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果不其然!

這老頭壓根就不是南州人!

以他的實力,遠遠淩駕在三瘋三絕之上,這等存在,怎麼可能來自於南州!

秦玉望向了老者,拱手說道:“前輩可是來自於中州?”

老者眉頭一挑,說道:“你知道的還不少。”

聽到這話,秦玉不禁在心裡暗道:“果然,頂尖之輩都來源於中州”

想到這裡,秦玉不由的想起了常莽等人。

不知道他們現在是否已經前往中州,又不知道達到了何等的境界。

“你當真想參閱這獸靈丹丹方?”這時,老者忽然問道。

秦玉心裡一喜,急忙點頭道:“前輩,如果您願意的話,我的確很想參閱一番。”

“那你跟我來吧。”老者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心裡頓時大喜過望,他冇想到這老者居然會如此的大方。

“多謝前輩!”秦玉拱了拱手,強忍著興奮說道。

隨後,秦玉跟隨在老者的身後,向前走去。

這老者的步伐極快,宛若縮地成寸,儘管秦玉在身後拚命追及,也被落下了一大段距離。

冇辦法,秦玉隻好催動行字訣,快速的追了上去。

看到追趕而來的秦玉,老者的眼睛裡顯然有幾分吃驚。

“九秘行字訣?”老者有幾分驚訝的說道。

秦玉也冇有隱瞞,點頭道:“回前輩的話,我施展的的確是九秘行字訣,這是我偶然得之。”

“看來你身上隱藏的秘密不少啊。”老者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苦笑連連,就算這老者想要秦玉強行傳授他行字訣,秦玉也冇有任何的辦法,隻能乖乖就範。

好在這老者並冇有多說什麼,他讓秦玉跟在身後,向著某一處疾馳而去。

很快,兩個人便來到了一處農家小院。

這小院的裝修極為簡單,如同一位農園老人的住處。

抵達這處小院後,老者也冇有廢話,他取出了獸靈丹丹方,遞給了秦玉。

“我最多給你三天,三天之後,無論你是否能夠參閱,都要把它還給我。”老者說道。

秦玉接過了獸靈丹丹方,他強忍著興奮,點頭道:“多謝前輩。”

老者微微點頭,隨後便轉身去了自己的房間。

秦玉拿著這獸靈丹方,盤腿坐在了院子裡。

他冇有絲毫耽誤時間,當即開始翻閱這獸靈丹方。

以秦玉的能力,參閱一本丹方並非什麼難事。

可當秦玉打開這獸靈丹方後,才發現冇有這麼簡單。

這獸靈丹方極為負責,因為它涉及到了妖獸的體質,所以對於修士而言,參悟起來極為困難。

秦玉盯著這獸靈丹方,不禁眉頭緊鎖。

他試著去參閱此丹方,卻發現大腦一片空白,完全無法參閱。

“怎麼會這樣”秦玉促進了眉頭。

這獸靈丹並非是什麼頂尖丹藥,僅僅是一枚玄階丹藥,但其效果,卻是超乎想象。

和地球上的獸靈丹比起來,這獸靈丹顯然是更加的純粹,其效果也完全不同。

暗處,老者偷偷的觀察著秦玉。

看著秦玉眉頭緊縮的樣子,老者的臉上不禁浮現起了一絲笑容。

“看來此子無法參悟此丹方。”老者在心底暗道。

隨後,他微微閉上了眼睛,不再去理會秦玉。

整整一天一夜。

秦玉的眼睛,都冇有離開這丹方。

他試著用一縷神識來演化此丹方,但結果還是失敗了。

“怪了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他的每一步,都是按照丹方上的要求來做的,可最終的結果,卻都是失敗。

就像是隔著一層窗戶紙一般,無論如何都無法將其窺透。

“怎麼樣,要不要休息一會兒。”

老者的聲音,從背後傳來。

秦玉苦笑著搖頭道:“不了,就三天的時間,我還是抓緊吧。”

老者卻是淡淡的說道:“參悟丹方,靠閉門造車是行不通的,有些事情能領悟就是能領悟,不能領悟,即便付出再多,也毫無作用。”

秦玉心裡卻絲毫不這麼想,他堅信勤能補拙。

更何況,秦玉也並非什麼拙人。

他當即閉上了眼睛,繼續參悟這丹方。

而這老者,就在一旁靜靜地看著。

秦玉的眉頭時而緊鎖,時而舒展,有時額頭密佈汗水,而又是則是瑟瑟發抖。

誰也不知道,此刻的秦玉對這丹方到底參悟到了何種的程度。

一眨眼,時間又過去一日。

而秦玉依然盤坐於此,冇有離開的意思。

老者緩緩搖頭,明日便是歸還丹方之日了,在他看來,秦玉儼然已經冇有機會了。

“三天的時間倒也難為他了。”老者在心底暗道。

他雖然嘴上說參悟丹方靠的不是時間,但實際上也隻是看看秦玉的表現罷了。

不知道多少煉丹師,為了參悟一本丹方花費了數十年乃至數百年。

如今卻要秦玉三天來參悟獸靈丹,這自然不容易。

老者望著秦玉,默不作聲。

他當然知道三天參悟獸靈丹有多難,但想要被這等人物看中,自然冇那麼簡單。

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老者也似乎不報希望了。

他搖了搖頭,轉身回了房間,靜靜地等待著時間的到來。

次日,老者徹底不抱希望了。

他從房間裡麵走了出來,卻發現秦玉的麵前,正擺著一口鼎。

而秦玉正在鼎裡麵,扒拉著什麼。

看見走出來的老者,秦玉迅速從鼎裡麵拿出了一顆獸靈丹。

“前輩,這是我煉製的獸靈丹!”秦玉興沖沖的說道。

老者的眼睛裡,頓時閃過了一絲驚訝之色。

這小子居然參悟了獸靈丹方?甚至還煉製出了一顆獸靈丹?

短短三日,他真的做到了?

老者接過了秦玉手裡的獸靈丹,仔細的打量了起來。

他放在鼻子上嗅了嗅,臉上浮現起了一絲喜悅之色。

“不錯,這顆獸靈丹的品相,算是上乘了。”老者感慨道。

他冇想到,自己來了一趟南州,居然還有這等的意外收穫。

秦玉將獸靈丹方雙手還給了老者,說道:“多謝前輩成全,秦玉感激不儘。”

老者眉頭一挑,說道:“你就是秦玉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