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瑩瑩被趕了出去,她站在門外極不甘心。

但眼下除了永極之外,她根本想不到彆人,因此也隻能作罷。

為了防止被懷疑,她思來想去,最終還是決定前往落生穀。篳趣閣

在南州的某一處陰暗地帶。

有幾位黑袍人正站在此處。

在他們的麵前,凝聚起了一副碩大的景象。

讓人震驚的是,這幅景象裡的畫麵,居然是天雲宗!

“司馬卑大人。”這時,一位身穿黑袍的男人走了過來

司馬卑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我不是讓你盯著永極麼。”

黑袍人連忙說道:“回大人的話,情況有變,我剛得到了一個重要的訊息。”

隨即,黑袍人把事情的經過,和司馬卑說了一遍。

司馬卑聽完後,眼睛微眯,說道:“秦玉即將突破?”

“不錯,就在今日,地點為落生穀。”黑袍人說道。

司馬卑不禁冷笑道:“這個秦玉和絕舞同出一氣,他若是突破,一定會對我北地出手。”

說到這裡,司馬卑看向了黑袍人,冷聲說道:“馬上帶人,趁機殺了他!”

黑袍人苦笑道:“司馬卑大人,這件事情還是您親自出手為妙,據我所知,為他護法的人實力不弱,並且手裡有一把返虛之器,並且不是普通的返虛之器,名為銀泉。”

“銀泉”司馬卑低聲呢喃,隨後冷聲說道:“好,我親自出馬,剷除秦玉!”

卓家。

卓景準備了一番後,便來到了秦玉的房間。

“秦兄,我們出發吧。”卓景說道。

秦玉急忙起身,連連點頭道:“好,我早就等不及了。”

卓景笑道:“此次出行,還是低調為妙,所以就不要乘坐神鷹了。”

“正有此意。”秦玉點頭道。

於是,兩個人當即離開了卓家,向著落生穀趕去。

因為不能太高調,所以兩個人的速度很慢,需要接近兩日,才能抵達落生穀。

而此時,永極已經對天雲宗發起了第二次大戰。

正如眾人猜測的一般,天雲宗在召回精銳以及客卿長老後,永極城的實力頓時落入了下乘。

短短半個多小時的時間,永極城便節節敗退。

哪怕永極神勇無雙,但大勢所趨,他一人也改變不了什麼。

“看來永極城果然要輸了。”

“哎,在南州想要撼動天雲宗的地位,還是太難了。”

“我們或許該趁機出手,一同對永極發難!”

就在眾人打算落井下石之際,虛空忽然一陣震顫,隨後便看到黑霧重重瀰漫而來!

伴隨著黑霧而來的,還有大批的黑袍人!

他們的氣息極為強悍,一舉一動之間,彷彿都在引動法則!

“是北地的人!”有人驚呼道。

“果然,北地的人會趁機出手!”

一團團黑霧瀰漫了大半個天雲宗,諸多黑袍人,站於虛空,冷冷的俯視著天雲宗。

天雲宗上下,頓時感覺到了一絲絕望。

正在浴血奮戰的副宗主,更是臉色鐵青。

“今日,便是天雲宗的末日!”帶頭的黑袍人一聲爆喝!

聲音如雷,震得整片天地似乎都在震顫!

副宗主勃然大怒,他怒視著眾多黑袍人,大喝道:“放肆!你們北地的人居然敢對我天雲宗出手!”

帶頭的黑袍人哈哈大笑道:“這是你們自己找的!若不是你們對我北地的人出手,我們怎會趕到此地!要怪就怪你自己吧!”

本就絕望的天雲宗眾人,聽到此話,更是把矛頭指向了副宗主。

“都怪你!若不是你堅持要對北地出手,天雲宗也不會淪落至此!”

“副宗主,你要為這件事情負全責!”

甚至有人當即說道:“副宗主,我們倒不如趁著現在這個機會和北地求和,如此一來,不但能保住天雲宗,還能除掉藉機除掉永極!”

聽到此話,副宗主冷冷的看向了他,隨即一巴掌便抽了過去!

“啪!”

僅僅一掌,說出此話的人直接被抽碎了腦袋!

副宗主怒視著眾人,大喝道:“就算戰死,我也絕不會向北地求和!誰若是再說出此話,格殺勿論!”

“勇氣可嘉。”半空中,黑袍人淡淡的說道。

“也好,那從日開始天雲宗將成為曆史!”

“所有人聽令,給我殺!”

有了北地的加入,原本占據上風的天雲宗,頓時落入了下風。

但副宗主還是在等,他在等天雲宗的人歸來,在等宗主出關

花費了接近兩日,秦玉和卓景總算是抵達了落生穀。

此地可謂是真正的不見人煙,出於一片巨大的峽穀之中。

站在峽穀內,是不是有風聲吹過,極為刺耳。

“秦兄,就是這裡了。”卓景一邊說,一邊往旁邊看去。

“秦兄,卓兄!”

正說著,李瑩瑩從不遠處跑了過來。

看到李瑩瑩,秦玉眉頭頓時一緊。

“她怎麼也在?”秦玉皺眉道。

卓景解釋道:“秦兄,她也想為你護法。”

“為我護法?”秦玉麵色一寒,隨後冷聲說道:“我不需要她護法,你讓她走吧。”

卓景頓時顯得有幾分尷尬,而李瑩瑩心底更是憤怒不已。

她強忍著心中怒意,儘量保持笑容道:“秦兄,就讓我為你出一點力吧,就當做是為之前的事情道歉了。”

秦玉知道這李瑩瑩就跟狗皮膏藥一樣甩不掉,所以也不再白費口舌。

他看向了卓景,說道:“卓兄,靠你了。”

卓景手掌一震,銀泉頓時在握。

“請秦兄放心即可。”卓景說道。

秦玉恩了一聲,他大步踏入峽穀,找了一處絕佳之地坐了下來。

隨後,秦玉微微閉上了眼睛,開始突破。

一絲絲氣息,在他的身體裡如遊龍般流轉,最後凝聚於身體的一處,開始突破。

“呼”

霎時間,落生穀內颳起了大風,在天空之中,更是開始有烏雲凝聚。

“要開始渡劫了。”卓景抬頭仰望著這幅場景,低聲說道。

李瑩瑩默不作聲,她臉色冰冷,心底產生了無數個念頭。

天空中烏雲愈發的密集,遮天蔽日,將白天籠罩成了黑夜。

而下方,秦玉的身體裡,更是冒出了陣陣金色的光輝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