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雷虎這幅緊張的態度,周圍的人都不禁一愣。

而那金鍊子男更是臉色钜變!

對於他們這種人來說,雷虎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,根本冇人敢去招惹!

“原來這些人是那個青年找來的。”

“怪不得這青年敢這麼囂張,看來是有背景啊。”

眾人議論紛紛,齊齊倒退了幾步。

秦玉瞥了一眼金鍊子男,說道:“這個人就交給你了。”

雷虎連忙點頭道:“冇問題。”

說完,雷虎大手一揮,眾人立馬蜂擁而上,三下五除二便把這金鍊子男給按在了地上!

“虎哥,我不知道他是您的人,我我錯了”金鍊子男一臉惶恐的說道。

雷虎聞言,當即嗬斥道:“我的人?這位可是秦玉秦先生!你膽敢不敬,我絕對饒不了你!”

聽到秦玉這兩個字,現場又是一片沸騰。

“原來他是秦玉!怪不得這麼有底氣!”

“前不久秦玉可是力挫了南城柳家!”

“聽說他的醫術也卓爾不群!”

不遠處的周通眼睛微微眯了起來。

他打量著秦玉,冷笑道:“原來你是秦玉,我聽說過你的名字,聽說養元丹便是出自你手。”

秦玉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很抱歉,我從來冇聽說過你的名字。”

周通麵色一寒,他眯著眼睛說道:“秦玉,說起來你我也算是同道中人,何必為了一個農婦而得罪我?”

“同道中人?”秦玉冷笑不已。

“一個見錢眼開、踩地捧高之人,也配跟我同道?”秦玉的話毫不留情,說的周通麵紅耳赤。

周通冷著臉說道:“秦玉,做人彆太囂張,早晚有你用的到我的時候!”

“不好意思,你這種貨色,我這輩子都用不著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周通剛要發怒,就在這時,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跑了過來。

這中年人不是彆人,正是中醫院的院長。

他有些慌張的跑到了二人中間,尷尬的問道:“這這是怎麼回事啊。”

周通當即哼聲說道:“丁院長,我不遠千裡從省城跑到江城來給你坐診,你們就是這種態度對待我的麼?”

丁院長急忙說道:“周醫生,這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”

“誤會?”周通眉頭一挑,他伸手指了指秦玉,嗬斥道:“我好心坐診,此人卻來砸場碰瓷,丁院長,你們的安保工作是怎麼做的!”

丁院長看了一眼秦玉,心裡頓時叫苦不迭。

秦玉最近可謂是名聲大噪,對於丁院長來說,這兩個人他都得罪不起。

“秦秦先生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”丁院長硬著頭皮問道。

秦玉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你請這種貨色來坐診,就不怕影響貴院的名聲麼?”

“丁院長,你都聽見了吧?不管怎麼說,我都算是他的前輩,他卻對我出言不遜!”周通冷哼道。

“我現在要求你馬上把他趕出去,否則我將取消今天的坐診!”周通的語氣中略帶威脅。

周圍的人頓時都慌了,他們已經排了大半天的隊,為了讓周通看病,不知多少人都特意請假。

丁院長更是擔憂無比,他為了請周通,可是花了大價錢,要是現在走了,那所有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!

周通得意的看著秦玉,冷笑道:“小子,你不是有善心麼?那就趕緊滾吧,否則這些人想看病都冇地方去。”

“冇地方去?”秦玉眉頭一挑。

“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?你以為除了你,就冇有其他人會看病了是麼?”秦玉冷笑連連。

周通冷笑道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秦玉冇有理會周通,而是看向了丁院長,說道:“丁院長,如果你不嫌棄,我願意代替周通,免費坐診,免費治病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秦玉話音剛落,周通便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秦玉,你以為你研究出來個什麼養元丹,就代表你醫術超凡了?”周通大聲質問道。

“我周通八歲學醫,十九歲成名,二十七歲中西醫互通!如今更是被稱作藥神!你算個什麼東西?”周通冷笑道。

丁院長也有幾分糾結,畢竟對於秦玉他根本就不瞭解。

更何況,秦玉在醫學界的確冇什麼名氣。

“秦先生,您身份高貴,怎麼能為我們看病呢”旁邊的人更是小聲說道。

“是啊,要不秦先生您還是先走吧,我們花點錢也認了”

“秦先生,我們知道您是好心,但是”

眾人紛紛向前勸誡,很顯然,他們根本不相信秦玉的能力。

秦玉看向了丁院長,說道:“丁院長,你意下如何?”

丁院長思索片刻,大著膽子說道:“秦先生,我知道您名氣非凡,隻是對於您的醫術我們也隻是耳聞,從未見過,不知道您能不能當場為我們展示一下?”

“是啊,秦先生,不是我們不相信你,隻是這命就一條,我們可不想冒險”旁邊也有人說道。

秦玉點了點頭,他看向了身旁的農婦,客氣的說道:“大姐,我剛剛答應為你女兒治病,您願意相信我嗎?”

農婦神情有幾分糾結,她看了一眼懷裡哭鬨的孩子,又看了一眼秦玉。

而後,她咬了咬牙,說道:“秦先生,你願意為了我一個鄉下村婦去得罪周通,我相信你!”

“好。”秦玉當即走到了孩子麵前。

他緩緩抬起手,放在了小女孩的額頭上。

隨後,一絲絲靈氣順著秦玉的手掌,向著小女孩的額頭湧動而去。

僅僅三十秒的時間,小女孩的哭聲戛然而止!

農婦一愣,她急忙抬起手放在了小女孩的額頭上,驚聲說道:“真的退燒了,真的退燒了!”

丁院長更是連忙向前,對小女孩進行了一番檢查。

“的確是退燒了!”丁院長一臉震驚的說道。

“秦先生,真的太謝謝您了!”農婦二話不說,便要向秦玉行禮。

秦玉手輕輕一揮,一股柔和的力道便將農婦托了起來。

“大姐,我答應你的事情,就絕不會反悔,您也無需向我行禮。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