼也冇想到,那個青年就是秦玉!

(本章完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