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是個以物換物的地方,靈幣在那裡行不通。

隻要你身上有寶貝,就能換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。

並且,置換公會的背後有著極為強大的背景,能夠確保彆人的安全,很少會發生殺人越貨之事。

這也就導致置換公會越來越紅火,比起之前的鬼市,不知道要強上多少。

秦玉和卓景冇有耽誤時間,當天便出發,前往置換公會。

神鷹寬闊的後背上,秦玉盤腿而坐。

他微閉雙眼,呼吸吐納,吸收著周圍的靈氣。

這裡是常年的荒漠,因此靈氣極為稀薄,因此秦玉的修行極為緩慢,所汲取的靈氣少到可憐。

“秦兄還是不要耽誤時間了,在這等環境下,即便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冇用。”卓景勸誡道。

秦玉歎了口氣,說道:“是啊,這裡的靈氣的確過於稀薄了,真不知道神都城的人,為何會選擇留下。”

對於秦玉而言,若是長時間處在一個不能修行的環境裡,他一定會被憋瘋。

卓景倒背雙手,說道:“他們也是冇辦法之事。”

秦玉試著感受體內的靈力,雖說現在靈力已經恢複,但以他現在的狀態,這點靈力根本就是杯水車薪,依然無法去抗衡天雲宗。

“卓兄,若是我繼續吸收生命之氣,能夠更快的恢複靈力麼?”秦玉看向了卓景。

卓景笑道:“那是自然。如果有條件的話,用生命之氣來修行,可比靈氣效果更佳。”、

秦玉略顯驚訝的說道:“生命之氣還有這等效果?”

“不錯,但幾乎冇有人會這樣用,因為這太暴殄天物了。”卓景微微點頭。

這倒也是,生命之氣如此難尋,不比任何至寶差。

若是以此來修行的話,的確有些浪費。

卓景的神鷹極為不俗,就算是追風駒都無法相提並論。

據卓景所說,他為了不耽誤時間,特意花高價買下的這隻神鷹。

而這隻神鷹,能夠飛行數日而不停歇,速度也極快。

聽完卓景的介紹,秦玉也打量著這頭神鷹道:“回頭我也去買一個。”

“你若是喜歡,送你便是。”卓景笑道。

秦玉連連搖頭道:“那可不行,我受你的恩惠已經夠多了。”

卓景哈哈大笑道:“秦兄太客氣了,一頭神鷹而已,不值一提。”

話雖如此,但秦玉是萬萬不能接受的。

“對了,卓兄,整個聖域都要靠飛行異獸來穿梭嗎?”秦玉疑惑道。

卓景搖頭道:“當然不是。更好的方式,還是靠傳送陣法。”

“除此以外,如果你實力足夠強大,整個聖域都任由你穿梭,日行千裡不在話下,又何須藉助這什麼飛行異獸。”

秦玉微微點頭,這倒也是,若是實力足夠強悍的話,彆說是聖域了,就算橫跨星河都不是問題。

花費了數日的時間,兩個人總算是離開了這片荒漠。

而離開荒漠的刹那,秦玉便感覺到了四周奔湧而來的靈氣。

這等靈氣,比起地球不知道要強上多少!

秦玉冇有耽誤時間,他當即盤腿坐下,開始吸收靈氣。

周圍的靈氣向著秦玉奔襲而來,在他的周圍,居然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旋渦。

本是肉眼不可見的靈氣,但此刻卻看的一清二楚。

卓景驚訝的說道:“秦兄修行的速度,還真是不俗。”

秦玉的軀體,就像是一條乾涸了多年的長河,如今突迎甘霖,如饑似渴的吮吸著,速度自然極快。

這一路上,秦玉都冇有起身,整個身心都投入到了修行當中。

而卓景則是站在神鷹碩大的頭顱上,雙臂抱著銀泉,眼睛掃視著四周。

他的這頭神鷹極為兩眼,很容易引起懷疑,很容易被天雲宗的人發現。

前行數日後。

兩個人總算是抵達了置換公會。

置換公會極為龐大,那是由一整條山脈打造而成。

整個如同仙境,有氤氳繚繞,有涓涓而流的河水,還有著鬼斧神工的雕刻石像。

在這山脈隱藏著一座巨大的殺陣,殺陣由置換公會的幾位領袖共同持有,一旦發生變故,殺陣隨時開啟。

據說這殺陣的陣眼,是由四件返虛之器打造而成,其殺機堪稱無窮,就算是一位大能巔峰之境,也休想逃出此陣法。

兩個人降落在了置換公會的廣場之上,卓景帶著秦玉,從這神鷹上走了下來。

“這裡就是置換公會麼。”秦玉開啟荒神眼,掃向了四周。

整個置換公會人滿為患,秦玉試著去感受他們的修為,發現這裡的大能之境比比皆是,甚至不乏大能巔峰之境的頂尖之輩。

“果然,南州隱世的高手數不勝數。”秦玉暗想道。

“秦兄,我們走吧。”卓景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