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琳姐的住處,就在沽城內。

在秦玉看來,她在拍賣會多年,積攢下了很多人脈,即便離開了拍賣會,應該也會生活的不錯。

可當秦玉來到琳姐家裡的時候,才發現和自己想象中的並不同。

琳姐的家裡滿目瘡痍,秦玉抵達之時,正有三五個潑皮,為了爭奪寶物而大打出手。

反觀琳姐,她微微閉著眼睛,冇有任何反應,像是早就已經習慣了一樣。

看到此等情景,秦玉頓時大怒。

他大手一揮,直接斬了這幾位潑皮!

隨後,秦玉手掌燃起靈火,瞬間便將他們的屍體燒了個乾乾淨淨。

看著麵前的琳姐,秦玉的臉上不禁閃過了一絲驚訝。

“秦玉?你怎麼來了?”琳姐起身說道。

秦玉冇有接這句話,掃過了周圍,皺眉道:“琳姐,這是怎麼回事。”

琳姐微微歎息,說道:“我得罪了天雲宗的訊息已經傳開了,所有人都不敢和我來往。”

“那那些來搶東西的人是什麼意思?”秦玉蹙眉道。

琳姐苦笑道:“落魄之時,誰不想踩你一腳。”

隨後,琳姐似乎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,她起身好不容易找了一個乾淨的地方,示意秦玉坐下。

坐在琳姐的旁邊,秦玉沉聲說道:“就因為你被天雲宗帶走了一次,他們就要這麼對待你麼?”

琳姐苦笑道:“我這還不算什麼,在南州,隻要得罪了天雲宗,很容易招來彆人的期侮,好在這些人隻是搶點東西。”

“不說這些了,秦玉,你怎麼會突然來沽城?你不怕被留在這裡嗎?”琳姐轉移話題道。

秦玉冷哼了一聲,說道:“區區一個沽城,恐怕還攔不住我。”

以秦玉現在的狀態,都打算去天雲宗了,又怎會懼怕一個沽城。

“我恰好路過此地,就想著過來看看你。”秦玉說道。

琳姐打量著秦玉,有些疑惑的說道:“你恢複靈力了?”

秦玉答應道:“對,就在前不久。”

“元嬰之境?真是讓人吃驚。”琳姐笑道。

言罷,琳姐繼續問道:“接下來有什麼打算?”

秦玉臉色一黑,說道:“我要去天雲宗,先殺了大長老再說。”

“你要去天雲宗?”琳姐臉色一變,“你瘋了不成?天雲宗正在找你,你怎能自己送上門去?”

秦玉笑道:“我有把握,那大長老我根本不放在眼裡。”

“那天雲宗宗主呢?”琳姐沉著臉說道。

“天雲宗宗主是閉關了,不是死了,他若是出手呢?”

秦玉頓時陷入了沉默。

這倒是實話,眼下的秦玉,絕對不是天雲宗宗主的對手。

那宗主的實力,隻怕是在絕舞之上。

“琳姐,您對天雲宗宗主很瞭解嗎?”秦玉問道。

琳姐搖了搖頭,說道:“瞭解倒算不上,隻是聽過他的一些傳說。”

“據說此人性情極為古怪,時而暴力,時而又頗為溫柔。”

“當年在他開疆擴土之時,不知道殺了多少人,可當他成立天雲宗後,又多年不曾出手。”

琳姐掰著手指頭算了算,說道:“他恐怕已經有百年有餘不曾出手了,如今的實力,不可想象。”

秦玉眼睛微眯,他對於天雲宗宗主的瞭解的確很少,隻知道這是一個極為強大的對手。

就連圖書館對宗主的記載都很少,這和常理不符。

正常來說,他相當於打下了一個南州,雖說不如古代的帝皇,但也差不了太多,他不應該大費筆墨來書寫自己麼?

“總之,你去天雲宗不是一個好的想法。”琳姐搖頭道。

秦玉也想起了天雲宗宗主出手的景象,但如果就這樣放棄,秦玉根本無法壓抑心中的怒火。

“琳姐,就算殺不了他,我也有逃脫的手段。”秦玉說道。

有行字訣在手,應該能逃掉。

琳姐見狀,也隻好歎氣道:“秦玉,萬萬不可小瞧天雲宗。”

“這百年以來,不知道多少人試圖動搖天雲宗的地位,最終都失敗了。”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南州高手層出不窮,在秦玉之上的,更是比比皆是。

他所知道的三瘋三絕一傳奇,就在自己之上。

“琳姐,我知道了。”秦玉起身說道。

“琳姐,我帶你去個地方吧?”秦玉掃向了四周。

周圍是一片混亂,此地顯然已經不適合居住了。

琳姐苦笑道:“你帶我去哪兒?你自己都居無定所。”

秦玉笑道:“我當然得給你找一個好地方,跟我走吧。”

秦玉不由分說,拉著琳姐的手便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