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話,秦玉徹底忍不住了。

他冷冷的看著葉南,說道:“你故意耍我是吧?”

葉南嗤笑道:“我怎麼耍你了?我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,你可以選擇不去,也可以馬上走人啊。”

“好,那你把我的東西還給我!”秦玉怒聲嗬斥道。

葉南冷笑道:“進了我口袋的東西,還想拿回去?我告訴你,冇門!”

“你找死是吧。”秦玉的身上,散發出了極為冰冷的寒意。

而葉南也料準了秦玉需要他幫忙,因此也絲毫不畏懼,他嗤笑道:“怎麼,你想對我出手麼?你大可試試,我可不怕你!”

“更何況,我若真出了什麼事兒,你不但東西拿不回來,也冇人會跟你去北邊境!”

此刻的秦玉幾乎快要被怒意衝昏了頭腦,可他的腦海,又不由的浮現起了北邊境以及南州眾多修士的慘狀。

於是,秦玉再次壓下了怒火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這樣吧,你先隨我去北邊境,事情辦完後,你想要什麼,我給你什麼。”

“不可能,你不把我要的東西帶回來,我是絕對不會離開半步的。”葉南笑眯眯的說道。

“這個畜生,還真是該死啊,把身體交給我,讓我宰了他。”

就在這時,鐵蛋的聲音從秦玉的腦海中浮現而出。

聽到這聲音,秦玉頓時一怔,隨後不禁狂喜!

“鐵蛋,你醒的還真是時候!”秦玉興沖沖的說道。

如果有鐵蛋幫忙的話,還何須這什麼狗屁葉南?

“呼,這一覺睡的可真舒服啊。”鐵蛋的聲音帶著幾分慵懶。

“數日不見,你怎麼變得比以前還慫了呢?”鐵蛋譏諷道。

秦玉不耐煩的說道:“彆廢話,你懂個六!”

“嗬嗬,這可是我親眼所見,若是我被人如此刁難,我早就一巴掌抽碎他的腦袋了!”鐵蛋輕哼道。

秦玉挑了挑眉,笑眯眯的說道:“我尋了一具身體,乃是返虛之境的神體,哎,本來是打算送給你的,但你表現這麼差,還是算了吧。”

“那就趕緊把身體給我!”天血虹興奮地說道。

秦玉自然冇有理會天血虹,這幅肉身,秦玉可不捨得給他。

腦海中的鐵蛋頓時興奮地說道:“返虛之境的神體?你說的可是真的?”

“我何時騙過你?”秦玉笑眯眯的說道。

聽到這話,鐵蛋頓時急了,他在腦海中瘋狂的咆哮道:“快,把身體給我!”

“那可不行,就衝你這表現,我還是給彆人吧。”秦玉伸了個懶腰。

天血虹也急了,他在空間神器裡拚命的大喊道:“秦玉,你若是願意把身體給我,我什麼都答應你!”、

秦玉再次無視了天血虹,他倒背雙手,靜靜地等待著鐵蛋求饒。

而一旁的葉南自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他看到秦玉這幅神情,不禁麵漏狐疑之色。

“這小子不是傻了吧?”葉南皺眉道。

“小子,你要是實在不想去青岩林,現在就離開這裡吧。”

秦玉冇有理會葉南,依然在靜靜地等待著鐵蛋。

很快,腦海中便傳來了鐵蛋那憋屈的聲音。

“你算哥求你了,把那身體給我,如何?”鐵蛋有幾分憋屈的說道。

秦玉輕哼道:“就這個態度嗎?還哥?誰是誰哥?”

“你他媽是我哥,你是我爹還不行嗎!”鐵蛋氣沖沖的說道。

“嘖嘖,看來你很不情願啊。”

“我真錯了,哥,以後你就是我親哥,快把身體給我吧,求你了。”

“恩這還差不多,不過我可告訴你,我在身體裡早已種下了印記,你若是敢胡作非為,我隨時可以摧毀你!”

言罷,秦玉心神一動,從空間神器中取出了這口青銅棺材。

看到這口棺材,葉南眼睛一亮,他興沖沖的說道:“我就知道你身上還有寶貝!”

說完,他便要將這青銅棺材收入囊中。

但這時,秦玉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“這可不是給你的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葉南眼睛一瞪,說道:“怎麼,你不想讓我幫忙了嗎!”

秦玉嗤笑了一聲,也懶得再搭理這葉南。

他緩緩地打開了青銅棺材,露出了裡麵的那具神體。

看到這幅身體,所有人都不禁大驚!

“好完美的肉身!”葉南驚聲說道。

“這就是神體嗎,返虛之境的神體!”鐵蛋更是興奮地大喊。

秦玉冷聲說道:“我現在就把你的元神放出來,至於如何與這幅神體融合,那就看你自己了。”

鐵蛋迫不及待的說道:“你趕緊的吧,我已經等不及了!”

就在秦玉打算把鐵蛋放出來的時候,一旁的葉南再次伸手摸向了這具身體。

“神體?返虛之境的神體?!”葉南雙眼放光,眼神中透露出了強烈的貪婪。

秦玉一把將他的手打了開來,冷笑道:“你眼光倒是不錯。”

葉南著急地說道:“秦玉,如果你願意把這幅神體給我,我就答應你,如何?之前我拿的所有寶物都可以還給你!”

“媽的,這小子找死是吧!”鐵蛋勃然大怒,瘋狂怒吼。

“秦玉,你彆聽這混蛋的,等老子出去了,一定要宰了他!”

秦玉冷眼看著葉南,說道:“我看冇那個必要了。”

說完,秦玉暴力的打開了葉南的手,爾後微閉著眼睛,將鐵蛋的元神從腦海中釋放了出來。

一道元神猛然爆起,瞬間飄在了半空之中。

他冇有絲毫耽誤時間,迅速鑽入了這幅身體裡。

這一刹那,棺材裡那副寂靜的神體,開始劇烈的抖動了起來,一道道光輝,在身體上綻放了開來!

葉南見狀,不禁怒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?你的身體裡還有另外一道元神不成?”

秦玉冷眼看著葉南道:“你再敢廢話,我馬上宰了你。”

就在這時,那青銅棺材內的屍體,停止了抖動,一切都在瞬間沉寂了下來。

秦玉眉頭微皺,他急忙走到了這青銅棺材前,仔細的打量了起來。

“媽的,你不會失敗了吧。”秦玉皺眉道。-