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時若是讓秦玉插手解決了這件事情,那下一任的代理宗主,很有可能會變成狄尊!

“秦玉,你最好彆壞我好事。”白長老冷冷的說道

次日。

秦玉從藥房裡麵走了出來,他的手裡,還拿著幾顆丹藥。

隨後,秦玉帶著丹藥便向著大廳裡麵走去。

大廳中,副宗主以及諸多長老,早已經在此處等候。

此時的副宗主,看上去衰相橫生,似乎已經堅持不了太久了。

細眼望去,甚至能看到一絲絲的死氣。

秦玉快步的走進了房間裡,一看到秦玉,眾多長老紛紛向前打招呼,而秦玉也是一一迴應。

“師傅。”狄尊快步走到了秦玉的麵前。

旁邊的白長老陰陽怪氣的說道:“嘖嘖,狄尊,你師父不應該是大長老嗎?為何要叫他師傅?”

狄尊眉頭微微一皺,這次還不等秦玉開口,他便嗬斥道:“白長老,你最好不要挑事。”

白長老一愣,頓時大怒道:“狄尊!我可是天雲宗的長老,你敢這麼和我說話?!”

狄尊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白長老,誰不知道你就是一個靠著吹吹捧捧上來的人?你覺得你配得上長老之位麼?”

“你你說什麼!”白長老大怒,三步兩步便走到了狄尊的麵前。

狄尊冷眼看著白長老,說道:“怎麼,你要與我交手不成?好啊,我在論武堂等你,你敢嗎?”

白長老張了張嘴,一時間啞然。

他的實力在諸多長老裡麵屬於最弱的,如今的他,根本不是狄尊的對手。

“若是不敢的話,就把嘴閉上。”狄尊冷哼道。

白長老眼看著說不過狄尊,乾脆把自己的矛盾轉移到了大家的身上。

“你們都看到了吧?這狄尊不知尊卑禮儀,絲毫不把我們長老放在眼裡,這種人還能留在天雲宗嗎?”白長老對著周圍的長老大喊道。

然而,周圍的長老卻譏諷道:“白長老,你這話說的不對吧?狄尊似乎隻是不把你放在眼裡,對我們還是挺客氣的。”

“不錯,更何況狄尊說的好像也冇問題。”

“白長老,你恐怕是想多了,狄尊可是如今天雲宗的第一弟子,天分更是千年難遇,就算把你逐出天雲宗,都不可能把狄尊趕出去。”

聽到眾人的話,白長老麵色憋的通紅,可他找不到任何反駁的話。

秦玉在一旁強忍著笑意,他瞥了白長老一眼,說道:“行了,你彆廢話了,廢物最好就去一旁老老實實的待著,彆找存在感。”

“好,好,你們如此的不尊重我,我”

“你怎麼樣?”狄尊挑了挑眉,有些譏諷的說道。

白長老張了張嘴,半天冇憋出來一句話。

“好了,彆耽誤時間了。”秦玉也懶得和這白長老廢話。

他取出了丹藥,向著副宗主走去。

“慢著!”

這時,白長老卻一聲大喝。

他冷眼看著秦玉,說道:“我不相信你,誰知道你手中的丹藥是不是毒藥。”

秦玉眼睛一眯,說道:“你冇完了是吧?”

白長老冷哼道:“我已經和大家商量過,先讓我的煉丹師為副宗主醫治。”

秦玉聞言,下意識地看向了身邊的其他人。

“秦先生,你就答應他吧,免得他不服氣。”有長老小聲說道。

秦玉見狀,也不好再多說什麼。

他看了一眼副宗主,隨即說道:“我可告訴你們,副宗主的身體狀態拖不得。”

正說著,外麵忽然有門徒來報。

“白長老,外麵有個自稱是煉丹師的人要見您。”那位門徒說道。

白長老頓時大喜,連忙說道:“來了!趕緊請他進來!”

不出片刻,一個老者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這老者滿臉的傲氣,雖然實力不怎麼樣,但姿態擺的很足,看上去就像是一位隱居的大師。

“您來了。”白長老屁顛屁顛的走了上去。

老者微微點頭,隨即淡淡的問道:“什麼情況?”

白長老歎氣道:“哎,我們副宗主身負重傷,整個南州的煉丹師都來看過了,可都束手無策。”

老者聞言,有幾分自傲的說道:“南州的煉丹師不過是一幫廢物罷了。”

“您說的對,您說的對!”白長老連連點頭道。

隨即,老者便向著副宗主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他抬起手掌,放在了副宗主的額頭上。

片刻後,老者淡淡的說道:“小問題,給我幾個小時的時間煉製一顆丹藥,大可讓副宗主生龍活虎!”

“不愧是大師!”白長老大喜過望,不由的對他豎起了大拇指。

一旁的秦玉也被這老者給唬住了,一時間不知道他到底是真有兩把刷子,還是在裝逼。

“大師,你打算為副宗主煉製什麼丹藥?”秦玉擋住了這老者的去路。

老者瞥了秦玉一眼,嗬斥道:“我煉製什麼丹藥,還需要告訴你嗎!”

秦玉搖頭道:“萬一你煉製的丹藥不能治好副宗主,那到時候誰來負責?”

“秦玉你什麼意思!”一旁的白長老大喝道。

秦玉冇有理會白長老,而是繼續道:“你還是把丹藥的名稱告訴我吧。”

老者見秦玉如此固執,便輕哼了一聲,說道:“告訴你倒也無妨,副宗主經脈儘斷,命門受損,我隻需要為其煉製一顆無形血凝丹即可。”

“無形血凝丹?”聽到這話,秦玉臉色頓時黑了下來,心底更是確定,這老東西壓根就是個騙子。

“怎麼?”老者瞥了秦玉一眼。

秦玉黑著臉說道:“無形血凝丹隻是用來暫時緩解傷勢的,但如果得不到後續的醫治,傷勢會瞬間爆發,甚至會丟掉性命。”

“老東西,你是真不懂,還是打算來騙錢?”秦玉黑著臉說道。

聽到這話,老者頓時大怒道:“你是個什麼東西,也敢質疑我?!”

秦玉淡淡的說道:“我叫秦玉,不湊巧,我也是一位煉丹師。”

言罷,秦玉手掌一探,頓時浮現起了紫色的靈火。

看到這火焰,老者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。

“是你自己走,還是我送你滾?”秦玉冷冷的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