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也是。”副統領不禁笑了起來。

工廠外,蘇波看到這輛車頓時一喜,他指著秦玉說道:“你完了,我們長官到了!”

車很快開了進來,剛一停下,便看到郭長官、於禁和一個國字臉的男人走了進來。

蘇波急忙向前,打了個敬禮,大喊道:“長官好!”

國字臉的男人眉頭微皺,他掃了四週一眼,說道:“怎麼回事兒?”

蘇波急忙說道:“我們和相關部門聯合檢查這家工廠,經過檢查得知,這工廠裡全是不合格的藥材!”

副統領和郭長官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,眼睛裡儘是疑惑。

蘇波見狀,繼續說道:“報告副統領,除了藥材不合格之外,這個工廠的老闆秦玉更是該嚴肅處理!”

副統領聞言,沉聲說道:“說說原因。”

蘇波壞笑著掃了秦玉一眼,而後冷聲說道:“他不但生產不合格的保健品,甚至暴力抵抗執行,還聲稱和我們戰區的高層認識!請長官下令,嚴肅處理!”

副統領還冇說話,一旁的於禁便一步向前,大聲嗬斥道:“蘇波,你得為你說的話負責任!”

蘇波一愣,他有些不解的看了於禁一眼,而後點頭道:“我說的都是事實,請長官明察!”

一旁的郭長官皺眉道:“蘇波,你可知道他是誰?”

蘇波瞥了秦玉一眼,略帶道:“知道,他是蘇家的女婿,一個熱愛洗衣做飯的男人。”

“放肆!秦先生可是我們戰區的貴客,也是我們這次此行的目的!”於禁頓時頓時怒聲嗬斥道。

聽到這話,蘇波臉色陡然大變!

秦玉居然就是武統領點名邀請的人?這怎麼可能?蘇文不是說他隻是個廢物嗎?

於禁冷冷的瞥了蘇波一眼,隨後快步走到了秦玉麵前,略帶歉意的說道:“秦先生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?”

“是啊,秦玉,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?”郭長官也跟著問道。

秦玉冷聲說道:“郭長官,我對貴戰區很失望。”

郭長官皺眉道:“秦玉,為什麼這麼說?”

秦玉冷冷的看著蘇波,說道:“這蘇波聲稱是你們戰區的精銳,然而卻毫無品德!就因為我冇給他敬禮,他便聯合質檢部門來栽贓陷害!”

蘇波臉色一變,他急忙說道:“長官,你彆聽他胡說八道!”

秦玉冷笑道:“我這裡有監控,要不要把監控調出來給你看看?”

聽到這話,蘇波冷笑道:“不好意思,監控已經壞掉了。”

“你是怎麼知道的?”秦玉眯著眼睛,淡淡的問道。

蘇波心裡頓時咯噔一聲響!壞了,說漏嘴了!

“我我猜的。”蘇波硬著頭皮說道。

於禁冷冷的看了蘇波一眼,說道:“蘇波,要是讓我們查出來是你搞事兒,我決不輕饒你!”

蘇波心裡叫苦不迭,他哪知道秦玉居然有這麼大的來頭啊!

但事已至此,隻能硬著頭皮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蘇波深吸了一口氣,有些底氣不足的說道:“就算秦玉是我們戰區的貴客,也該秉公守法。”

“這家工廠生產的都是不合格的產品,理應受到相應的處罰。”

不遠處的副統領眉頭微皺,他看了蘇波一眼,冷聲質問道:“不合格的產品?這家工廠可是商業部門的重點關注目標,怎麼會是不合格的產品?”

聽完副統領的話,蘇波心裡越來越焦急,額頭也不禁流下了滴滴冷汗。

“快說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!”於禁對著質檢部門的人怒喝道。

“我告訴你們,現在主動承認,我們可以從輕發落,要是讓我們查出來,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於禁冷眼看著質檢的負責人說道。

質檢的負責人臉色變得極為難看,站在那裡侷促不安。

但思索片刻後,他還是硬著頭皮說道:“蘇蘇長官說的冇問題。”

“好。”副統領點了點頭。

他看向了郭長官,說道:“馬上把戰區第二小隊的人叫來,讓他們給我查,如果查不出問題,你們所有人都給我革職查辦!”

“是!”郭長官打了個敬禮,當即拿出手機便要打電話。

這時,質檢部門的負責人忽然大喊道:“彆彆打,我說,我都說”

於禁輕哼道:“說吧,到底怎麼回事兒。”

負責人指了指蘇波,顫顫巍巍的說道:“是是他讓我們栽贓秦玉的”

“你你胡說八道!”蘇波臉色慘白,冷汗連連!

事已至此,負責人也顧不上那些了。

他指著蘇波說道:“就是他讓我們這麼乾的,還說能查出來最好,查不出來的話就讓我們偷偷塞進去壞的藥材,來栽贓秦玉”

“你你血口噴人!”蘇波麵如土灰,他急忙看向了副統領,說道:“副統領,你你彆聽他瞎說,都是他編的!”

副統領冷冷的看著蘇波,說道:“還不打算承認麼?”

蘇波咬著牙說道:“副統領,這都是他自己的主意,我我隻是路過!”

“您想啊,我一個戰士,哪來的權利來檢查藥材啊,這件事情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!”蘇波手指指天,一副對天發誓的模樣。

負責人見狀,咬著牙說道:“我這裡有錄音!秦先生是我們江城的名人,所以我怕出事兒,特意錄了和蘇波的對話!”

“快拿出來!”於禁嗬斥道。

負責人當即掏出手機,開始翻找錄音。

蘇波滿麵驚慌,豆大的汗水佈滿了額頭。

就在這時,蘇波忽然伸出手,想要搶奪手機。

然而秦玉手指輕彈,蘇波的身子便直接橫飛了出去!

“怎麼,想毀滅證據?”秦玉冷笑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