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卓景對秦玉可謂是仁至義儘,秦玉自然感恩戴德。

他收起了令牌,躬身說道:“卓兄,這個恩情我會永遠記住。”

和卓景道了個彆,當天晚上,秦玉趁著夜色,向著青岩林趕去。

這一路上,秦玉看到了無數的邊防,都在找自己。

好在秦玉身法敏捷,再加上天雲宗人手冇有那麼多,秦玉成功的翻閱了城池。

“任何城池我都不能去了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每一座城池都設下了邊防,一旦進去,就很難再出來。

一路上,秦玉徒步向著青岩林趕去。

前行數日,距離青岩林還有一段不遠的距離。

這一日,秦玉在趕路的途中,忽然發現天空中有數道身影,一股強大的氣息,正蔓延而來。

而在下方,則有不少人聚集於此,抬頭凝望著這一副情景。

秦玉本不想湊熱鬨,但奈何好奇心作祟,再加上身心俱疲,剛好藉機休息一下。

於是,秦玉找了個遠離人群的地方坐了下來。

他抬頭凝望著天空,隻見天空中有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,正對峙著三人。

此人臉上帶著麵具,無法看清麵容,儘管他收斂了氣息,但依然能感覺到他身上那無與倫比的氣質。

對麵那三人,實力更是強大無比,他們身上散發著極為強大的波動,周圍的空間都在一片片的脫落。

“南州還有如此強大的人。”秦玉見狀,不禁有些吃驚。

這三人的實力,恐怕在大能後期之境,就算比起大長老,也絲毫不差。

“南州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,你們在南州燒殺掠奪,當我南州冇人了不成。”麵具男冷聲開口道。

那三人聞言,不由得冷笑道:“大家都是為了生存,彆把自己說的那麼高尚。”

“你們現在走,我或許會留你們一命。”麵具男沉聲開口道。

“哈哈哈哈,大言不慚!彆說是一個小小的南州,就算放眼整個利州,我們三人也冇怕過誰!”對方大喝道。

“今日就讓你見識見識,我們三兄弟的本領!”

一聲大喝過後,大戰頃刻之間爆發!

三人身上湧動著恐怖而攝人的光輝,那光輝像是一輪圓月,向著四周湧動而去。

下方觀戰的眾人,頓時感覺到了強烈的壓力,甚至有人當場跪地,渾身咯嘣作響,吐血不止

秦玉見狀,不禁大驚失色!

如此恐怖的氣息湧動,恐怕比起那大長老也絲毫不差,甚至要強上幾分!

就在這時,那麵具男動手了,他抬起左手,護住了下方眾人,右手則是化作手刀,斬向那道光輝。

觸碰的一刹那,天空化為了白茫茫的一片。

不出片刻,那三人便從這片虛無之中跌落而出,口吐鮮血不止!

反觀麵具男,他居然毫髮未損,依然佇立於半空中,冷眼看著三人。

這三人自然不會坐以待斃,他們重振旗鼓,再次衝了上來。

一時間,天空中爆鳴不斷,麵具男以一敵三,絲毫不落下風,甚至穩壓著三人一頭!

那三人看上去狼狽不堪,而麵具男則顯得雲淡風輕。

秦玉越看越心驚,這麵具男到底是何許人?居然有如此的本領?

“此人的本事,恐怕不在文萬崈乃至絕舞之下。”秦玉暗想道。

能夠如此輕鬆的迎戰三位高手,這足以說明,他的實力遠遠在這三人之上!

秦玉越靠越近,很快便來到了那堆圍觀的人群當中。

“那幾個人是誰啊?”秦玉拍了拍身邊的人問道。

旁邊的男人瞥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那三個人不知道是從哪兒來的,到處燒殺掠奪殺人無數,是一等一的惡人。”

秦玉嗯了一聲,繼續問道:“那戴麵具那個呢?他的本領好像不一般啊。”

聽到此話,男人有些吃驚的說道:“你連他都不知道?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南州一傳奇,蕭海啊。”

“他就是蕭海?三瘋三絕一傳奇裡的蕭海?”秦玉不禁大驚失色。

他冇想到居然會在此處遇上了蕭海!

“對,蕭海找他們三個人已經很久了,今天總算是在這裡遇上了。”那男人點頭道。

隨即,這男人忽然注意到了秦玉的長相。

他皺了皺眉,說道:“你怎麼長得有點麵熟啊”

秦玉連忙把臉轉到了一旁,說道:“我長了個大眾臉,麵熟很正常。”

就在這男人打算繼續問的時候,那三個人從半空中跌落而下,狠狠地砸入了地麵!

還不等眾人做出反應,蕭海已經一記碩大的手掌從半空中拍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